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妻贤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02 惹怒

妻贤 南元 2149 2020.07.27 18:47

  三十七岁的户部侍郎,真的是大明朝的最年轻的高位文官。

  而且户部尚书还有几年就要致仕,明眼人都猜测皇上有意要陈明易上位,是以,陈明易在京都人眼里,绝对是炙热新贵。

  相比大哥的主角光环,弟弟陈明东就显得稍微暗淡了一些。

  张玉蓉的丈夫陈明东,自小启蒙就逊色一些哥哥,还是在哥哥的强势灌输,教导下,弟弟陈明东这才一路跌跌撞撞,在二十岁的时候考中秀才。

  考中秀才之后,陈明东次年的乡试没有过,二十四岁的时候才过了举人。

  今年年初的春闱,陈明东忽然发力高中探花,如今在翰林院,算是见习官员,一般见习时限一年,到明年春季,陈明东是留京都还是外放,就该有了定数。

  陈家两兄弟如此一个高中状元,一个高中探花,在京都自然是被无数人惊羡。

  早在陈明东还没有中秀才的时候,张玉蓉就对他充满期待,认定他必定跟他大哥一样耀眼,便缠着父母定下了还是童生的陈明东。

  而当时陈明东的婚事是曹卫隽拿定的主意,她自然要给自己的相公铺路。

  最佳的方式自然是联姻,张家这样的几代为官的京都世家看上自家小叔子,她自然积极促成。

  张玉蓉嫁过来之后,不仅仅接连生了三个儿子,还不断督促陈明东学习考试,终于在今年春闱时候,张玉蓉扬眉吐气了。

  哪怕比不过大伯子的高中状元,但高中探花也足够她在京都的闺阁圈骄傲了。

  骄傲之后,一次无意间听到婆婆跟大嫂商量过继她的儿子,顿时惹了张玉蓉。

  凭什么她生的儿子要过继给曹卫隽?

  张玉蓉在陈明东没有高中之前,一直都忍着曹卫隽在这个家,在这个后宅里独断乾坤,她又不是婆婆,凭什么对自己这样安排那样安排的?

  她不过是一个乡下上来的举人女儿,凭什么对自己这样的世家嫡女,指手画脚?

  如今更加过分的竟然还想过继自己的儿子?

  她自己生不了大伯的儿子,就不能给大伯纳妾生儿子么?凭什么她不想纳妾就肖想自己生的儿子?

  张玉蓉一脸哭笑不得的在奶妈冯妈妈的搀扶下,返回了她的居住所在。

  这个梦啊,可真是厉害了!

  仿若自己就是这个张玉蓉,她从小到大的记忆,水到渠成的就成了自己的记忆,如同本来就是自己的一样。

  但自己清楚明白,自己压根就不是梦中人!

  自己一直牢牢记着,自己是个产科医生,今年更是升职了副主任医师,工资奖金都上涨了,连公积金都上涨了!

  早十年前买的七十平米的两居室更是翻了十几倍价格,身价陡然间就成了几百万的小富婆。

  县城的父母催促自己找对象结婚,这么多年了都没用,不是不想找,是真找不到合适的。

  不是自己看不上男人的幼稚,就是被人嫌弃颜值不够。

  这个梦倒是有意思的很,仿若自己在这个古代活了二十五年,不仅仅结婚还生了三个儿子。

  大儿子六岁,特么的竟然叫陈世美?也不知道将来会不会挨铡刀!

  二儿子四岁,陈世昊,本该是在玩泥巴的年纪,但陈家三岁男儿启蒙,好在还知道四岁小二坐不住,每天就上上午一个时辰,下午一个时辰,其余时间皆在后院玩耍。

  这个时候的四岁儿子陈世昊去前院学习了。

  小儿子陈世瑞,才两岁,这个时辰还没有起来,冯妈妈的女儿,冯丹丹正在张玉蓉的居处照看着两岁的陈世瑞。

  “二夫人,怎么样?抓住大夫人小辫子了吗?”

  冯丹丹自小是跟张玉蓉一起长大的,嫁人生了个儿子之后还跟过来照顾张玉蓉了。

  张玉蓉跟她自小情分深厚,对她是当心腹对待的,自然做什么都不会隐瞒她。

  张玉蓉微微一笑,却什么话都不想说。

  她牢牢记住,这个是梦,她就是个看热闹的,任凭梦里人怎么折腾,她只看不说,做个合格的看客。

  要是可以,她真想此处弄个沙发靠着,手边再有一碟子瓜子什么的,这样热闹看起来就惬意多了。

  “丹丹,这件事不好办了,要是,要是真到了那一步,娘可能不得不离开你们了。

  到时候一切都推到我身上来,只是以后我不在二夫人身边,丹丹你要打起精神来照顾好二夫人跟三位公子。

  二夫人,今天的事你也不必太忧心了,但记住一条,谁让过继都不能答应。

  大爷缺儿子,大夫人身为贤妻良母,自然可以纳妾。

  她善妒不愿给大爷纳妾,将主意打在二夫人身上,这个道理说到哪都是不通的。

  奴婢这一回最大的处罚,不过是被撵回张家,虽然会丢了脸面,但奴婢回到张家,必定还是能得到荣养的,二夫人这个时候一定不要过于忧心!”

  冯丹丹的问话,张玉蓉打定主意做看客没有回答,倒是她身边的奶娘,冯丹丹的母亲,冯妈妈说了这么一段话。

  张玉蓉看向身边的冯妈妈,内心稍稍有些感动,感动古代忠心耿耿的仆人如此的作为,是真的一切以主子为重的。

  说真的到了这个时刻,张玉蓉有种看不下去的心虚,不知不觉间入戏了啊!

  “奶娘,不关你的事,万事我担着!”

  仆人如此誓死效忠了,主子还能冷眼相看?

  就是看电视剧,这个时候看热闹的也该为剧中人激动了吧?

  这个时候的张玉蓉,已然能够理解妈妈追剧时候手捧餐巾纸的行为了。

  看自己,一开始打定主意什么话都不说,只奔着看热闹的,谁知道被这个忠心耿耿的奶娘感动的,不知不觉间就入戏开口了!

  这个梦特么的太有代入感了!

  “不,二夫人,你不能担着这件事,哪怕大爷二爷他们猜疑到你身上,也不能由你来担着。

  不仅仅是我们张家嫡女的脸面不能丢,也因为不能因此让二爷冷了你。

  只要奴婢一口咬定,是奴婢无意中听到老夫人跟大夫人说到过继的事,才出此下策,这件事本就是她们惹起来的。

  大爷二爷轻拿轻放奴婢回到张家也就算了。

  大爷二爷若是认定二夫人的话,奴婢也不怕闹开了,祸根便是大夫人善妒不愿意给大爷纳妾生儿子引起的,说出去大夫人也是没有脸面的。

  所以,二夫人从现在开始就置身事外吧,一切有奴婢担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