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妻贤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47 棋子

妻贤 南元 2114 2020.09.09 05:44

  另外还有一千万两赌资,皇上恩赐给了东宫,让东宫悬赏找天下神医,要治太子的病。

  这个时候,谁还敢弹劾张大人?

  人家摆明着做了太子的棋子?

  果不其然,下朝后,围堵自家跟张府的那些赌徒,一下子就被清场了。

  不是被抓就是被吓跑了!

  只是不知道这件事,玉蓉知道多少?

  她又知不知道,外面人的怒火虽然被强行压下去,但那些人定会寻找契机,对付张家人。

  对付太子,他们不敢,尤其是病重到几乎不治的太子,那是谁也不敢触摸的皇上逆鳞。

  但动不了太子,还不能动张府?不能明着打击,还不能从张府内部搞他?

  “你去看看二夫人,看她怎样了?”

  陈明易独自一个人过来了,对着听到响声出来的奶娘问了一声。

  这种微妙试探弟妹张家人意图的事,他当然知道家里除弟弟外其余人都不宜知道。

  可惜弟弟不在,不然这种时刻,让弟弟听听才能更加长见识啊!

  “大哥来了吗?你进来说话吧!我好多了,吃了药又出了汗,现在已经不发烧了。”

  躺靠着休息的张玉蓉,这一天以来,她都不着急醒到现实中了。

  安安心心等着晚上梦中入睡再醒到现实,这三个月以来,一直都是这样的,今天她是太着急那个德国产妇了。

  “你站在外面候着,不要让孩子们进来!”

  陈明易对着在门外的奶娘吩咐一声,还是抬脚踏进了屋子。

  还好,玉蓉躺靠床上,窗帘是拉下来的,倒也无碍。

  “真好些了?”

  陈明易低沉的声音关心的问。

  “嗯,好多了,其实早上我真没想到自己会发烧,就以为自己有点头晕还想睡觉。

  当时我有点任性,不仅没让大嫂和奶娘给我找大夫,还放话说自己要睡到自然醒,让孩子都出去了。

  结果哪知道我家里人撞上了,大哥,对不起啊,我又给你添麻烦了吧?我娘家人,就怕我被欺负了。

  其实他们都不知道,我在这个家里,也有大靠山大哥你的,是吧大哥?”

  张玉蓉讨好的软弱声音从窗帘里面传出来。

  陈明易忍不住嘴角微微上扬:“嗯,大哥是你的大靠山,谁欺负你,你就找大哥,大哥一定护着你的!”

  “你嫂子从别山而来,哪怕从小也是恩师教着的,但所学跟你一定相差很多,有些事她看不到那么远。

  不过大哥可以告诉你的是,很快明东就会外放了,这样的话,我们两房人,以后真正在一起的时间并不长!

  这样的话,虽然不是分家,但也跟分家差不多了,其实我今天还打算好,当着你母亲的面分家的。”

  “大哥,你想将他外放到哪边?”

  陈明易的话,张玉蓉有些感动。

  大伯子能做到这样,她也觉得对方很努力维护这个家了。

  分家的事,他内心里其实是不愿意的,但似乎也知道自己跟大嫂不合拍。这才会提起陈明东外放的事。

  没有意外,陈明东在翰林只是见习官员,满一年肯定会真正就任官职,只是不知道去处而已。

  “原本打算给他安排在北方历练几年,但今年寒冬如此,明年似乎也不轻松,看来北方并不合适了!”

  陈明易带着些遗憾的口吻说着自己的安排。

  “风险跟机遇,一向是并存的,不过大哥,如果你三两年后回到别山,万一跟外放的我们被困两个地方,该如何是好?”

  大哥陈明易是皇上看重的直臣,如果太子很快上天,皇上一个撑不住的也跟着身体不行的话,他会很快给太孙安排臣子的去路。

  该死的死,该贬的贬,该灭族的抄家。

  大哥这种应该会先贬了,再等太孙上位启用,这是很多皇上临终安排一贯的伎俩,想来大哥内心应该有准备的。

  但却不知道他有没有想到,他兄弟不属一个阵营的地方势力要怎么办?

  陈明易忽然间沉默了!

  然后整个人慢慢站起来,盯着帷帐里面的张玉蓉看了一会,这才来回踱步起来。

  说实话,这么深的问题,他也只能一个人自己想一想,弟弟不会明白,自己的妻子更加不可能想到。

  太子身体已经撑不久了,皇上年纪也过了花甲,太子若去,对皇上的打击应该极大。

  皇上的身体撑不住的时候,就是他准备好回老家,等待太孙启用的时候。

  皇恩浩荡,他自然要为皇上肝脑涂地,做他期望自己做到的。

  忽然间陈明易一笑,他应该不必如此沉重。

  皇上年纪如此,大臣们都有所准备,包括自己。

  今天见识到弟妹的远见,他为自己弟弟感到骄傲。

  起码有如此见识的弟妹陪着弟弟,弟弟只要不负弟妹,将来就是没了自己在身边,也不是没有方向。

  “明东外放的地方,我暂且属意江南这一代,算是我做兄长的一片私心吧!期望明东有你相陪,他能顺利完成六年的外放!”

  陈明易的话,让张玉蓉明白了这位兄长的心思。

  终究他是舍不得自己弟弟拼命去的,毕竟北方今年寒冬不好过,明年还不知道要侵犯多少北方地带,侵犯多久?

  而别山老家,其实算江南地段,远离北方,想来这么安排,他两兄弟不可能被困两个地方势力。

  自己张家人的打算,张玉蓉知道是不能跟任何人说的,这是大忌。

  幸而这也只是自己的梦境,结果最坏不过全剧终!

  然后彻底从这个连续剧的梦境中醒来,从此再也不会做这个梦了!

  “你知不知道,今天几乎所有皇亲国戚,还有那些臣子们,都在弹劾你父亲?”

  陈明易见弟妹声音听起来不弱,神情也算清醒,见识也非比寻常,这样的试探,想来不算为难弟妹。

  “那他们都成功了么?”张玉蓉微微一笑。

  要是成功了,自己娘哥哥们会在那个时候到陈府来送陪嫁?

  “没有,就在他们弹劾的时候,你父亲将你赢来的四十五万两都捐赠了朝廷,紧跟着外面回报,包括沈家在内的很多贾商也捐赠了赢来的赌资。

  朝廷一下子获得了一千万的捐赠,解决了今冬的大困难,另外皇上恩赐了另一半一千万捐款到东宫。

  暂时看起来,张府没有事,不过就怕后续有人找机会!这点,你要有点准备才好!”

  

举报

作者感言

南元

南元

感谢水寒笙的打赏,也谢谢亲们的票票支持啊!

2020-09-09 05:44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