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妻贤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39 应对

妻贤 南元 2040 2020.09.01 05:16

  可谁知道玉蓉才刚刚洗干净,娘就开口让玉蓉回老家?

  这个时候玉蓉能一个人离开京都?

  “娘,我同意离开,不过,你们可能需要准备好我的丧事,可能还是不体面的丧事。

  毕竟我这个时候离开,外面无数人盯着,怎么会没人找我泄恨?

  但凡我前脚离开京都城门,后脚就会被人撕得粉碎,甚至可能还会被人扒干净衣服晾在马路中央,如果陈府觉得可以接受,我愿意离开!”

  张玉蓉冷冷的扫视了一圈所有人,包括没有开口的陈明易陈明东两兄弟。

  “你?张玉蓉,你还要不要脸?竟然当众说出如此不要脸的话?这里不是你张家,可以让你无耻下流!”

  曹卫隽忽然间激烈反应起来。

  她没有想到张玉蓉会说出这样无耻的话来,这是死活不肯离开的意思啊!

  你不走就说不走,怎么能不要脸的当着自己男人的面,说出被人扒干净衣服的话来?

  “大嫂,我在陈述我的想法跟预见,现在我等陈府的答案,仅此而已!”

  张玉蓉冷着脸蔑视着眼前大嫂。

  她甚至可以蔑视陈府的两位爷!

  因为她张府已经做好了充足的应对准备!

  也因为她一直都理智的知道,这里是她的梦,她的梦,她还能惧怕陈府的答案?

  “玉蓉?这是真的?啊?他们真的会这么干?”

  婆婆一下子被张玉蓉的话吓的脸色发白,天地为鉴,她让小媳妇回乡下,也有为她好的想法啊!她大嫂肯定也有这样的想法啊!

  “外面的人会很快被镇压下去,娘,玉蓉不需要离开!明东,带着玉蓉跟世瑞世昊好好歇一歇,说说话。

  玉蓉,请你也信任我们,我们陈府的祖训第一条便是家和万事兴。

  不论发生任何事,陈府都不会做出断尾求生的事来!

  还有,你刚刚确实不应该说那句话,什么时候都不应该说,这是对陈府的亵渎,也是对你自己的亵渎!”

  陈明易先是郑重的对自己娘说出他的决定,然后才吩咐弟弟好好跟弟妹说说话,消弭隔阂。

  对张玉蓉张口就说被人扒干净衣服的话,陈明易也难以接受,必须严厉警告。

  张玉蓉静静的对上陈明易的眼神,顿了一秒,便对着他弯腰行了一礼。

  无需反驳陈明易刚刚的话,古代人的思维终究是保守的,也是讲究礼仪的。

  这种扒干净之类的脏话,这些士子是入不得耳的。

  虽然入不得耳,但张玉蓉相信,只要自己真的在这一两天离开陈府,她被人扒干净弄死仍在大路上的可能性至少有八成。

  毕竟因为这一场豪赌,倾家荡产的人太多,这些人哪一个不想将自己扒皮拆骨?

  陈明东抱着小儿子世瑞走在前面,张玉蓉牵着世昊走在后面,一家人从二进院子走向三进院子,也就是他们这一房的住处。

  恍惚间,陈明东觉得自己有些不认识了妻子似的。

  说不出的感受,就是觉得有些陌生,也有些让他无法掌控的强势。

  他其实真没有把握,哄住这样有主见的妻子。

  他从来都没有发现,原来他的妻子发狠起来,他都有些发怵的。

  “那个,奶娘,你先照顾下世瑞世昊,我跟玉蓉有话说!”

  等奶娘带走了两个儿子,陈明东这才涨红着脸,有些尴尬的开了口。

  “玉蓉,你真的是完成了任务的么?其实我本来是想陪你三个月一起完成的,但你爹不同意!”

  陈明东有些尴尬的开口,他都不知道这么说是解释自己,还是在哄人。

  这一刻他才发现,从前似乎都是玉蓉围绕着自己说话的,忽然间她不理自己的时候,他也不知道要怎么说?

  打脸的事,他已经不计较了,但这话,他也没法说出口啊!

  “当然是真完成了,这个还能作假?上次我跟你说让你打听天下通的背后,你打听到了?”

  张玉蓉见眼前如玉一样的男人,绯红的脸别扭的开口,心里还是稍稍软了一些。说话的口气算平和轻柔吧!

  古代当官的男人,能做到陈家这样的,说良心话,应该算少见的。

  既然他有下台阶的意思,自己也不是杆精。

  梦里能少费点精神,她也愿意啊。

  不然明天白天,她还得干活呢!

  “这些你就不要费心了,外面的事有我跟大哥,家里的事,你照顾好儿子就好,知道多了反而不好!

  你别多想,就是大哥也不对大嫂说朝廷的事,连后宫都不能干政的,你明白吧?”

  陈明东也有些放轻了自己的声音,甚至还涨红的脸壮着胆子的抓了张玉蓉的一只手。

  天下通的事,关乎太子,如今朝堂上的不少官员也知道了这件事。

  就怕玉蓉这个脾气,知道天下通的背后是太子,万一发狠的又说出什么不该说的,可不是打自己脸的事了!

  “陈明东,你知道我们夫妻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吧?如果你在外面的立场我不知道,万一我因为不知情做出跟你立场相对的事呢?”

  张玉蓉反过来抓住了陈明东的另外一只手,试探的说说深刻话题。

  其实张玉蓉不用试探陈家两兄弟的立场,他们陈家是直臣,是不属于任何皇子甚至太子的,他们陈家只忠心皇上一个人。

  谁做那个位置,他们陈家就效忠谁!

  但如果梦中的皇上死了后,传位给朱允文,朱棣不服打过来的时候,陈府要作何选择?

  也许不用猜测,陈府应该还是会效忠正常程序上位的朱允文。

  这是直臣的宿命,更是所有要名声忠孝官员的宿命。

  陈明东有些无措,这?这是什么意思?

  “你,知道是太子了?”

  陈明东的智商其实不低,只是跟妖孽的大哥,张玉蓉在一起,显得有些低了而已。

  他自以为,张玉蓉说这种话,肯定是知道了天下通的背后是太子。

  她果然是恨上了太子,这真不行啊!

  “太子心怀百姓大义,我张玉蓉能为太子效力,自然是万分自豪的,更何况我没吃亏,还挣了银子,有什么不好?”

  一看陈明东的神态就知道这货怂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