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神话修真 洪荒之牧道遂古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 自明及晦 八景宫开

洪荒之牧道遂古 云若卿禾 3370 2020.01.01 20:05

  其实细究起来,风牧确实有恩于孟宁。

  蛟龙神雷厉害,龙躯强悍,若真在浑浑噩噩之间,与哪处生灵起了冲突,只怕酿成不小的祸事,也是一桩因果。

  二人说定之后,不再耽搁,风牧将毕方收入了自己造化的随身小洞天后,顺着沅水,使了个潜渊缩地之法向东方遁去。

  变天昆仑域

  广成子立在八景宫宫门前多时,只是除了宫中向外飘出的阵阵丹香,始终无人回应他。

  恍然间,变天之上乌云阵阵,风雷大作,笼罩在变天之下的大荒诸域,灵气不再活跃,昆仑山脚啼鸣的青鸾沉闷了下去,麒麟崖上嘶吼的白狮蜷缩在洞穴。

  看着变得昏沉暗淡的天象,广成子目露精光,施展隔垣洞见,往九天之上探查而去。

  “錚——”

  金铁交鸣之声在耳边响起,天眼神通透过层层黑云,看见无数甲兵齐聚,杀伐之气于变天之上交成龙虎之象。

  在更远处,一道背生双翅的龙影若隐若现。

  就在广成子意欲更进一步的时候,只见眼中一道天河之水汹涌而来,冲击着这位玉虚门人的神识。

  原本坚若磐石的意志在这无穷若水中起伏飘荡,只觉重重红尘欲念往一颗清澈澄亮的道心上染去。

  “怎么会,这神通如何停不下来?”

  越来越多的尘埃盖住广成子的心灵,他只能靠怀中一道玉清符诏散发清光苦苦支撑着,惊恐之中,一道狂啸的龙吟夹杂着阵阵鼓声轰鸣,自变天之上撕裂虚空,传入他的神识之中:

  “奉钧天黄帝诏,天兵天将封天讨逆,下界野修,安敢放肆!”

  剧烈的疼痛撕扯着广成子的仅存的意识,在昏迷的前一刻,他看见眼前的宫门轰然洞开。

  “唉~”

  丹炉旁,挥扇的道人对着全无意识的广成子,深深叹了口气。

  变天之上

  应龙收回看向大荒的目光,没有再追究有人探查天军之事,只是狰狞的面容上怒容散尽,反而带上了难以察觉的笑意。

  “赤松子道友,有劳你回转钧天帝宫,务必于黄帝宫中,当面、亲口禀告陛下:八景宫,开门了。”

  一旁闭目静立的赤松子,听到应龙的吩咐,不由得抬了抬眼皮,正声应道:

  “必不负龙神所托。”

  转身吩咐雨师宫中诸部下继续在于应龙麾下听用后,赤松子看了一眼应龙,目光交错之间,冥冥中有飘忽不定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一路小心!”

  龙目开阖间,赤松子已然向钧天而去,附近的兵将似乎没有听到什么怪异声响,只有军中鼓声不断,风雨交织,雷电齐鸣。

  炎天明夷域

  若不是施展纵地金光术无法带上孟宁,心急的风牧必然不会选择潜渊缩地之法。

  虽然天罡三十六变中诸般大神通并无高下之分,但却各有用处,单论赶路的速度,纵地金光少有能及。

  而这足以应付大部分争斗的三十六道大神通,也是风牧自信能够从容面对大荒接下来的巨大变局的底牌之一,即使对上赤松子这种强大的道君,也不是不能一试。

  思虑间,一人一龙已来到孟宁所说的血池附近。

  感受着弥漫在空中的血气,远处似乎有诡异的低语传来,引动着风牧心中的深沉的恶念,而越靠近血池的中心,空中的血气也越发浓郁。

  而耳边出现的呓语也愈加清晰。

  “嗡嗡~~”

  怀中九天揽月网发出轻鸣,风牧骤然停住脚步。

  “大意了,原本以为,以我金仙道行足以对抗血气的侵扰,没想到不觉间就着了道了。”

  风牧在上一世就生性谨慎,想来秉持如履薄冰之心,以求勇猛精进之道。

  如今身返洪荒,处处机缘亦有处处危机,他本该更加小心谨慎,却生出无端自大之心。

  以他曾经诸天时代的巅峰实力,与如今句芒口中赤松子交手尚且两可之间,如今不过一届天仙,竟然生出妄念,这蔽人心智的血气厉害的紧。

  停下脚步后,风牧往身边一同停住的孟宁看去。

  却见孟宁神色如常,神念扫过后,也只是不解地向风牧看来。

  “也不知是孟宁道友心无杂念,纯如赤子,还是因为其体内龙珠的影响,竟然丝毫未受影响。”

  一边想着,风牧开口对孟宁说道:

  “前方就是血池所在了,不知道有可有感应?”

  “龙珠并无异样,也许是我以法力镇压的缘故,待我细细探看一番。”

  孟宁摇了摇头,应声后摇身化作蛟龙本相,头顶龙珠虚影,闭目催动神念,向前探去。

  趁着孟宁感应之际,风牧找到附近生长的灵植,观察着孟宁所说的奇异之处。

  只见此地灵植繁育茂盛,种类繁多,奇异的是,这些灵植的枝叶上布满了细密的血色花纹,偶然间,风牧瞥见了一株流华月见草。

  “咦~?”

