首页 仙侠 神话修真 洪荒之牧道遂古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 止于蒙汜 是玄是神

洪荒之牧道遂古 云若卿禾 3334 2020.01.12 19:10

  一位宫装女子出现在碧游宫诸位门人眼前。

  不同于一旁丑陋怪异的幽冥邪祟,虽然动作灵动凶猛,本质上却是被死气污染随之催生的死物,没有独立的思想,这也是她们对幽冥邪祟的基本认识。

  但这一切都不符合眼前之人的形象:

  云髻峨峨,修眉联娟,丹唇外朗,皓齿内鲜。

  明眸善睐,靥辅承权,瑰姿艳逸,仪静体闲。

  “道友是何人?”

  金灵警惕地盯着在女子出现后聚在她身边的邪物,向前一步,抛出四象塔,借来四象法相神力,护住身后一众师妹。

  “本宫名为酆都,幽冥之人,不值一提。”

  酆都柔情绰态,媚于语言,延颈秀项转动之间,修短合度,秀发舞在空中,牵引众人的思绪,让人心生不忍,分外爱怜,诸位女仙竟有心神迷乱之意。

  碧游宫门下女仙中,碧霄最为心思繁杂,易染红尘,此时已经双目异彩连连。

  见到自家妹妹作势欲往酆都身旁走去,云霄道心坚定,最先挣脱出来,唤醒身后的火灵,取来对方怀抱的混元锤,狠狠敲在混元金斗的外壁上。

  “咚~~~”

  沉重的道音响起,将她们从眼前,如漩涡一般拉扯思绪的景象中震了出来,碧霄清醒过来的时候依旧双颊红霞齐飞,眉目含情。

  “酆都?”

  回过神来的无当死死盯住对方,酆都的名字让她似有所觉。

  “沧海之中,度朔之山,上有桃木,其蟠三千,枝间鬼门,万鬼出入。治所罗酆,二神协祀,神荼郁垒,主阅万鬼。其为,酆都大帝。”

  脑海中一道信息闪过,惊醒了沉思的无当,她看着与酆都周围邪物对峙的众姐妹,厉声喝道:

  “速退!”

  碧游宫门下一向亲善,同门信任不比他人,听到无当的声音,众人也不问缘由,金灵以龙虎如意击向酆都,向后抛出七香车。

  琼霄随即甩出缚龙索,缠在七香车上,众姐妹牵住彼此的手,拉着缚龙索跃向飞奔中的七香车,火灵头顶金霞冠洒下金光欲求阻拦追击的众多邪物。

  驱使着邪物留住七香车,酆都冷哼一声,同样轻移莲步,似慢实快地追了上去。

  却见酆都翩若惊鸿,矫若游龙,忽焉纵体,以遨以嬉,所过之处,大地上的灰败之色褪去,枯萎的死物开始出现灵动的生气。

  看见迫近的追逐着,金灵几人一边打出仙光加以阻拦,一边看向无当。

  “酆都,是玉虚宫欲立下的玄门一尊位格极高的神位,名唤北台金玄洞微玉清消魔大王,生乎始劫之中.二仪分判,三象植灵,天地翳莽,幽幽冥冥,正诞于北漠广寒之庭。”

  无当者,乃是先天大神无生老母的应身,无生老母与玄门上清天尊相交甚笃,遣一尊应身入了碧游宫门墙,全了截教气数,自己也能有一尊玄门神位。

  因此,无当知道许多一般大罗也不知道的,大神通者之间的隐秘。

  “可是,无当师姐,这个酆都可不像玉虚门下那些‘天道正统’弄出来的呀。”

  碧霄催动着金蛟剪,眼神复杂地攻击着酆都,见她肩若削成,腰如约素,双手翻覆之间,神光离合,乍阴乍阳,挡住攻势时而凌厉,时而散乱的金蛟剪。

  说话间,碧霄又一次从琼霄手中抢回了金蛟剪的控制权,往酆都身上探去。

  “广成子自视甚高,玄门神位本不该由玉虚宫一言而决,这次必然出了极大的变故。”

  “据说在某一纪元中,广成子还做过当今天帝轩辕氏的帝师,这是被他自己的‘徒儿’算计了?”

  “陛下勿怪,火灵师侄年幼无知,修行日短,口不择言,云霄回宫定当严加管教,日后亲上钧天帝宫向陛下请罪。”

  狠狠瞪了火灵一眼,忙着应对爬上七香车顶邪物的云霄,连忙向九天告罪道。

  火灵脖颈一缩,应着云霄的话弱弱地告罪了几声。

  见九天风平浪静,波澜不惊,众女齐齐松了一口气,但看见身后向七香车跃来的酆都,又都将心高高提起。

  酆都此时内心恼怒,她行于大荒阳世本就受到压制,阳天离恒域的规则也让她难以发挥实力,这把锋利的剪刀更是一直时不时攻击一些奇怪的地方,让她心头起火。

  抬头见到大日西陲,即将落进蒙汜之地,酆都转眄流光,光润玉颜,含辞未吐,气若幽兰。

  “我读懂了她的神情诶……”

  碧霄有些羞涩地开口,满含喜意。

  “什么?”

