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妻贤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56 怨恨

妻贤 南元 2079 2020.09.17 05:47

  “叔叔,你答应吧?呜呜呜!”

  陈世敏也上前哭着求叔叔,不要去北方,她也跟奶奶爹娘他们一样,害怕叔叔回不来了啊!

  呜呜呜!

  这边哭闹的声音,都传到还在借口养病的后面张玉蓉的耳朵里。

  “二夫人,要不要去看看?”奶娘不放心的问问。

  “不看,我目前还在自我隔离期间,不出这个门,没看他们连孩子都不放回来吗?

  他们一家人都这个意思,让我一个人好好在自己的地方养着。

  我忽然间跑出去见他们一家子,回头谁头疼脑热的一准咬定是我过的病气,我才不去!

  我这一天,连吃的喝的,都是我们在后面自己用小灶烧的米粥面条,不掺乎!”

  今天一大早曹卫隽恨极了张玉蓉支持陈明东北去,自然不可能照顾她吃喝,饿着她才解气呢!

  而婆婆一向不管家事,更是一整天都想着怎么阻拦儿子,自然想不到张玉蓉的事。

  而想到张玉蓉的时候,婆婆也是带着怨恨的,怨恨她不该支持儿子去北边打仗。

  “好,儿子答应娘,不提这件事了!”

  陈明东被一家人逼着开口答应了,但答应之后,就擦着眼泪,大步离开这里,去了三进自己的院子。

  “回来了啊?奶娘你先出去吧,没事你早点歇着暖和暖和,反正我晚饭也吃饱了!”

  张玉蓉看到梦中男人眼红红的回来,低着头就不吱声的坐在一边,还背着自己跟奶娘,便让奶娘先回去,省的奶娘也尴尬。

  “二夫人,大夫说了你还得好好休息,万事不能再操心?”

  奶娘婉转提醒自家夫人,今天情况不妙,没事早点睡觉,万万别干对二爷火上浇油的事。

  “知道了奶娘,去吧!”张玉蓉笑笑,对着奶娘挥挥手。

  等奶娘走了之后,张玉蓉这才转到梦中男人面前。

  “是不是鸿鹄之志被全家人阻拦了?娘逼你答应了?”

  张玉蓉虽然没有听清楚二进院子里哭闹的具体内容,但从眼前男人的神态上,也看得出来,他被打回原形,正满心憋愤呢!

  “玉蓉,你帮我想想,有什么办法不需要我开口,皇上就下旨让我去北方的?”

  病急乱投医,说的就是这样子人!

  虽然陈明东也知道后宅不能干政,但他家的后宅,眼光厉害呢,连大哥都说她看的比自己更远。

  而眼下全家也只有玉蓉一个人支持自己了,自己没办法之下,也只能请玉蓉帮忙想办法了。

  谁让她是天下闻名的大才女呢!

  再想想,要不是她背着天下第一大才女的名声,自己也不会被全天下的读书人耻笑鄙夷孤立!

  心塞不已!

  “办法当然有,而且非常好办成,说不定明天就能得偿所愿。

  不过,你当真铁了心要去北方?万一真死在外面了,你死前会不会后悔今天的冲动?”

  张玉蓉云淡风轻的问着,她是真没有太在意这货的生死。

  这是梦,她太清楚不过了!

  谁死不死的,她真没有多少波澜,梦中剧中的爹娘家人,倒是能稍微影响一些她的心情,但依旧不能令她真正认真起来。

  就是撺掇爹娘一家人去燕京,也是根据现实历史给梦中家人指的路。

  眼前自家男人,呵呵,他要去的北方,可不一定是燕王的老巢燕京?

  回头被安放在任何北方城市,可真就不一定是死是活了!

  “我不会后悔,你快说有什么办法?”

  陈明东忽然间两眼亮了,双手也激动的忽然抓住张玉蓉的手。

  被这一双闪亮的眼睛依赖的看着,张玉蓉忽然间有些明白了他大哥大嫂保护他的心。

  眼前的男人啊,虽然生了三个儿子了,但依旧保持着赤子之心。

  当然这种人闹脾气的时候,也蛮头疼的,孩子气啊!

  “晚上写一篇极其华丽的文章,就用读书人的身份写,极尽高调的站在道德的高度,忧国忧民。

  尤其是对受灾最重的北方将士跟百姓,表达出你读书人恨不能亲去安抚,鼓励,甚至陪他们一起共克时艰的意愿。

  最后一段,要沉重惋惜你还在翰林见习,虽然身不能去最苦最难的北方,但你的心与之同在!

  就是这些意思,尽量表现出来你极其高尚的道德情操,忧国忧民的大义。

  我估计你的文章翰林那些人看了,绝对会让你代表朝廷读书人前往北方,身体力行的去支援灾区,战区。

  然后很快朝廷官员们也都知道了你的赤子之心,一定会同心同德运作让你赴北的事。

  当滚滚潮流势不可挡的时候,别说你大哥,就是皇上都阻挡不了你去北方的意愿。

  这就叫做借力!虽然借的是你对手的力,但能办成事,不就如愿以偿了?”

  张玉蓉都不用问任何人,也知道陈明东会被翰林乃至朝廷官员们孤立唾弃。

  谁让太子设局坑了那么多皇亲国戚,达官贵人呢?

  哪一个输了钱的人,不想弄死张家,不想弄死她?

  如今太子强势护着张家,护着她,那陈明东在那个群体里面,还能得好?

  谁让陈明东的妻子,就是得了天下第一才女名声的张玉蓉,她自己呢!

  暂且摁不死自己,能借机摁死自己的男人,他们也会不遗余力。

  关键是自己的男人,主动递出了一把刀,这些人岂能放过?

  这个时候就是太子想护也只能喟叹一声,此猪队友,自寻死路活该!

  陈明东呆愣了好一会,脑子里在捋着这段话,最后两眼更亮起来。

  “玉蓉,你真聪明!啵!”

  张玉蓉忽然间被梦中男人偷袭脸颊,瞬间呆滞。

  她这边还在发呆呢,那边陈明东就喜滋滋的跑去写文章了。

  感觉似乎就有些温热,属于物理接触的感觉,也就这个样子了。

  张玉蓉回过神后,摇头笑笑,不再纠结这个偷袭的蜻蜓点水了。

  果不其然,当陈明东如此高调华丽忧国忧民的文章一出来,就被他翰林的同事们,一秒不耽搁的炒作到了朝廷上。

  还真如张玉蓉预测的那样,可以说,朝堂上,除了张玉蓉爹,陈明东亲哥哥,其余官员,有一个算一个,所有上朝的官员皇亲国戚,全都慷慨陈词,恳请皇上成全探花郎的一片赤忱之心!

  

举报

作者感言

南元

南元

感谢水寒笙的打赏,也感谢亲们的票票支持,谢谢哦!

2020-09-17 05:47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