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且问春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且问春秋

巴乔家的皮波

  • 玄幻

    类型
  • 2020.06.18上架
  • 3.78

    连载(字)

56位书友共同开启《且问春秋》的玄幻之旅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逃婚

且问春秋 巴乔家的皮波 3975 2020.06.17 15:59

  剑祖城很少下雪,这个冬天却下了一场很大的雪。

  东关大街卖红薯的老头抖了抖落在肩上的雪,不禁感慨剑祖城上一次如这般大雪纷飞还要追溯到六十年前。

  那时候的自己还是一位一身白衣想着仗剑江湖的少年。

  转眼六十年,江湖多少英才降世又陨落,多少后浪推了前浪又被后浪推,自己却终是连一把最破的木剑都不曾买过。

  片刻后老者便不再感慨,那一年被踏破门槛的落雨阁花魁如今不也是无人问津,起码时间对每个人都是公平的。

  什么冲冠一怒为红颜,什么恩怨情仇江湖梦都不再重要,今天的雪下的这么大,红薯一定好卖,晚上买上半斤猪肉,再温上二两桂花酒,这样的生活已然美哉。

  此刻一位腰间挎着剑,衣衫褴褛,蓬头垢面,满身泥垢,狼狈至极的少年正坐在东关大街上的一座酒楼里饮酒。

  酒楼算不上多豪奢,放眼剑祖城也只能算是中等偏上,不过坐落在东关大街这种寸土寸金的地段,倒也不是一般百姓消费的起的。

  想来少年对自己狼狈的样子也是有着清晰的认知。

  一进酒楼便扔给店小二一锭不大不小的碎银子。

  否则怕是要被店小二赶出酒楼。

  少年的一身衣着虽然已破烂不堪,但只要稍微有些眼力又对锦绸有些了解便会发现其材质正是著名的江陵云锦,手工也是极其精细,必是出自大家之手。

  正所谓寸锦寸金,而江陵云锦又是传世的三大名锦之一,每年产量极其有限,又有一大部分被各地的王公贵族预订,流传于世面的所剩无几。

  可想而知,少年的身世并不简单。

  少年叫林念,是远东王幼子,家中排行老三。

  这样的身世,放眼整个天府大陆那都是一等一的豪贵,大概也只有长安城的几位皇子能稳压他一头。

  如今混到这般地步,也不是没有原因。

  林念于三日前离家出走,一路跋涉,躲过了各种围拦截阻,历尽千辛万苦,终于在今日晌午抵达了剑祖城。

  致使林念放弃南苏城舒适的生活,不辞千辛也要离家出走的理由也很奇葩,竟然是逃婚。

  原本林念在南苏城过的倒是安逸,每日写写字看看书,闲来无事去酒楼喝喝酒听听江湖趣事,偶尔也会去青楼附庸一下风雅,虽然总有人把他和大哥二哥比较,说他不成气候,他倒也不在意。

  只是前些日子长安那边突然要招他入京做驸马,下嫁得还是最受皇帝宠爱的七公主。

  明眼人都知道这是要他入京为质子,只不过是找了个体面的借口。

  林念本以为父亲会拒绝,没想到父亲竟毫不犹豫的应下了这门亲事。

  就连一向宠爱他的外公在这件事上也选择了沉默。

  在林念看来如若是两情相悦,那么去长安做个质子倒也无妨。

  只是他与七公主素未谋面,又谈何感情,所以这门亲事,林念是说死不愿意的。

  于是走投无路的林念于三日前,借着出城赏景为由,逃离了远东,跑来了这剑祖城。

  这一路有多艰辛,从林念如今狼狈的样子就能看出。

  天府大陆三州七十二城,林念为何偏偏要来这剑祖城,当然是有其原因的。

  首先远东境内最靠北的至北城与剑祖城相邻,在位置上来说是最好的选择,再者剑祖城做为整个天府大陆七十二城中唯一一座不在大贤帝国管辖内的城池,这些年俨然已成为各方势力逃犯的首选之地。

