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妻贤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24 本事

妻贤 南元 2035 2020.08.17 05:51

  “这倒也是,不过不得不说,陈明东远远比不上他大哥,这种乌龙,也就这种幼稚的人能干得出来的!

  稍微有一些世故的,绝对不可能干出这种蠢事,这人的脑子,也真是奇怪,读书考试顶厉害,真出来做官,就不一定行了。

  你看,他连自己后宅都搞不定,正所谓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

  穆蓉北可真是瞧不上探花郎的作为,说实话,张玉蓉倒是个烈性子。

  虽然她干出天下女人不敢干的事,但让他说,这种脾气,还挺对他性子的。

  “不过不得承认,探花郎的福气挺好,遇上个厉害的状元大哥,岳家也是不倒翁,妻子虽然脾气烈性,但却给他生了三个嫡子。

  他本人虽然不经事,但胜在会读书,有些人的福气,怕是旁人羡慕不来的!”

  是的,他虽然生在皇家,却也极其羡慕如此骨肉亲情。

  他们朱家?

  呵呵!

  能活着就是本事了!

  “倒也是,世子有没有兴趣也去下个注,支持一下烈女?”

  朱高笑笑摇摇头,不掺合这种事,省的被人揪着不知道被延伸出来几个意思!

  至于眼前好友,劝都劝了,他怎么想自己也不能替他决定。

  “你不去我去了,我得支持支持张玉蓉,打脸探花郎的事迹,也是百年难见哦!”

  穆蓉北笑呵呵的下去下注了,一出手就是一百两支持张玉蓉。

  此举瞬间震惊了天下通赌客,等人认出来威远侯世子穆蓉北,瞬间八卦之火,熊熊燃烧起来!

  果然,确定,威远侯有意撬探花郎的墙角,事实为证!

  绝壁不是老威远侯一厢情愿,这么多人看到威远侯世子亲自下注一百两支持张玉蓉呢!

  造成这一波轰动的时候,张家两兄弟跟陈明东两人还没走远。

  竟然有好事的混混,故意跑上前,一路嚷嚷,这下子,陈明东也知道了穆蓉北给自己妻子下注一百两的事了。

  “呵呵,好事,除了我们,总算还有外人也支持我们家玉蓉!”

  大舅哥张玉坤,难得的对着妹夫笑笑,还拍了拍他的肩膀。

  仿若是不在意,又仿若是说,妹夫,你不珍惜不看好我妹妹,瞧见了吧?有的是人盯上我妹妹呢!

  “大哥,威远侯世子此举有何用意啊?大哥你帮我们分析分析?”

  二舅哥张玉安故意凑到大哥身边虚心请教着,却是在给陈明东补刀呢!

  “这不简单,看好我们家玉蓉呗!”

  张玉坤这话说的,可以延伸很长的意思。

  “不得不承认,这是个有见识的!”

  张玉安继续补刀,一刀一刀扎向陈明东。

  要不是他欺负自家妹妹,能折腾出来今天的事么?

  他以为他没脸了?

  那自己妹妹的脸面呢?

  被他亲自辇回娘家学教养,如今更被人下注,妹妹的脸就不要了么?

  被这两位舅哥一刀一刀的扎到了张家,陈明东厚着脸皮在张家蹭了晚饭。

  又趁人不注意,强行硬闯进了张玉蓉的客居院子。

  张玉蓉这心情烦躁着呢,今天娘忽然传话给自己,晚上爹要来考校自己,先从妇德考校起。

  想醒醒不了,想死都不行,只要困在这个身临其境跟真的一样的梦里,就不得不面对晚饭后的第一场考校。

  “你怎么来了?没看见外面的告诫?还是也打算陪我一起关三个月,发愤图强学这一屋子的知识?”

  是的,客居的其中一间屋子,被张家布置了成了极其严谨的书房。

  她除了吃喝睡,三个月内的其余时间,必须在这个书房内煎熬度过。

  “本来我是不想管你死活的,不过现在我不管都不行了!

  天下通赌庄,开赌局了,赌你能不能完成这些任务,现在的赔率是一比二十。

  完成是一,完不成是二十,我好歹也是你男人,怎么也得支持支持你一两银子,赌你完成。

  为了我这一两银子不打水漂,我决定了,就陪你熬这三个月,你有我帮忙,最少也有三成可能完成。

  毕竟史记,四书五经这些的,我闭着眼都能背出来,辅导你是绰绰有余的!”

  陈明东来的时候,真的是下定决心,要好好哄着张玉蓉的。

  谁知道会遇上茶楼说书的,还遇上天下通下赌局的,最可气的还是威远侯世子,他脑子抽风了竟然支持自己女人一百两?

  他现在能忍着按计划闯入这里,没有掉头回家就算是忍耐力大涨了!

  “你说真的?我爹给我布置任务,外面人脑子都抽风了下我的赌局?”

  张玉蓉这会正烦躁的厉害呢,忽然间听到这样雷人的信息,可真的被呕死了!

  她还不知道怎么熬过这三个月呢,外面竟然这么多人等着看她笑话?谁在布局看自家笑话?

  不管是谁,绝对是不怀好意的!

  “知不知道天下通的大老板是谁?这人是跟你陈家有仇还是跟我们张家有恨?”

  张玉蓉一脸黑线,真心不想入戏太深,但特么的太胀气了。

  控制不住怎么办?

  想找人干一场怎么办?

  看看眼前这张君子如玉的脸,还是算了。

  这一回招的罪,根源还是自己打了他的脸。

  以后真要是气恨了,绝不能打他那张公子如玉的脸了,但除了这张脸,其余能下手的地方,想来还是富裕的。

  “不知道,我哪知道赌庄这些地方?这种地方我们陈家人从来都是不沾的!至于得罪人?我们陈家我大哥做钦差的时候杀了不少贪官。

  至于我,从进学到现在入翰林,还没机会得罪人呢!

  你们张家得罪的人,你都不知道,我哪知道?”

  陈明易要是在这听到自己弟弟说的话,估计想锤死这个蠢货弟弟。

  养不教兄之过啊!

  “陈明东你个傻逼!人家学子还没进京都,就能把京都的势力扒拉个七七八八。

  你特么的跟温室花朵一样,连自己岳家仇敌都不做了解?你特么的以后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蠢货啊,白长了那样一张公子如玉的脸!

  这么蠢的人在这个梦里,竟然活了这么长时间?

  可真是奇葩啊!

  陈明东忽然间满脸愤怒,双目赤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