  飞金剑贯穿一只邪物的躯体,让它消融在了剑光之中,召回宝剑,金灵不解地看向碧霄。

  “她在说,我们一定逃不掉了~”

  挥舞着混天锤的火灵感觉自己都拿不稳这件先天灵宝了,险些一个趔趄。

  云霄没顾上开口教训自己的妹妹,因为,面对已经跃上七香车的酆都,她也有了同样的感觉。

  同时,靠近着冥渊之地深处的风牧一行,感知到了前方传来的剧烈法力波动。

  水筠拔下玉簪,插在脚边,水纹荡漾在灰褐色的枯地上,水声在它心中回荡,脑海中一幅画面显现:

  广成子一行九位玉虚高徒正在与六只身体中嵌入了金甲碎片的人形怪物交手,场中玉清仙光大作,对抗着溅射的黑水和怪物体内金甲照射的诡异金光。

  玉虚门人虽然占据上风,但一时也拿不下对方。

  唤出一面水镜,将画面放出,水筠默默看向子熙,没有说什么。

  “当年坠入幽冥的先天神灵,看来已经被死气污染为怪物了,没了金仙境界,以玄门手段倒是不难对付,只是要费一番手脚,看来进入阳天离恒域的大军第一个任务结束了”

  思索片刻,子熙作出决定:

  “还不是与他们见真章的时候,我们不去那边,直接深入冥渊之地。”

  风牧虽然好奇,但也没有多问,七人径直往冥渊之地深处去了。

  玉虚门人这边却没有子熙想得轻松,玉鼎几人并没有多么上心,连先天灵宝都没有祭出,看着广成子几人与怪物相持不下。

  原来这六只怪物摆脱人族大军困阵之后,凭借残存的灵智,循着熟悉的气息往玉虚门人这边寻来,正遇到了前方探路的黄龙。

  黄龙性子急切,见着几个模样怪异、浑身漆黑,看似肉躯却干枯焦黑,驱干上还镶嵌着块块金甲,眼神时而无神、时而凶光四溢,不似善类。

  一语未发,黄龙现出本相抓起一只怪物,龙爪就欲撕裂怪物身躯。

  怎料剩下五只怪物身上金甲金光乍现,显化七十二柄金刀劈向黄龙。

  金刀锋芒不凡,光芒刺目,黄龙只觉龙目疼痛,扔下爪中怪物闪身躲去,避过了直击要害的道道刀光,一声龙吟出其不意,暂时脱离险境并引起后方诸位同门的注意。

  广成子等人听闻后果然快速前来,就见到黄龙鳞甲略带损伤,狼狈地在一道有一道刀光之间辗转腾挪,小心应对着几只怪物的围攻。

  太乙见此怒气横生,扔下九龙神火罩,就欲活活炼死六只怪物,怎奈怪物紧追黄龙,让太乙一时只觉无从下手,摇晃着飘在天上的九龙神火罩,不知如何是好。

  云中子见此从手中花篮里唤出许多平时炼制的飞剑,纷纷向六只怪物激射而去,与金刀相互碰撞,乒乓作响,为黄龙解了围。

  黄龙得脱此困,赶紧回到众师兄弟身边,云中子的飞剑则在比拼中一一损毁,他却也不生气,花篮中继续飞出更多飞剑。

  太乙没有了顾忌,九龙神火罩陡然张开,将六只怪物齐齐包裹,九条火龙交缠腾飞,口吐烈火,炼化着罩中的怪物。

  凭借先天灵宝之力,怪物的挣扎越来越弱,九龙神火罩的烈焰愈加高涨。

  然而,在九龙神火罩逐渐烧去怪物枯黑的外表之时,怪物体表的金甲显露了更多出来,被赤焰熔化的枯黑血肉化作浓浓的黑水,纠缠上了几条火龙。

  九龙神火罩一时间火焰减弱,九龙龙目出现黑纹,口中发出痛苦的低吼。

  “不好,黑水居然污我灵宝。”

  太乙见势不妙,连忙召回九龙神火罩,收入袖中温养。

  失去了先天灵宝的压制,流淌到了地上的黑色液体重新往几个怪物身上攀爬而去。

  似乎是黑水的离体让几只怪物恢复了些许神智,一只怪物的双目泛出几缕光彩,望向广成子,带着渴求与欣喜,扯着破碎的胸腔嘶吼:

  “啊,广,广陵神,神君,救,救吾,吾乃,乃……”

  话未说完,黑水充满了怪物的胸腔,它的双目再次黯淡,只发出意义不明的咕噜声。

  玉鼎语气讥讽,望向面色微沉的广成子问道:

  “原来是师兄做先天神灵时的旧友,师兄不救他一救?”

  “贫道乃是玄门玉虚门下弟子广成,非是什么广陵神君。”

  广成子轻描淡写地揭过此事,不再多说,只是取出番天印,攻向面前的“故友”。

  昔年为了利用烛龙、斗母残部,广成子曾化身先天神灵广陵神君,在先天神灵之间活动,背靠大神通者,他的身份自然安全无虞。

  那场乱神之战,便是玉虚宫欲借先天神灵之力,提前进入幽冥核心,谋取北台金玄洞微玉清消魔大王,既酆都大帝的尊位。

  先天神灵被广陵神君撺掇,却不料其贪心不足,居然谋夺整个幽冥地道的权柄,牵扯太大,最终事败,功亏一篑,广成子只能放弃广陵神君的化身,抽身而退。

  但他广陵神君的身份只有元始天尊知晓,便是众师兄弟也只知道乱神之事与他有关,并不知道他在先天神灵中化身为谁。

  眼前这位先天神灵理当陨落在幽冥之中,怎么会化为怪物,还能叫破他的身份,幽冥到底出了什么变故?

  此时的广成子还不知道,阳天离恒域,碧游宫门下诸位已经遇见一位酆都。

  黑水四溅,金光迸发,宝光大作,玉虚门下与怪物杀到了一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