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妻贤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30 赔率

妻贤 南元 2117 2020.08.23 05:28

  即便如此之多的人在下注,但真正支持张玉蓉的皇亲国戚,达官贵人,士子书生们,寥寥无几。

  倒是有不少的升斗小民,巨富贾商们,看到如此高的赔率,不少人忍不住产生了各种投机心理。

  第二天的的赔率竟然高达了一比三十了。

  谁都没想到,这一天的早上,张夫人黑着脸,手持女儿的亲笔委托书,为她自己下注三万两的陪嫁银子。

  “写我女儿的名字,这都是她自己的陪嫁,她相信自己,作为女儿的娘,我也相信自己的女儿!”

  张夫人说话的时候脸黑的不能再黑。

  “好,小的这就给夫人写上,大家都看到了,张玉蓉,亲自为自己下注三万两,三万两了!

  还有要下注的动作快了啊,赔率正在下降了啊!”

  天下通的柜台人员这么一吼,围观的无数人激动起来。

  紧跟着又有贾商们,跟着张夫人的脚步下注起来。

  其中沈家旁系一嫡孙,二十六岁的沈挣,一出手就是十万两押注张玉蓉赢。

  他代表着贾商小民们的想法,张大人自己布置任务,自己女儿完成不完成,还能没数?

  连张夫人都拿出来三万两银子了,还不能说明情况么?

  哪怕介时张大人自己放水,也必定能让自己的女儿过关。

  一介赌坊岂能跟屹立几百年的张家相提并论?

  张夫人冷着脸,拿着下注的收据扭头就走!

  那边东宫内,太孙朱允文一脸为难的站在父王书房外面。

  天下通为张家嫡女设下的赌局他刚刚才知道。

  竟然是父王的下属私自开设的如此赌局,这岂不是得罪陈家张家么?

  可父王的身体并不太好,今春伤寒后,一直拖拖拉拉的没有好清爽。

  他很想进书房跟父王进言,让父王别这样,可又怕父王根本不知道,或者父王即便知道,他的身体也不能受亲儿子质疑的刺激。

  “太孙,太子请您进去!”

  太孙朱允文正在为难的时候,太子的近侍却主动来请他进去了。

  太孙一进去就看到父王躺靠着,脸色潮红,屋里的药味很浓,怕是父王刚刚进了药。

  “坐下来,父王知道你在外面有一段时间了,是不是为了天下通赌局的事如此为难啊?”

  太子朱标满眼慈爱的看着自己的嫡长子,他的身体不行,上不能给父皇尽孝,下不能教导太孙。

  他也是在得知钦天监说今年冬天雪灾会很严重的时候,接受了下面人的建议。

  还没到雪灾的时候,最好是这个时候能够未雨绸缪,早作准备。

  满大明最有钱的人,几乎都集中在京都了。

  不能直接抢这些有钱人的钱,也不能还没有雪灾就让这些人捐赠,更加不能轻易加赋。

  但户部的银子,甚至父皇内库的银子,一直都是紧巴巴的,外面还有异族虎视眈眈。

  尤其是外族人遭遇雪灾的时候,他们也一定会疯狂掠夺,到时候对大明朝来说更加雪上加霜。

  他便顺着属下的建议,利用张家嫡女的事,聚拢钱财,顺便给女儿出出气。

  他的敏德,命苦,连着看上三个士子,竟然都被人拒绝了。

  最后被拒绝的是陈明东那个探花。

  可女儿最喜欢的也是那个探花,不得意之下女儿对付着的嫁了,谁知道嫁过去没有两年郡驸马就没了。

  女儿一直郁郁不得志,他这个做父王的既不能给她抢夺了她中意的夫婿来,又不能一直保护她下去。

  只想在自己仅有的日子里,给她出口气,欺负欺负陈明东夫妻两,让她笑一笑。

  另外天下通这一次挣的钱,他会亲自上交给父皇。

  哪怕父皇会责罚自己,他也终算为大明百姓做了点事,体恤了父皇。

  即便自己的名声会差,但人之将死,还怕什么名声差不差的?

  更何况差的这一点名声,等自己死后,只会让父皇更加心疼太孙!

  太孙满脸苦涩的对着父王点点头,却什么话也不好说,只是不解的看着父王,想来父王必定有不得已的苦衷吧?

  “你知道现在天下通这个赌局总下注资金,下注张家嫡女赢的银两,以及下注她输的银两么?”

  太子朱标虚弱的问太孙。

  “下注张家嫡女赢的资金达到了五十万两,下注她输的则达到了三百五万两!总资金高达四百万两。

  现在的赔率已经明显下降到了一比三,但依旧还是有远远不断的人从其他地方赶过来下注!”

  太孙一五一十的将自己知道的都回禀给父王。

  “今年冬季会很艰难,需要很多银子。不仅仅赈灾需要很多银子,需要应对异族的兵饷也会很多。

  这个赌局,父王会看着下注资金,让张玉蓉赢或者是输。

  张家个人脸面事小,国家生死事大,想来张家人这点觉悟还是有的,这点你无需担心。”

  太子说了这么大段话后,便歇了下来,也给儿子想一想其中关窍。

  “父王,张大人立出的书单,别说三个月,就是三年,一般举子也难以完成,这些书单若是能完成了,张家嫡女都能考进士了。

  她输是可以确定的,如果让她赢,是不是只能让张大人自己放水,至于那些下注输的人,无奈之下,怕也只能找张家的晦气了。

  只是这样的结果,张大人也必定知道的,他怎么肯心甘情愿的接受这样的后果呢?”

  太孙一向知道士子重名声,尤其是张家这种以礼传家的百年世家,怎么可能不重视名声?

  太孙让自己父王休息了一会后,他才说出自己的疑问。

  “两点,其一张夫人怕已经有了放水之意,不然不会替张玉蓉下注三万两。

  其二,你父王会撑到三个月后,以你父王那样的状态恳请张大人为了大义,想来他还是能理解父王苦衷的!”

  太孙瞬间双眼含泪,最怕听到的就是父王说这些话。

  “别哭,任何人都有这一天,父王也不例外。父王若是不到这个时候,必定也不会如此。

  另外,记住父王的话,当有一天你有了能力,你再替父王安抚张家,或许还有陈家。

  你皇爷爷护短,知道父王不喜了陈家,张家,必定会在父王走后找机会贬了他们。

  你要做的就是等,等他们历经苦难后,出手宽抚他们,那个时候,张家陈家皆会对你感激于心,用命回报于你。”

  

举报

作者感言

南元

南元

感谢亲爱的们给我支持跟投票,谢谢哦!

2020-08-23 05:28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