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妻贤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26 送分题

妻贤 南元 2056 2020.08.19 05:01

  陈明易拉走了有长进的弟弟,他很高兴,只要看到弟弟有长进,他都很高兴。

  至于教不明白的妻子,不明白就不明白吧!

  后面等玉蓉三个月后回来,弟弟也快外放了。

  到时候让弟弟带着玉蓉一起外放,也就跟卫隽分开了。

  隔开了有什么不对付的心思,也掐不起来了。

  且不说陈家两兄弟促膝长谈,张家张大人这会正气的火冒三丈。

  就一本薄薄的女戒,还是张家女儿们从小就背透了的,今晚玉蓉竟然背的磕磕巴巴,还只背了一点点,不到十分之一。

  这一块明显是送分题,谁知道她竟然不会?

  你就是嫁人了几年不温习了,少年时候那么深刻的记忆,竟然说忘记就忘记了?

  就这样的状态,这里五六十本书,她怕是看一遍都看不完吧?更别说掌握记忆背诵理解了!

  另外还有十几本的书要抄写呢!

  这么多书抄写完的话,怕真的要不吃不喝二十多天吧?

  此时此刻,张大人万分后悔,添置了最后这一道抄写的任务,不然少这一部分,前面的任务有探花郎女婿给女儿恶补,好歹也能撑几分吧?

  关键这种抄写替代不了,明眼人一看就看出来笔迹,外面人都下注了,还能让玉蓉在这上面造假找人代抄?

  “爹,你再冲我发火就是浪费我宝贵的时间了,别发火,您就在这盯着我一个时辰,您看我立马努力出效果来!”

  张玉蓉嘴角抽抽,尼玛,看起来今天的梦难醒了。

  只要没醒,就得老老实实在梦里背书。

  女戒啊!

  曾经的记忆里面是有影子,但嫁人多年,儿子都生了三个了,谁还回忆这玩意?

  抓紧背书吧!

  就是改变看书习惯,也得逼着自己立刻,马上适应这种古文,还是从右到左竖着读的古文!

  不逼一逼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底线在哪!

  好吧,底线果然还能突破一些。

  一个半时辰,相应的也就是三个小时。

  强大的理科学霸,竟然将妇德方面的书籍,包括一本女戒,全文背诵下来了!

  另一本的妇德书籍,讲述的其实都是各个小故事,渲染妇人如何甘愿牺牲的垃圾故事。

  张大人惊得目瞪口呆!

  不仅仅被女儿朗读时候的速度惊呆了,更是被女儿的强大记忆力惊的目瞪口呆!

  我张家的女儿,如此厉害?简直难以置信!

  这样的记忆要是去考试,什么功名考不上?

  “你,你给我再背一背这本书,我再陪你一个时辰!”张大人忽然从四书五经中抽取一本偏薄中庸释义给女儿,他还想再一次见证见证女儿的本事。

  张家的女儿们,并不特意学习经义书籍,想学的可以看看,了解一点不是坏事,不想看的也不做要求。

  这个女儿在自己的记忆中,似乎没有怎么看过此类书籍。

  她在娘家的时候,几乎将时间都花在琴棋书画上面了。

  张玉蓉不经意的抬了抬左手,我去,没手表,看样子今晚竟然要在梦里发愤图强到深夜或是凌晨了!

  想醒之类的心思,她暂时也没工夫想了。

  人不管到了何时,总是最先顾着最眼前的。

  眼前张大人自己梦中的爹,一脸要见正奇迹的态度,自己还能不成全他?

  不成全他的后果,就怕他会成全自己渗人的戒尺!

  特么的,来考校就考校吧,亲爹竟然带戒尺来考校?

  吓唬谁啊?

  张玉蓉内心吐槽之后,不得不风风火火的极限记忆起来。

  这人啊,不逼一逼自己,还真不知道底线在哪!

  这不,这一本中庸的释义,虽然偏薄,但也是张玉蓉从未接触过的内容。

  梦中的自己,对这方面的书籍一样的毫无印象。

  水到渠成的记忆,没有。

  一个时辰后,张大人差点哈哈大笑起来。

  “嘘,爹,要低调,都凌晨了,家里人都入睡了。别吓着家人!

  还有啊爹,这件事明显有人搞事,我们张家可不是被人欺负就忍气吞声的。

  女儿有个想法,据说女儿出嫁前留下了一万两的嫁妆,等着后续补过去的。

  要不然等外面赔率飙升到一赔三十的时候,女儿全权委托娘将那一万两押注到女儿身上。

  所得收益,爹一份,娘一份,女儿一份,爹,您觉得如何?”

  张玉蓉强行挖掘脑细胞,差点没有跟黄蓉她妈一样,英年早逝。

  即便是梦中,也不能白吃这么多苦了。

  必须为自己争取相当利益,不然没有强大的动力,续航三个月。

  “这件事你暂时别管,爹现在要给你做个规划,确保你能顺利完成任务,破除天下通的赌局!”

  张大人内心里早已被自己女儿说的心动起来。

  女儿可真敢想啊,一万两押注自己完成,一赔三十的话,最后可是能获益三十万两。

  不过这件事得好好考虑考虑,不然会被人揪着把柄,钱多虽然好,但也得顾及有人红眼。

  一般人红眼他半点不怕,就怕连皇上都红眼。

  要知道当今皇上幼年都是做过乞丐的,最恨天下贪官,为富不仁之辈,就连巨富之人,他都愤愤。

  “爹,学习计划,还是女儿自己来吧,女儿对自己的学习能力还是有把握的。

  但有一条,任何人要完成看似不可能完成任务,必定有强大的动力!”

  “什么动力?”张大人一脸不以为然,猜到似的。

  “什么钱啊!权啊,爱啊!这三种女儿就取其一,很低调了是吧爹?”

  张玉蓉可没有怕了张大人这个爹。

  如今她的心情好坏也很重要哦!

  张大人听了女儿如此直白的话,忍不住嘴角抽抽。

  这要是平时,这个时候他能抽死她,混账东西。

  张家以礼传家岂能张口闭口就是阿堵物?

  他想狠狠训斥一番,又怕女儿转头就撂挑子。

  现如今的这个女儿,主见太大了。

  他似乎有些管不住啊!

  “今晚先到这,好好睡觉,明天继续抓紧时间背书,这些所有书,你还是全背诵下来吧!就这样!”

  张大人将手一挥,划定了背诵范围,比之前添增了十几本的礼仪跟养生方面的书。

  原本这些只要抄写就完事的,但现在抄写完还得背诵。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