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神话修真 洪荒之牧道遂古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 列星安陈 元屠阿鼻

洪荒之牧道遂古 云若卿禾 3389 2020.01.03 22:02

  九天之上,玄都收起灵宝,跟随常仪前往钧天月宫,拜谒那位意料之外的大罗。

  易地而处,他并不想在这种情况下前往钧天,但他怀中的五六件先天灵宝,也无力抵挡常仪的一把月精轮。

  血狱之中,风牧等人看着浩瀚的月光化作银河划破天际,一尊身披月光,头顶桂冠的女神缓缓从遮蔽大日的月轮中走出。

  眉目流转间,仿若九天星河闪动,满头银丝飞舞,晃动无垠的虚空,浅浅的笑意挂在嘴角,浮动在天地的月华灵气也透漏着欣喜之意。

  行于九天的女神抱起向她跃起的白兔,摆动手中垂下的丝绦,阵阵灵光向大荒洒落而下。

  随着灵光落下,女神的身影也消失在众人的视野中,天幕恢复,只是大日依旧暗淡。

  怔怔地往天上看了半晌,孟宁终于回过神来,长吁一口气,向风牧问道:

  “道友,这是哪位人族大能证道?”

  风牧闻言,眼中闪过疑惑之色,他从来没见过、也未曾听闻过这尊女神,但在孟宁询问后,他的脑海中浮现了女神的少许线索,自然也包括名讳。

  “月神,望舒。”

  看着听闻自己的话语,脸上浮现了然之色的节并与后照,风牧越发不解,看来并不是所有人族都会知道。

  难道是因为自己是造化人族?

  暂将心中的疑惑按下不表,人族多了一位大罗,终究是好事,反而是眼前的血池,似乎在被月华照耀后生出了异状。

  此前几人来到此处,尚未看出什么端倪,便被九天之上的异象吸引了心神。

  再看血池,却见此前落下的月华灵光让周边的血雾稀薄了许多,但垂落进血池的灵光,好似激怒了弥漫煞气的暗红血液。

  警惕之间,血池中的血液滚动,“咕~噜~噜~”的声响在血池中接连不断,随即冒出许多气泡。

  血池的变化让几人有些惊疑不定,风牧思忖片刻,小心地招来一滴血池中的血水。

  血滴在掌中旋转,变得越来越粘稠,同时散发着愈加灼热的气息,水滴越转越快,也越来越粘稠,又在某一瞬间骤然停下,如同心脏般跳动起来,发出“咚~咚~”的心跳声。

  一时间,血池中同样传来同一频率的心跳声。

  孟宁与节并、后照正在一旁提防异动,诡异的声音打破了此地的寂静,二人一龙互相看去,一同将目光落在风牧手中的血滴上。

  “咕~噜~”

  “咕~噜~”

  两道吞咽口水的声音出现在,风牧看向身后,节并与后照看着血滴四目神光涣散,面上浮现痴愚的笑容,缓缓向前走来。

  孟宁也发现了二人的异状,顿时一声龙吟自他胸腹中发出,伴随着煌煌雷音,惊醒了走向血滴的二人。

  “前辈,这是?”

  清醒后,节并后怕地不再看向血滴和血池,与后照背过身去。

  “或许,你等族群的病症,不仅如表面那般简单,”

  深深看了二人背影一眼,风牧化去手中的血滴,凝望着沸腾起来的血池,说道:

  “你等小心,孟宁道友御使龙珠护住他二人,我到要看看,这血池底,到底藏了什么隐秘。”

  “道友有发现了?”

  孟宁头顶的龙珠虚影垂下几道元阳之气,护住孟宁和后方的两人。

  风牧一边使了个灵诀打入血池之中,使了个翻江倒海,之间一道漩涡形成,血池从中心涌开,渐渐露出池低的样貌。

  另一边依然反问道:

  “道友可从这血液中看出什么端倪?”

  “是,这血液无数道文交织其中,虽然吸引了许多灵气来此,但灵气大多被周围灵植吸收,甚至,这些灵植还汲取血液中的养分,

  但即便如此,这座三千年前形成的血池却依然鼓动惊人法力,全然不似依然陨落的数位金仙遗留的,金仙,只怕是没有这么强大。”

  孟宁略作沉吟,点了点头,但也不太肯定地开口说着。

  随着漩涡的深入,庞大的斥力对抗着神通的力量,风牧见状取出一滴九天真水,散做磅礴的法力,加大神通的威能。

  看着漩涡继续稳定扩大与深入,他向依然静心调息完毕的二人问道:

  “你二人可有发现什么线索?”

  节并与后照皆是天仙,即使不及风牧与孟宁,但也本不会如此不堪。

  但二人与此处血池关系密切,深受克制,因此反倒处处需要他人关照,而若是换做外面的其他族人,只怕都已经心智全无化为血兽了。

  想到此处,二人不由得庆幸听从了风牧的安排。

  “此前还未发觉,我等身上血气化作的图纹原本可以加持法力,促进修行,在此地却只是血气更加充裕,并没有任何作用。”

