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妻贤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45 心酸

妻贤 南元 2084 2020.09.07 05:04

  女儿在家三个月,天天那么辛苦,那么用功,那么起早贪黑,一天睡不到两个时辰,身体都没事。

  偏偏回到陈府,就一个晚上,竟然就病成这样了,竟然还没人管?

  “娘,不哭,我没事,你离我远点,我怕传给你不好,陈明东,你拉开我娘,你来喂我吃点粥,我饿了!”

  张玉蓉被梦中剧中的娘弄的满是心酸。

  看到奶娘端着一碗粥来了,赶紧吩咐陈明东伺候自己,先搞定这个娘吧!

  其实她在自己梦里,真无所谓住哪,跟谁过日子。

  她每天都提醒自己不能深陷其中,她最期盼的是每天能早点醒来回到现实生活中,她要上班!

  现在就是真头疼了,她也得逼自己吃喝。

  “你少舀一点,再吹一吹,我不嫌烫啊?”

  张玉蓉看到陈明东端着碗,刚刚舀了一勺子,她就故意发火起来。

  对不住啊公子如玉!

  你今儿的作用就是给我出气,让我娘安心的!

  得让我娘知道,我还是张家有脾气的嫡女,没人能欺负自己。

  就是自家男人,要打脸的时候也照样挥手!

  不这样我娘家人怎么放心一家人去燕京?

  “哦!”

  陈明东老老实实答应一声,照做。

  只要能安抚妻子一家人,他都照做。

  天底下没有后悔药,要是有,他一准吃了,绝不会在三个月前,故意让张府来接妻子回家继续教教。

  看看张府如此护短架势,妻子估计再回张家一次,怕是真不回来了!

  他就是再生气妻子的时候,也从未想过另娶啊!更何况三个儿子都是妻子亲生的,自己岂能寒他们的心?

  张夫人看着女儿还使能唤陈明东,陈明东不管此刻是不是忍辱负重的在装,眼前都说明了女儿,内心并不想离开陈明东。

  是啊!

  早在陈明东还是童生的时候,女儿就一眼看上他!

  这个女婿的相貌,是叫人无话可说。

  功名也无话可说,唯独他敬重的大嫂,实在是令女儿太难受。

  刚刚外面的陈府大爷不是要给一个说法的么?

  不合离不休妻,那就分家吧!

  哪怕自家出钱给玉蓉他们另外买院子,也要跟陈府大房分家!

  不然女儿以后在那个女人手里还不知道受多少委屈?

  张玉蓉极其理智逼着自己进食,吃了一半的时候李青大夫又来了。

  还真是巧!

  上次他给奶娘留下三天药后再打算去陈府复诊的时候,就听说人家回到张府了。

  张府后来差使人来说,不用复诊,人好了。

  张玉蓉满脸红艳艳的看向张青,手腕顺从的伸出去给他搭脉。

  说真的,现代里她身为一个西医是很敬佩这种能搭脉就看诊的中医大夫的。

  她跟自己爸爸学过一点,愣是云里雾里学不会。

  她爸爸其实是县城医院中医骨科大夫,看跌打损伤倒是专业的,但感觉爸爸看内科够呛。

  李青看了一眼二夫人就急忙收回视线。

  实在是眼前的二夫人美艳的很能魅惑人心。

  “热发出来就好了,二夫人这是郁结散了才导致的发热,这是刚刚吃的粥?”

  搭脉结束,李青松口气,还好没大事。

  想来也是,任谁被娘家关禁闭三个月不见任何人,还得抄书背书,还得被天下人下赌注,也得郁结于心啊!

  张玉蓉一脸的懵逼?

  我郁结于心?

  开什么玩笑?我心大的就差刚刚摁死自己了,我竟然还郁结于心?

  不敢置信的张玉蓉直勾勾的盯着李青大夫眼神。

  你是不是糊弄我?

  我郁结于心?还发热了就好了?你有没有蒙我?

  是不是这边人太多,你不好说实话?

  感觉你给奶娘看病还挺厉害的啊?

  李青被满脸红艳的二夫人直看的微微脸色发红,速度留下一张方子,撒腿就撤退。

  陈明东都看在眼里,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忍下来的。

  妻子如今当着自己面,都这么直直的盯着外男,到底有没有在意过礼教?

  可看看极其护短岳母在场,他只能忍下来。

  这件事等玉蓉病好了,他一定好好说道说道。

  谁家女人直勾勾的盯着男人脸,愣是将一个四十岁老男人看的面红耳赤,仓皇而逃?

  “娘,我赢得钱你们自行处理吧,你带来的三万给我就行了,没想到我一下子就有了三万两,我都不知道怎么花才好哦?”

  张玉蓉见娘一直不肯走,也不再撵出去,干脆尽快办事,结束后自然也要离开的。

  “给你,都给你备案了,放心,这些嫁妆,都是你自己一个人的私房,就是你两个儿子,都不必给他们。

  要记得清楚,你的嫁妆,平时可以贴补家用,但不要贴的干干净净,等你有了女儿,你没钱给她置办嫁妆,就该哭了!”

  这话张夫人当着陈明东的面就说开了!

  原本张玉蓉结婚的时候,也带过来不多的两千两陪嫁,这些年张玉蓉生孩子,陈明东读书考试,这两千两贴补的都没剩多少了,这点张夫人心里有数的很。

  要想让女儿的嫁妆一分钱不花在陈府上也不可能。

  但求女儿别傻的全贴干净了,回头人家还不会感激你!

  “知道了娘,钱我会处理好的,我还能犯傻?恩大成仇的道理,我懂!”

  张玉蓉这么一说,张夫人确实也舒服多了。

  女儿敢当着她男人面这么说,就说明女儿已经领悟透了夫妻之道。

  刚刚结婚时候,夫妻之间蜜里调油,恨不得掏心掏肺,女儿最初不就是这样的?

  现在结婚好些年,孩子都三个了,女儿也知道不能指望男人过一辈子。

  女人要想过得好,过得舒心,第一件事,就是要将男人从自己的心里踢出去。

  不然就一辈子过的憋屈!

  她当初也是这么过来的,现在老了回头看,天下男人都不值得妻子放在心尖上。

  这母女两人对话,呵呵,还真是够直白的!

  陈明东暗暗告诫自己,要忍!

  他一个男人还能跟女人生气?他怕自己不忍下来,下一刻,陈府又要被人看笑话,因为张家人真能再带着张玉蓉回娘家!

  他都怀疑张家,到底是不是以礼传家的?

  感觉张家人都不讲理啊!

  “玉蓉你先靠着,冯氏你再喂玉蓉喝一点温开水,明东,你跟我出来,找你大哥一起谈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