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妻贤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27 投诉了

妻贤 南元 2102 2020.08.20 05:09

  张玉蓉对着转身走人的张大人自己爹,差点朝天竖起中指。

  再次睁开眼醒来,看到熟悉的二居室,感受着身下的席梦思,张玉蓉感慨万分。

  可算醒过来了!

  能将梦做成连续剧的,怕也只有自己这样的奇葩了。

  难道现实中,自己潜意识中尤为渴望结婚生子?

  因为现实太难了,没法实现的目标,所以梦中轻易实现了结婚生子?

  可还有问题啊?

  结婚生子能说得通,这梦里拼死给自己安排背书的戏码几个意思?

  我去,还能跟自己梦较真了?

  速度起床上班!

  “张主任,那个,刚刚听大主任说,你被人投诉了,就是前几天那个孕41周加3天胎盘钙化的患者,生了个3980克女儿的,早上出院结账之后,投诉你了。

  投诉了你三条,第一说你态度嚣张,撵她这样已经怀孕过期的病人出院,完全不负责!

  其二投诉你嘲讽她,让她百度生孩子,他们夫妻极为愤怒。

  其三,投诉你在她痛到要死的时候,你却在家里睡大觉。

  听说医务处传过来的回执到了大主任手上,大主任让你过去找他呢!”

  张玉蓉组里一个年轻住院医师,28岁的许丽娟,在看到主任下了两台手术后,担忧的凑过去,低低的回报了这件事。

  “没事,这种事我们组应对驾轻就熟,你该干什么干什么,回头等你有空,这种回执解释,我会亲自教你怎么写的,这也是一种业务能力。”

  跟着张玉蓉一起下台的主治赵茜茜,听到下级住院医师一脸紧张的样子,忍不住一边笑着将人拉过来,一边低低解释着。

  张玉蓉笑笑,没理赵茜茜怎么培养下级医生业务能力,大步往产房去了。

  这是她的习惯,每天只要不上门诊,必定是提前一个小时到科里,先看看组里的病人情况。

  然后到八点上手术,手术结束后不管是早还是晚,都要进产房,看自己组里的病人产程情况。

  并非是她不信任产房里面的助产士跟驻扎产房的医生们,而是自己的病人自己过一眼才能放心。

  投诉之类的事,她心里有数就行,好在她培养出来了贴心主治张茜茜,这种事她都能驾轻就熟的搞定。

  等张玉蓉返回病房的时候,都已经是下午四点了。

  今天在产房耗了一个中午,完了还赞助了一个急诊手术。

  大主任组里的一个枕后位的难产,孩子头偏大,宫口开全后试了两个小时,依旧没有进展,偏偏那一家人坚持要顺产,说是明后年还要接着生二胎。

  奇葩的是,大主任愣是被产妇的婆婆拉着哭哭啼啼的拽住了不放手。

  大主任赵谦,是个五十岁的知性男性,个高,形瘦,头发乌黑茂密,乍一看就像三十几岁的男人。

  也不知道人家婆婆怎么想的,死活拉着他不松手,就哭着要求继续试产,坚持只要孩子胎心好的,就还能接着试。

  最后还是自己看不下去,又嘴欠的替大主任赵谦张口了。

  “孩子的头受积压时间太长了,继续下去的话,影响会很大,你们仔细想想,谁家孩子不奔着考清华北大的?”

  尼玛,自己查了一下那个产妇的情况,骨盆出口还算一般,但因为孩子枕后位,头下降到坐骨棘水平就停滞在那个位置了。

  据说不论是改变体位,还是往下用力,还是试图徒手转胎头位置,就是难以改变枕后位。

  等大主任赵谦被人拽的脱不了身,请自己帮助查的时候,自己一查,嚯,产瘤都这么大了,这种情况下自己连转头都不能转了。

  不干脆手术,拖下去不仅仅还是要手术,绝对还有各种并发症。

  所以自己一句孩子考清华北大的话,顿时让产妇一家人偃旗息鼓,听话同意手术了。

  张玉蓉最先撤回科室,大主任赵谦跟自己一起下台后,又被人家属拽过去问孩子将来会不会影响考清华北大的问题了。

  “张玉蓉,你?你说你这张嘴就不能收敛收敛,今天你还有一份投诉回执没解释呢。

  今天你又给我折腾出来清华北大的坑来?你说你是不是没事找事啊?你不好好解释就不行啊?”

  赵谦黑着脸回来,他一出手术室,就又被患者家属堵住了。

  非要自己说孩子脑子以后上清华北大没问题,不然就不肯松手。

  这种脑子有没有问题,他能一眼看出来?他连张玉蓉的脑子有没有问题都看不出来好不好?

  最后逼的他没办法,打电话给了自己的好友新生儿科的主任,让他帮忙解围去了,不然这个时候他还被堵着呢!

  “赵主任,看看你台版下面,我的回执解释早就完成了,字迹清楚,调理清楚,态度陈恳,具体时间都做了标注,完全符合医务科的要求。”

  赵谦脸更黑了!

  张玉蓉自己是这种有本事看病,更有本事气人的人,偏她带出来的人,也都是一个模子出来的,没有一个怕投诉的。

  “你行,你,你回头也给我写一个!这家人要是也投诉,回头还是交给你来写!”

  “哈哈哈,赵主任,假如这孩子考不上清华北大,你早就退休了,医务科还能找你写回执啊?主任你想太多啊!”

  赵谦主任果断走人,不然怕被张玉蓉气出心梗来!

  张玉蓉今天下午难得的可以准点五点下班,还是自己下面的几个医生越来越能干了,看着自己培养出来的人越来越能干,张玉蓉也满是欣慰啊!

  回到家里,张玉蓉难得的不想打开电脑,也不想看手机。

  “爸!妈呢?”

  张玉蓉给在丽水县城的爸爸打了电话,一开口就找妈。

  假如张玉蓉先拨通的是妈妈的电话,她一开口绝对是找爸。

  “你妈在炒最后一道菜,西红柿炒鸡蛋,来来,开个视频,爸给你看看你妈今晚的成绩!”

  六十七岁退休的中医骨科的爸爸,接到女儿的电话,很是高兴,兴头头的就要得瑟家里的晚餐。

  “嚯!大晚上的竟然还有硬菜东坡肉?”张玉蓉一副受惊了态度。

  “还不是你弟弟,今天中午回来的,说想吃我烧的红烧肉,都不知道他在外面是怎么混的,竟然都吃不上一口肉?”

  妈妈抄着锅铲子就凑过来埋汰了儿子一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