  后照率先开口道,节并也附和着点了点头。

  此时血池已然见底,风牧细细看去,之间两团浓郁的血煞之气沉在池底,拉扯着被搅弄开的血水,欲使其重新包裹自身。

  手中灵光化作两条绳索,缠住两团凶煞之气,向外牵扯而来。

  但池中原本旋转的血水却突然挣破了神通的钳制,好似有灵搬幻化成各种凶兽,众人瞧见一只只血色异兽,妖獒、犼、狰等纷纷向灵光化成的绳索撕咬而去。

  孟宁见此一摆龙身,法力凝成一个个龙爪虚影向血色凶兽扑去。

  节并与后照也颂念法诀,身后分别出现不同的大荒神兽的法相,神兽法相一齐怒吼,冲击着不断形成的血色凶兽。

  “前辈小心,这些就是我前番所言,被血气侵蚀到深处的族人画作的血兽模样。

  族中不入真仙的族人,一旦化作血兽,甚至能力敌地仙,若放任血兽相互吞噬,更是会出现媲美天仙的血兽。”

  节并施展着法门,向风牧提醒道。

  “原来如此,你等注意多使范围广阔的神通术法,最好覆盖住整片血池,不要让血兽有相互吞噬的机会。”

  节并与后照自然是有对付血兽的经验,法相神通的吼声波及范围足够广阔,孟宁也换做施展癸水神雷,霎时间,血池上生出一片雷海。

  有了三人的臂助,风牧不在耽搁,全力御使灵光绳索,终于将两团凶煞之气拉出血池。

  甫一脱离血池,池中血水便颓然而落,失去了原本的汹涌活力,虽然依旧蕴含磅礴法力,却不再化作凶兽。

  被扯出的凶煞之气在靠近众人后,脱离绳索冲向节并与后照二人。

  二人正欲抵挡,身躯上的图纹却不亮起赤芒,阻断周身法力,甚至让他们动弹不得。

  “区区死物,也敢放肆?”

  风牧轻声喝到。

  孟宁平静地看着风牧袖中飞出一张网状灵宝,他可是知晓这件灵宝的滋味,并不担心二人的安危。

  不出所料,九天揽月网生出道道光辉,照向凶煞之气,吸扯之力阻住其扑向动弹不得的两人,随即快速将其裹住,被风牧收入掌中。

  恢复正常的二人心有余悸地看着九天揽月网,心中浮现一种因果报应的感觉,之前还使他们无法动弹的凶煞之气,转眼就被这件灵宝死死制住。

  风牧御使九天揽月网越收越紧,强行击破了凶煞之气,漏出其中的真型,原来是两把剑胎,一把依然形成完整的剑胎,只待孕育出剑身,另一把却还是未完全形成的剑胎。

  看着在网中飞旋的剑胎,还有剑胎上遗留的气机,风牧心思微沉。

  “原来是两柄凶剑。”

  孟宁若有所思地说道。

  节并与后照也松了一口气,好奇地看着。

  与出生不久的孟宁与见识不足的两人不同,曾遍游诸天的风牧认出了这两柄剑,开口道:

  “这是,元屠、阿鼻。”

  看着几人投来疑惑的目光,风牧思索着自己知道的线索。

  元屠、阿鼻乃是传说中的大神通者冥河老祖执掌的先天灵宝之二,代表了其修行的血、杀二道,但不知为何,冥河老祖向大道铭刻了炼制元屠、阿鼻二剑的法门。

  是的,元屠、阿鼻二剑是冥河老祖从大道中获取两道先天不灭灵光亲自炼制而成,但其他人自然无法复制这个过程,先天灵宝独一无二,但他创出了另一个办法。

  这些话自然是不能对二人一龙说的,风牧只能略作解释:

  “元屠、阿鼻二剑乃是血、杀二道重宝,分别将十二万九千六百个血、杀二道道文凝成剑胎雏形,以特殊法门炼制,再辅以足够的血气与杀气,投入大量灵材,最后集天地间大劫煞气而成剑,凶杀异常。”

  “嘶~”

  几人听到此处不由感觉有些发冷,写出大道道文需浸润一道足够深远,十二万九千六百个血、杀二道道文,怎样的煞星才写的出来,更遑论后面的其他要求。

  “事情怕是还没完,”

  风牧打出一团灵光,运转法力作势欲摧毁剑胎。

  孟宁等人见此作态,顿时正色,提防着剑胎的变化。

  剑胎晃动之间,分别有一道真灵从剑胎上浮现。

  未待迷蒙之际的真灵完全恢复意识,风牧振袖伸出两掌,运转移星换斗强行磨灭两道真灵。

  危机感刺激两道真灵恢复意识,但风牧甫一出手就是全力,丝毫不给挣扎的机会,两道真灵睁眼只见到节并与后照,拼尽全力嘶吼道:

  “卑鄙而愚昧的人族,尔等该死!背信弃义,必——”

  嘶吼声戛然而止,风牧收回双手,两道真灵彻底消散。

  “他们是贪狼与破军,乃是天皇之前,斗姆元君之子,在斗姆元君与烛龙相争之时,重伤消失,后天皇梳理天道,随之隐匿的,还有一众星神。

  如今为何出现在此,还与钧天前来的神使在此一战?”

  巅峰时期的贪狼与破军都是近乎大罗的强大神祇,但如今只剩沉睡残缺的真灵,被风牧轻易磨灭。

  星神一脉因斗母于烛龙之争元气大伤,虽说不可小觑,但这俩兄弟不知为何图谋人族,炼制大凶之器。

  不知道星神如今是何立场,风牧却也不惧星神反应,断然留不得他们。

  “前辈,先前我等有所隐瞒,还请见谅,此事还与我等族群有关。”

  节并松了一口气般,看着同样放松下来的后照,开口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