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妻贤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40 没脾气

妻贤 南元 2087 2020.09.02 05:53

  知道是太子欺负的自己,直接就没脾气了!

  也许他的出发点是好的,也许他自小受到的君君臣臣教育就是这么说的。

  但她张玉蓉可不是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的古代人。

  你要搞死我,还要搞臭我,最后还要我对你感恩戴德?你咋不上天呢?

  不过太子上天好像也快了吧?

  这个冬季,钦天监三个月前就预测了有大面积的雪灾,如今十一月中旬,刚刚入冬至,就已经很冷了,看起来这个冬季,是很难过吧?

  陈明东忽然间不知道怎么接话了!

  这话听着好像是她知道太子不能惹了,但总感觉又不是那种意思呢?不会是反话吧?

  “你放心,从现在起,我低调做人,哪怕我才华横溢,见识过人,也会收敛一身荣耀,安安心心做个后宅妇人!

  我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连家里缺什么买什么也会交给奶娘出去,甚至连不对付的大嫂,我也会避开一些。

  尽量少见面少冲突,省的哪一天我没忍住,连她也动手打了,到时候我怕是要死在外面被人扒皮拆骨了!”

  陈明东听着听着,脸色就变黑了!

  “张玉蓉,你就不能好好安生点?你自己说,要不是你先下手陷害大嫂,我会打奶娘会惹的你动手打了我?

  你就是打了我,我也只是告诫告诫你,你看看去你们张家接你几次?

  要是你肯早点跟我们回来,会发生这么多后来的事?

  还有,你好好的针对大嫂干什么?

  这个家没有大嫂,早就家不成家了,哪还有我跟大哥现在的样子?

  长嫂如母,你到底有没有这样的觉悟?”

  很好,张玉蓉轻易刺激了陈明东的神经。

  气氛瞬间从亲密暧昧转变到乌云密布。

  这样才好啊!

  刚刚陈明东一只手有些不老实的时候,张玉蓉就没法跟他装下去了。

  最好的办法,自然是刺激的他跳起来,看,还是这样相处着让自己放松舒服。

  “那是你的长嫂如母,对我来说,我跟她不算死对头,也要做到井水不犯河水!

  但凡有机会,我一定会离她远远的,别以为她不愿意看到我,我才更不愿意看到她呢!”

  很好,这段话一出,成功将陈明东气的甩袖跑了。

  我去!

  夫妻之道,在于点穴!

  感觉自己很有这方面的天赋啊!

  看来现实中的自己,完全可以大胆相亲,大胆结婚。

  “诸位,本主任近几日可以相亲了,手里有货的可以出手了啊!满三十五岁单身,离异丧偶,高级圣斗士什么的都可以砸过来。

  本主任只有一个条件,不能耽误我上班,别指望跟本主任花前月下,学医的从军的优先,大家都没空顾家的,正好相得益彰!”

  张玉蓉返回陈家第一晚醒来,回到现实生活中,就大气十足的在自己病区的产科群里面发了这么一条朋友圈。

  想相亲结婚,不靠朋友圈是不可能的。

  她也不是二十来岁的小姑娘,扭扭捏捏的,她可是全产科都赫赫有名的霸气主任,相个亲,有什么好矫情遮遮掩掩的?

  轰的一下子产科群爆炸了!

  不到中午就有各种货还真砸了过来。

  当晚,张玉蓉就敲定了一个同事介绍的外院的离异同行约了见面,对方是麻醉科的四十岁的副主任。

  呵呵,群里炸锅,这不仅仅是相得益彰,志同道合,这两主任合在一起,还能一起上手术,绝配呢!

  两主任相亲,群里多少人恨不得直播跟进进度才好。

  当然这是不可能的,大家也只能在群里各种猜测。

  “我赌一块钱,张主任出门十分钟不到就被大主任叫回头!”一位姓曹的主任一脸看热闹的调笑着。

  因为此种情况,在张玉蓉身上发生过,甚至在其他医生身上都发生过。

  大主任有时候真的堪称相亲杀手。

  “我赌大主任这一次打死也不会召回张主任,咱群里不是还有曹主任您么?关键时候看情操哦!”另外一个主任也调侃起来。

  有两个主任都这么开玩笑了,下面的主治医生,甚至住院医生都开始押赌注了!

  “身为张主任的首席弟子,我赌主任顺利相亲,一块钱我赢定了!

  这一次主任相亲,本弟子已经坚守在病房,嘛事请找我,我一晚上都在!拼了!”

  赵茜茜霸气支持自己的主任兼师傅。

  “我已经出门,打车去你们医院对面的那家川菜馆,到了再给你消息!”

  张玉蓉没有给产科群通报自己相亲进程,翻了翻群里消息,张玉蓉嘴角抽了抽。

  我去!

  自己怎么就这么招人下赌注了?

  在梦境里,她被人下注的逼着疯狂背了三个月的古文书籍,想想都是泪!

  今天相亲而已,竟然又被人下注,能不能顺利完成相亲?

  “我赌自己一百块钱。输了明天早上我拿着一百块给你们带早饭!赢了,呵呵,份子钱都准备好了么?”

  快到约定地点的时候,张玉蓉有些得意的在群里发了这条信息。

  她在梦里可是赌赢了九十万两白银呢!可惜,做梦的钱再多也拿不到现实来!

  结果,张玉蓉刚刚发了这个信息,就接到了大主任,赵谦电话。

  “你马上打车赶回科里,直接进产房,里面一个德国高龄初产妇难以沟通,现在宫口开两公分,非常不耐疼,情绪上有些崩溃。

  我们建议她打镇痛,但她似乎不能理解,也无法签字同意镇痛,他丈夫能沟通一些。

  但他非常尊重她本人选择,并且希望我们亲自跟她本人解释镇痛风险,还是你来吧!”

  赵谦打完这个电话,自己也忍不住嘴角抽抽。

  他真不是故意的,要是来个说英语的外国产妇,他自己就足够搞定了。

  德语啊?

  他们整个产科,就赵玉蓉一个人行!人家还是在研究生时期学好英语的时候,顺带自学的。

  牛逼的人,只能多干点事了!

  张玉蓉坐上出租车后,不得不给相亲的麻师主任去了信息。

  “对不住啊,科里临时有事,算了啊!”

  “那好,算了啊,我也没空啦!”

  看到对方秒回的信息,张玉蓉忽然间坐在车里笑了。

  果然是跟自己一样忙人,也亏的是自己人,自己人理解自己人,不能相亲,还是好同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