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妻贤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36 五味杂陈

妻贤 南元 2101 2020.08.29 05:25

  陈明东行礼后再次开口:“望能进府,接孩子娘回家!”

  张大人点点头,微微一笑,这才伸出手,亲自做出邀请的姿势,请两人进府接人。

  至此,外面维持秩序的府衙官员们,依旧没有离开,他们接到的指示,是保护张玉蓉回到陈府。

  张玉蓉再次见到梦中自己的男人,探花郎陈明东,明媚的笑起来。

  不管回到陈府要面对什么,她都坦然无惧。

  不仅仅是她跟自己的娘家人全做好了准备,她本人也不惧任何最坏后果,毕竟这只是她的梦而已。

  “玉蓉,我们回家!”

  陈明东五味杂陈,面上已经能控制表情了。

  尽管他已经知道天下通是太子主使设下的赌局,但这件事在最初,终究是因为眼前的妻子,打了自己的脸才引发的。

  “嗯,该回家了!”

  张玉蓉笑着点头回应。

  跟着要一起返回的只有冯妈妈了,冯丹丹被张玉蓉留在了张家,将会跟冯丹丹的婆家一家人,跟随张家远行燕京。

  冯丹丹婆家娘家两家人,其实都是张家家生子。

  冯妈妈是不肯留下来的,尽管她母女不知道张家的任何决定,但冯妈妈这个时候最担心的人,只是张玉蓉。

  因为她也听到了张府外面传来的各种辱骂声音。

  以冯妈妈的见识,不管主子完成不完成,只要有输家,就一定有人怨怪自家主子。

  “大哥!您来了!”

  张玉蓉带着冯妈妈,跟着陈明东到了张府正厅,看到了陈明易,自然上前行礼打招呼。

  “嗯,来接你回家,只是你心里要有准备,外面太多人在迁怒于你。

  这一次回家的路上,虽然有官兵护送我们回家,但是,不堪入耳的声音,肯定是躲不了的。

  你害怕么?”

  陈明易面容温和,看向张玉蓉的眼神,带着信任鼓励。

  其实张玉蓉能从她的院子里出来,就说明了问题,她已经准备好了。

  “嗯,害怕,不过我知道,大哥会保护我,爹,不能让外面官兵等久了,我回家了!”

  张玉蓉依旧是满脸的笑意,不论是对着大伯子还是对着自家爹娘亲人。

  “嗯,去吧,好好过日子,做好一个母亲的责任!”

  张大人当着陈家两兄弟这么说,也在提醒二位,他的女儿是陈家仅有三个男孩的母亲。

  “玉蓉,娘跟你两个哥哥不送你了,好好过日子,好好教导好孩子!”

  张玉蓉的娘眼红红的,泪水在眼里打转,却忍着不敢落下。

  她知道女儿这一别,她们母女将各自要面对什么!

  “玉蓉,大哥知道你是最好的,大哥信任你能做的更好!信任你能在任何人时候保护好你自己!”

  大哥张玉坤的眼神也是红红的,他是钦佩这个妹妹的,他甚至换位思考过,今天妹妹的处境换成是自己,自己真做不到妹妹这样的云淡风轻。

  “玉蓉,二哥佩服你!二哥,二哥真佩服你!”

  二哥张玉安觉得自己唯一能对妹妹说的,就是佩服了!

  真的太难太难了!

  但妹妹却笑的如此明媚,这样的举重若轻,他身为男儿也不如!

  张玉蓉看着这样的亲人,忽然间心酸难受。

  一时冲动,上去就抱了抱母亲,转而抱了抱父亲,在父亲错愕的眼神里,瞬间又去抱了大哥二哥两人。

  正厅的张家几个亲人,张玉蓉挨个的拥抱,让陈明东两兄弟既震惊,又有些心酸。

  “爹,娘,大哥,二哥,还请多多保重!”

  张玉蓉对亲人深深一弯腰,行礼后,不再回头的就离开了张府。

  果然张府外面被包围了无数人。

  太子果然没有食言,安排府衙给张玉蓉回陈府保驾护航。

  即便这样保驾护航,张玉蓉的身上还是被砸了鸡蛋菜叶,甚至连陈明东两兄弟的身上也一样的被输红眼的人袭击了。

  随后连候命的官兵都出动了,开始了抓捕。

  一路上铺天盖地的辱骂,一直从张府延续到陈府。

  而陈府向来是清减底薄的,他们家出门基本上都是步行,甚至连大早上上朝都是步行。

  好在当初皇上体恤状元,赏赐的陈府在皇城中心。

  而张府作为百年世家,其在京都的府邸,自然也在皇城中心。

  两家步行距离不长,二十分钟。

  但就这二十分钟,张玉蓉像是过了一年那么久。

  尽管太清楚这是个梦,还是自己潜意识捏造出来的梦境。

  但梦境里面自己的感受力,实在是太清楚了。

  东西砸在身上是真疼,浑身被砸的湿哒哒的也是真难受,无数人的辱骂她完全可以漠视。

  但她还听到了太多人的哭泣。

  “天杀的,娘打死你这个孽畜,让你不要下注,让你不要鬼迷心窍,你不听,你不听啊!”

  “娘,不怪我,怪张府欺人太甚,崔大儒都开口说,这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谁都不知道张府会这么无耻啊!是张府害了我们啊!”

  “爹,爹你不能卖我,你不能啊!”

  “老子不卖你怎么还赌债?你要怪就怪张府,要不是他们不要脸,你就不是卖到妓院的命!”

  “相公,相公,你怎么啦?你快醒醒,快醒醒,谁来救救我相公,我相公是举人老爷啊!”

  “爹,爹你不能死,爹,儿求你不能死啊!”

  “儿啊,你爹是被张玉蓉那个贱货害死的,你要记住这个仇啊!”

  诸如此类的辱骂对话,一路上,张玉蓉听到太多。

  赌徒是该死,死绝了都是活该!

  但被赌徒牵连的亲人,却是无辜的。

  所以这一刻,天下通的作局阴谋,张玉蓉不耻!

  哪怕太子,太孙打着尽孝,打着为了百姓大义的道德旗帜,她张玉蓉也极其不耻!

  在这些人眼里,这些被赌徒祸害的百姓们,也只是他们眼里为了大义可以牺牲的小节。

  连自己,包括张府,陈府在内,都是可以牺牲的小节。

  所以此等阴谋,她张玉蓉绝对不耻!

  陈明易一路走,一路稍稍站在最前面,希望给弟弟弟妹挡一挡。

  他一个男人遭遇这些,都有些不是滋味,但余光瞥到弟妹的时候,陈明易发现弟妹的神情沉稳,眼神坚定。

  比起羞愧稍稍低头的弟弟,弟妹的大气坚强,实在令他无语。

  本该大气坚强的是弟弟啊!

  果然家族底蕴,并非一朝一夕可以积攒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