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妻贤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22 徒劳无功

妻贤 南元 2062 2020.08.15 05:12

  陈家大爷二爷这一大家子,磨蹭到最后,还是徒劳无功。

  人家张大人夫妻两,一个一个的满脸义正言辞,不将女儿教导好,绝不放出去祸祸。

  陈明东临走找机会拽了二舅子张玉安到一边:“二舅哥,能不能想办法让我见一见玉蓉?拜托了!小弟我这两天艰难度日啊!”

  “妹夫,不是我不帮你,我跟你说实话吧,我妹妹一回家,就被我爹娘关起来了,诺,就在那边的小院子里面。

  不准任何人探视,还得在里面读很多很多的书,像妇德,史记,四书五经,算术,礼仪,养生方面的都有。

  我娘跟我们说,妹妹这一回不死也要脱一次皮了,光是我爹要她手抄的礼仪养生,就有厚厚的十几本。

  另外史记熟记,妇德背诵,算术掌握,连四书五经都要熟悉,我爹这是要培养妹妹速成举人啊!

  三个月,三个月要学五六十本厚厚的书!

  我们张家人哪个要去看妹妹,就得陪着跟妹妹一起学这么多。

  你可以想象,妹妹门前有多清净!”

  陈明东顿时一脸的不可思议?

  还能这样?

  不可能吧?

  五六十本厚厚的书,三个月做到张大人说的,神啊!

  这要换成他也做不到三个月掌握这么多,更何况还得抄十几本厚厚的礼仪跟养生啊!

  “这怎么可能做得到?完全不可能的事,这三个月后怎么办?是不是还要关着玉蓉啊?”

  陈明东这会半是试探,半是质疑了。

  “我估计三个月放人是要放人的,但是这三个月的日子,妹妹那边绝对不好过,我爹说了他会隔三差五的去考校考校。

  妹夫啊,不是我说你,你真是干的好事啊,我妹妹从小也是精心教养的,嫁给你还一口气生了三儿子,你怎么就看不惯我妹妹呢?

  我跟你说实话,今天我遇上下朝的老威远侯了,你猜他怎么着?

  他竟然主动跟我一个小辈问候,最后拐弯抹角的问了玉蓉如何?

  你说他是什么意思?我寻思我们张家跟威远侯府也没有这么亲近吧?你帮我分析分析他什么意思?”

  张玉安勾搭着妹夫陈明东的肩膀,压低声音的说着。

  看似一副跟你一个立场的态度,可事实上还是在威胁对方。

  别不将我妹妹放眼里,你不稀罕,老威远侯可瞄上了呢!

  人家就等我妹妹什么时候离了陈府呢!

  陈明东瞬间脸色发黑,一扭头,什么话也不说的走人了!

  想打人!

  可也知道不能打这个二舅哥,不然事态会更加严重。

  悔不当初啊!

  回到陈府的陈明东跟着大哥到了前院书房。

  “嗯,威远侯今天确实跟你二舅哥说了一炷香时间的话,不论人家有没有想法,你能做的也只有一件事,山不就我,我就山。

  今晚你好好休息好,明天你再去张家,不要脸也要闯入玉蓉的院子。

  既然张大人在玉蓉门口张贴训诫告示,任何人探视就跟玉蓉一起学习三个月。

  你就去争取这个机会,陪着玉蓉一起在张家学习三个月吧!

  至于上朝,张大人会放你走人的,不过下朝你还得继续去陪着玉蓉学习,你要用实际行动表明陈家的态度!

  更要用这三个月,彻底赢得玉蓉对你的心!

  教你一个不可以外传的招,玉蓉不可能完成这么多,你得帮着作弊,帮她抄写,帮她理顺史记,帮她把四书五经画上重点,这些对你来说,应该不是事!

  另外算术上面,不用你教,张家以书传家,这方面玉蓉是不会有问题的,但是你也要找机会跟玉蓉多交谈。

  她会的算术,你一定不会,让她有地方嘲笑你,你能逗乐她,也就成了,懂了?”

  陈明易说完这段话,陈明东一脸的不可思议?

  陈明易看着傻弟弟一脸的不敢置信,不得不耐着性子教导。

  父亲走的早,教导弟弟的责任只能在自己身上,即便是这种夫妻之道,他也不能由着他撞得头破血流。

  “另外,你应当知道岳家对女婿的禁忌,乡下也许没有这么多讲究,但在京都,尤其是以礼传百年的世家,礼教上你是绝对不能疏忽的。

  这三个月你可以帮玉蓉好好读书,替她共度难关,哄她高兴,让她出气,她怎么高兴你怎么哄都行。

  唯独切记,绝不能在这三个月内破戒,甚至有了子嗣,这对张家来说无疑是当众打脸,你记着了?”

  陈明易为了教唯一的弟弟,确实是担负了父亲一样的角色。

  感受到大哥的殷切之情,陈明东满是羞愧感动。

  “大哥,这一次弟弟一定不负所望,一定会耐着性子,将玉蓉当孩子一样哄着,一定能哄好了回家!”

  陈明易这才点点头:“能这么想就对了,玉蓉的性子其实跟你很相近,都是聪明人,但又都是急脾气。

  你们两个互不想让,自然会撞得头破血流,但只要一方包容,你们之间的相处反而会秉性相投!”

  第二天下午四点的样子,陈明东斗志昂扬的朝张家去了。

  路过京都最闹的茶楼时候,陈明东不由得放慢了脚步。

  原来里面的说书人,正在慷慨激昂的说着探花郎教妻一事。

  “探花郎的颜面,那可是天子门生的颜面,岂能由着区区一个妇道人家打脸?

  张家以礼传家,得知出嫁女犯下如此大错,吓得当天就将女儿接回了张府。

  据张府下人传出消息,张大人对其女做出以下惩罚。

  三个月内关禁闭,不准见任何人,并且完成以下任务:

  其一,背诵妇德。

  其二,熟记史记。

  其三,通读四书五经,画出其中重点句子,并且熟练运用。

  其四,掌握张家算术。

  以上涉及书籍,据说将近五十本这么厚的书。

  还有呢,张家立足之本的礼仪书籍,还有养生书籍,全部手抄一遍,据说有十几本之多。

  好,说到这,天下通赌坊已经对此开设了赌局。

  赌张家嫡女不能完成跟能完成。

  现在是一比十的赔率,当然一是不能完成,十则是能完成。

  这么多的书,在场的也有秀才举人老爷,小的不才,早上也压了一两银子,赌张家嫡女不能完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