  当然剑祖城也有自己的规则,若真是含冤之人,剑祖城自会全力护其周全,若是真的十恶不赦之徒,剑祖城也会配合各方势力将其捉拿。

  林念这次离家出走,远东王林镇也是颇为重视,竟是出动了三十亲卫亲自拦截,林念能成功逃入剑祖城倒也算是有些本事。

  林念恶狠狠的撕下了一只鸡腿大口的吃了起来,把一路来的怨气都撒到了鸡腿身上。

  此时一位身着素衣,看上去满身书卷气的中年人走进了酒楼,径直向林念所在方向走来。

  待走到林念桌前,整了整衣衫毫无顾忌的坐了下来。

  林念看着眼前的中年人,不待将嘴里的鸡腿咽下,一口多用道“顾先生,您怎么来了?”

  中年人倒是不急着回答,用手缓缓的夹了一片桌上的酱牛肉放入嘴中,待他吃完缓声说道“有些事情要做。”

  对于这位顾先生,林念是佩服的五体投地。

  林念的外公与顾先生算是忘年交,而且对顾先生的字推崇至极。

  自林念八岁习字起,便师从顾先生,起初林念倒是没觉得有什么,只是越到后来越觉得这位顾先生的字着实了不起,一笔一划间仿佛能装下整个河山。

  林念今年十八,练了整整十年的字,虽然形上已经与顾先生的字相差不多,但是意上还是有很多不足。

  倒不是说林念有多笨,反而他在写字上非常有天赋,很多大家的字帖林念临摹起来都是毫不费力,形神具备,只能说顾先生的字着实是不简单。

  顾先生在南苏城开了一家书局,卖一些生僻冷门的书,生意不温不火。

  林念一直觉得顾先生不像一个纯粹的读书人。

  自古读书人最在意的不过于名节,顾先生却生性不羁,从不拘泥于所谓的声名。

  一想到顾先生和外公的这层关系林念小心翼翼问道“可是外......”

  不待林念说完中年人便打断道“放心,不是向老先生,也不是你父亲派我来的。只是见你要来剑祖城,我正好也有些事要来剑祖城办,便和你一道来了。”

  林念有些不解道“一道来?”

  顾先生笑骂道“不然你以为以你小子那点能耐能躲过你父亲三十亲卫的堵截安然到达剑祖城?”

  听罢林念仔细回想,好像是有几次差点便被抓到,却莫名其妙的化险为夷,原来是顾先生暗中帮助。

  林念连忙道谢“多谢顾先生出手相助。”

  林念有些想不明白,顾先生一介书生,看身板还不如自己,是如何帮助自己在父亲的三十亲卫手下脱困。

  顾先生挥了挥手“虽说你这次出走没什么意义,最后还是要去长安,但终归没有逆来顺受,很是和我胃口,不过先生我也就只能帮你到这了,你还能躲几天就看你自己的本事了,不要以为到了剑祖城就可以高枕无忧,你父亲那三十亲卫只要和剑山方面报备一下,不出一日即可进城,说不准到时剑山方面还会协助他们抓捕你,你小子自求多福吧。”

  林念道“不求先生再出手,不过先生是否能给指条明路。”

  顾先生对着林念玩味一笑“还真没有。”

  顾先生起身又整了整衣衫继续道“要去办事了,你小子自求多福。”

  说罢转身离去。

  只留下一旁哭笑不得的林念。

  没走几步顾先生又回头对林念说道“你的剑借我用几日,待到长安城我还你一把更好的剑。”

  林念连忙将腰间的剑取下恭敬的递给顾念生“先生喜欢拿去便是,就是普通的配剑值不了几个银子,再者我也不会什么功夫,配个剑也只是内心里向往江湖,充个门面而已。”

  顾先生接过剑也没有再说什么,径直离开了酒楼。

  看着顾先生离去的背影,不知为何林念只觉得顾先生接过剑的那一刻整个人的气质都变了。

  入夜,南苏城向家府邸。一位老者正翻阅着书籍。

  一位老仆敲门而入道“先生,有公子的消息了。”

  老者放下了手中的书道“念儿可还好?”

