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妻贤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16 接人去

妻贤 南元 2067 2020.08.09 05:00

  “你看你教的什么女儿!还不去陈府将人接回来,重新教好了再给人送回去!今天看到陈明东那张脸,我老脸都没地方搁!简直气死我了!”

  张其德即便气的要死,也没办法不去接人。

  那两兄弟在大明朝,名气大的很,尤其是陈明东的大哥陈明易,简直就是皇上眼中的重臣,明眼人谁看不出来皇上在特意栽培他,直至首辅的高位?

  张玉蓉的母亲,张氏也满是忧心之色,哪知道女儿会动手打女婿的脸啊!

  那女婿长的不是一般的俊俏,也不知道女儿是怎么下得去手的!

  诶,想什么都是白想,赶紧去接人回来,好好问问再看怎么应对。

  女儿当年看上的童生女婿,是真的有很大前程的,外面多少人羡慕自家当初眼光好,可不能不惜福。

  就冲陈家两兄弟多年不纳妾,在满京都的府邸中,就没有几个人能比得上的,便是自家男人们,也没有一个比得上。

  还没吃午饭的时候,张玉蓉一脸惊诧的看着梦中的娘亲来临。

  “娘,你怎么忽然来了?家里有事?”

  张玉蓉顺着剧情应付起来,梦中所有人物,该是她知道的信息,她都自然而然的知道。

  就是这感情,她克制的很,知道梦里人不能投入真感情。

  “家里没有事,你爹想念你了,想接你回家住几天,带上冯氏母女两人,回去再说!”

  四十七岁的张氏先去见的陈家亲家母跟亲家大嫂,面上看着都和和气气的。

  既然人家半点没有为难自己的样子,自己也不能在陈家收拾女儿给人看脸色。

  回家再收拾这个不孝女去!

  “那就回去看看吧!”张玉蓉无所谓的很,跟着剧情走,半点不矫情什么的。

  甚至连丢下三儿子也毫无问题,也就让丹丹去婆婆那边打了招呼,就顺顺利利的一起返回张家了。

  奶娘休息了一晚上,也能走能说话,看着精神还不错。

  丹丹带着没有吃完的中药,忐忑不安的只能跟着走人。

  张府世代居住京都,家大业大,张玉蓉父亲这一支,还是嫡枝。

  从看到张府大门,到进入张府,张玉蓉满心感慨,说实话,这才是真正的壕无人性啊!

  不说这么大的庭院里面九转十八弯的回廊假山假水的,就说看到的成群仆妇,也足以说明张家底蕴深厚。

  她张玉蓉之所以心甘情愿嫁给家底子极薄的陈明东,七分是被陈明东的色相迷住,三分是期待陈明东也会跟他大哥一样,高中个状元什么的。

  还真被她期待到了,陈明东高中了探花,也足够让她在世家女的圈子里高傲了。

  从侧门进府,再步行了二十几分钟,这才进入自家这一支的主建筑群。

  他们家祖父母已经病逝,父亲跟大伯,以及庶出的两个叔叔都已经分家,不过是分家没有分居,还是一起住在这个祖上留下的张府中。

  这府邸还是前朝时候就有的,前朝覆灭,张家因为世代为礼部官员,新的皇朝大明朝也没有为难张家,还是让他们张家进了礼部。

  张家也没有矫情,张家祖上也有祖训,家中男儿为官,只能为礼部官员,其余皆不沾。

  也就是知道有这样的祖训,皇上对张家也算是不错的,知道这样的人家,祖祖辈辈都不会反逆,是干事的人家,关键干的也不是位高权重的活。

  “爹,女儿回来了!”

  古代子女久不回家,一旦到家,第一件事都是给至亲长辈叩头跪拜。

  五十岁的张大人,看着自己唯一的嫡女,气的都不知道先说什么好!

  对着自己夫人使了个眼色,瞬间清场,整个正厅里面,顿时就留下了张大人老夫妻跟张玉蓉三个人。

  张玉蓉家的两个嫡亲大哥嫂子,还有庶出的哥嫂弟妹们,张大人是一概没让他们来围观。

  事实上陈明东顶着那样的脸上门,女儿打女婿脸的这件事早就传遍了整个张府,堵都堵不住!

  不是流言传的太快,而是女儿太惊世骇俗,没人不惊诧!

  “你自己说清楚,从头到尾不准隐瞒,将你这几天在陈府的事,仔细说来,尤其是你男人脸上的巴掌印子,你更要仔细道来!”

  唯一的嫡女是可恶,但他身为掌家人,最先要了解的就是具体情节,这是后续应对陈府的基础。

  “啊?陈明东竟然还有脸上门告状?”张玉蓉顿时一脸的黑线。

  这梦做的,特么的真是贼厉害,梦中男人挨了打,竟然知道找岳家告状?

  “混账东西,还不仔细道来,你还不知道吧,早上你男人过来说,我们张家若是教导不好你,就别送回陈家了!”

  张大人顿时黑着脸怒斥起来,说的话以为是对这个女儿最严重的恐吓,毕竟女儿有多稀罕陈明东,他是清楚的。

  “爹,这件事非常曲折,我就是长话短说,也要好一会功夫,您能先让我坐下来喝杯茶再说吗?

  我这么跪在地上说话,怕说的不够客观公正,也怕误导了您的判断,爹,我先起来了啊!”

  古代人动不动就下跪的,顶不好。

  就是梦中的下跪,膝盖不舒服的感觉还是存在的。

  特么的这么真实的梦,不由得她认真一些,免得吃皮肉之苦,太不划算了!

  “爹,这件事是这样开始的,根本原因就是我大伯一房没有儿子,而我大嫂又不愿意纳妾给大伯生儿子,就盯上了世美。

  世美自小聪明厉害,走出去哪个不羡慕嫉妒恨我有这样儿子的?谁家不想要世美这样的好儿子?

  我那个大嫂动了这个心思,他们全家人都动了这个心思,我一个人胳膊拗不过大腿,这不,今天早上,过继世美的事,就上了族谱了。

  以后世美就再也不是你们外孙了,我呢,从此也再也没有世美这样聪明的儿子了。

  我这心里憋屈的,实在是难以忍受,就控制不住的打了陈明东,起码出了这口气吧,不然我怕自己气的吐血!”

  张玉蓉自顾自的坐到了父亲下首的座椅上,真的是长话短说的解释起来这件事,当然,稍稍修饰一点点,起码陷害大嫂月饼的事,就略过不提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