  月见草本是大荒常见的灵植,在诸天时代对道君而言都算不上珍贵,然而流华月见草则不同。

  这种灵植是月见草的变种,生长条件极为苛刻,灵气充裕自然只是基本条件,还需方圆百里尽皆长满月见草,生长数万年,全力吸收月华之力,才有可能在百里月见草中催生一株流华月见草。

  在流华月见草生出后,方圆百里的月华之力尽数被其汲取,将致使周围的月见草纷纷调亡,化作这一株流华月见草的养料,形成一座凝聚月华的阵法。

  而此地,风牧完全没有感应到有月华之力被引动的感觉。

  “嗖~”

  顺手将一株普通的灵植连根拔起,风牧眼神不由得一缩。

  与枝叶上的血色形成细密的纹路不同,灵植的根部完全呈现血色,不仅仅是表面,根须内部似乎都流动着可怖的血液。

  在被风牧的神识扫过后,灵植的根须如同经受刺激,疯狂吸取空气中的血气,霎时间根须长度飞涨不止,并结成一个个的肉瘤,发出令人厌烦得到“滋滋”声。

  任由手中灵植野蛮生长,风牧一边观察其中变化,一边推测此地成因。

  在灵植的根须涨到一定程度后,密布的肉瘤纷纷破开,伴随着扑面而来的腥臭血水,道道牵扯欲念的尖啸四面散去。

  一旁得到孟宁顿时被惊醒,头顶龙珠虚影晃动,稳住了他的心神。

  在孟宁看来之时,风牧摆了下衣袖,花开顷刻,一念凋零,正是天罡神通之一。

  沉默地看着枯萎凋零,化作灰烬的灵植,风牧肯定了自己的猜测。

  “孟宁道友,可有所获?”

  孟宁闻言点了点头,沉声说道:

  “在我放开部分对龙珠的禁锢后,果然感应到前方有吸引龙珠的事物。”

  “发现是什么了吗?”

  这次孟宁略带沮丧地摇了摇头,不过有带着振奋地说道:

  “虽然没能探查到具体情况,但我发现了前方有生灵活动的痕迹,我顺着痕迹搜检,神念照见了两个天仙级数的人族,身旁还有不少地仙、真仙人族,似乎也在寻找什么。”.

  听到孟宁发现人族的踪迹,风牧心中一喜,转而又有些忧虑地问道:

  “这些人族可有什么异样?”

  “异样?我甚少接触人族,若说与道友不同之处,那些人族尽皆赤裸上身,且身上有不同的各色花纹。”

  风牧并不是一般的人族,自然没有参考性,但孟宁所说的赤身花纹确实令他在意。

  思索之后,风牧还是决定上前一探究竟。

  给自己与孟宁使出了正立无影之后,对身旁的蛟龙吩咐道:

  “道友,此番我已正立无影蔽去你我身影气息,使人感知不得。但我法力不济,你不可离我太远,否则神通难以为继。”

  与孟宁商议好后,二人随即沿着前番探查到的路线行进。

  血池地域,靠近血池深处,一群人族陷入争执之中。

  “继续向前的话,若是毫无所获,此番怕是会损失惨重。”

  一位天仙皱眉道,想要劝说另一位天仙放弃这次搜寻。

  “都已经到这里了,难道你要放弃吗?节并?

  如果只是因为遇到了困苦就畏缩退却,那族群的延续怎么办,这一次可以放弃,那下次呢?再下次呢?”

  另一位天仙并不打算退让,反而连连呵斥名为节并的天仙。

  “够了,后照!”

  节并指着昏厥在地的诸多人族真仙,问道:

  “那就让他们因为一点可能无端送命?现在血狱尚且日光充裕,镇压得住血气侵蚀,你我齐心,还能护送他们返回部落。

  待到血池气血化灵,遮蔽日光,你我尚且难以自保,若是寻不到那件灵物,我等丧命于此,族群就彻底完了!你不明白吗?”

  后照凝望着越来越难以支撑诸位地仙、真仙族人,听到节并的质问,不由得有些动摇。

  施展神通在一旁观察的风牧心中一叹,这些人族与诸天时代洞真界第一批为人族开拓生存一地的族人何其相似。

  缺乏食物,就去与狂兽搏斗;没有水源,前去和巨蟒争凶;运气好时茹毛饮血,时运不济风餐露宿。诸天太多了,那些传法的天尊佛陀看不到万界人族疾苦,有缘无缘,不过他们一念而决。

  人族唯一能依靠的,只有传说中人皇教导的与天争命!

  “我能救治他们,”

  血狱渐渐变得暗沉起来,在这些人族惊疑的眼神中,风牧现出身形,开口道。

  九天之上,变天与钧天的交界处

  一位鹤发道人低眉而立,看了一眼遁光而来的赤松子,一挥手中浮尘,道袍上的太极图旋转起来,遮光蔽日,将此处的阴阳之气搅乱,打断了赤松子的遁术。

  “见过雨师道友,贫道有礼了。”

  道人颔首作揖道。

  “不在八景宫清修,道友何故来此地阻我。”

  赤松子看着被隔绝而变得昏暗的天域,面色凝重,无论是境界法力,对方都不差与他,而论起灵宝,只怕对方是要强于自己的。

  “不敢,贫道心慕雨师大道久矣,今日前来,请道友往八景宫一叙,论道一番。”

  “八景宫乃‘圣人’道场,我岂敢在前去献丑,既有心论道,那便就在此处吧,玄都道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