  老仆答道“按江陵那边的说法,派去的亲卫并没有抓到公子,此刻公子应该已经进了剑祖城,亲卫那边也已经和剑山那边交涉,大概明日即可以入城。”

  老者点头道“这小子还算有些本事,竟然能躲过三十亲卫的阻截。”

  老仆见屋里灯光有些暗,为老者屋里的油灯添了灯油后道“据说是有人出手相助。身份倒是还没查清。”

  听罢老者嘴角露出一抹笑意自言自语道“还真是个护短的家伙。”

  老者重新拾起刚刚阅读的书籍并对老仆说道“你先下去吧,有什么消息及时告知于我。”

  老仆领命告退,只是在临出门时犹豫再三还是开口道“先生,真的要让公子去长安做驸马吗?”

  林念自小便在生活在南苏城,老仆可以说是看着林念一点一点长大,如今要让林念去长安,老仆心中自是万分不愿意。

  虽说这等重要的事,他做为一个下人本不该多嘴,但终究还是没能忍住。

  老者自是知道老仆的心思,安慰道“如今这个局势,让念儿去长安于他于远东于整个天府都是最好的选择。”

  老仆望着屋内摇曳的烛火咬了咬牙还是开口道“先生,说句不中听的话,如若有一天长安真的和远东开战,少爷该如何自处。”

  老者叹了口气“让念儿去长安自是为了可以维持这份太平。该做的都做了,剩下的只能听天命了。”

  老仆不甘心的道“可是少爷并不像外界说的那么不成气候,您是知道的。世袭之位争一争......”

  老者将书扔回桌面严厉的说道“够了,此事莫要再提。你下去吧。”

  老仆虽然还想再为公子说些好话,却也知道他今日所言已经僭越太多。于是向先生恭敬的施礼之后便准备退下。

  老者看着老仆落寞的身影终究还是于心不忍安慰道“老马啊,你来我向府也有五十年了,我知道你是为了念儿着想,可是你知道我书房内一万三千卷藏书,念儿基本已经全部看完,却唯独有一类书他不曾染指,你可知哪一类。”

  老仆摇头。

  老者一字一句道“纵横学说。”

  江陵城,远东王府内,远东王林镇放下了刚收到的密报无奈的摇了摇头

  林镇对着屋内一位相貌颇为英俊的白衣中年人苦笑道“老三进了剑祖城。”

  中年人也放下了手中的事问道“顾先生出手了?”

  林镇无奈道“倒是有手下留情,打晕了三个,打伤了两个而已。”

  中年人端起桌上的茶水抿了一口玩味道“若是这样放任不管倒也无妨。”

  林镇摇了摇头“长安的那位老兄弟如今病重,怕是日子也不多了,他想为后代谋一些太平,既没有加我远东赋税,也没削我远东兵权,只不过是要了一个质子,再怎么说曾经也是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他想要个心安,我总是要给他的。”

  林镇又补充道“他如此做法何尝不是想让我们也安心,老兄弟用心良苦啊。”

  中年人对于林镇的话倒是不意外,只是意味深长道“这天下终究还是要乱的。”

  中年人继续道“你们打下了天下,一人称帝四人封王,实现了自己的抱负,但你们的后代不会安于你们給他们留下的家业,更高的位置谁都想去看一看。就拿远东来说,你一心培养的老大,你敢说当他世袭远东王后会对长安城的那个位置没有想法?”

  林镇道“年轻人的事日后让年轻人自己去解决,但只要我这个老家伙还活着一日,就要念一日情谊,远东就一日不会反。”

  中年人叹了口气,没有再多说什么。

  能与远东王这般云淡风轻的对话,中年人自不是普通人物。

  中年人正是被誉为天下三大谋士,位居远东六白衣之首的白衣无用王有道。

  同日,一个震惊整个江湖的消息传遍整个大陆。

  天府七七八年,剑山之巅,大雪。

  那位曾在二十三岁踏入十三境,二十五岁便问鼎剑道的旷世奇才文剑圣顾倾城,在销声匿迹二十五年之后重出江湖。

  于剑山问剑守剑人,二人大战一百二十回合,未分胜负。

  最后文剑圣将自己的佩剑插于剑山之顶,同时取走了剑山上排在天下名剑榜第二的古剑问春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