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妻贤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32 强势

妻贤 南元 2056 2020.08.25 05:41

  “主任,脐带脱垂不能顺产吗?是不是一定要剖宫产?”

  尽管她已经获知自己目前脐带脱垂了,但她听到胎心监护上传来的孩子心跳声,是正常的频率,跳的也一直那么响。

  “是,必须要剖宫产,而且必须尽快,否则耽误下去,情况只会越来越严重,你也签个字,同意手术!”

  张玉蓉完全是强势的就让产妇签字手术。

  这个时候没人有时间跟患者及家属,做任何细致的解释,什么手术风险啊,麻醉意外啊,孩子有可能会抢救啊,这些细致的各条风险,都来不及说了。

  指着签字地方,让签几个字就手术。

  要快,再快。

  在如此不容置疑的安排下,五分钟后,孩子剖宫产出生了。

  很好,孩子评分十分,哭得很大声,是个女孩,重3000克。

  总算母女平安,张玉蓉松口气,没想到,自己还能遇上人生中的第二例脐带脱垂。

  好在这一例发现的早,孩子看着很好。

  上一个自己遇上的脐带脱垂病例,还是在住院医师的时候,那个时候自己只有打下手的份。

  只是那一例是在送医院途中发生的脐带脱垂,送来的时候,虽然还有胎心,虽然也尽快做了手术,但那个孩子在新生儿科监护了三天还是没了。

  不管怎么说,今天张玉蓉还是挺高兴的。

  可到了晚上进入梦中剧后,她期待的最后两天的轻松没有到来。

  “既然你将这些书都背透了,这十几本书对你来说,应该也不是任何问题!

  毕竟都是你从前喜欢的琴棋书画,爹就怕你丢的时间太长了,有空就看看,再练练琴,画上几笔!

  至于这几本棋谱,你看一遍,能记得的尽量记得,爹相信你行!”

  张大人一边将自己挑选的书,带来的琴,棋盘,颜料放下,一边说出这番话来。

  张玉蓉满脸的不敢置信?

  我去!

  张大人你真是我亲爹?

  您怕我不能上知天文下知地理,通晓中华五千年吧?

  还是您打算拆散了我的婚姻,将我培养成绝代皇后?

  “看着爹干嘛?爹吃的盐比你吃的饭多,爹这叫未雨绸缪,两天后你自然能明白爹的苦心!好好学习,不会错的,爹还能害了你不成?”

  张大人一脸嫌弃的看着女儿,为她好,知不知道!

  “爹,您现在是不是特后悔将我生成了女儿?”

  张玉蓉一脸嗤之以鼻的瞪向自己的梦中爹!

  “不,生个你这样的女儿,爹一样用心栽培,我们张家可没有那些重男轻女的思想。

  女儿培养的好,不比男儿差,看,这一回能光宗耀祖的,不就是爹培养的女儿么?”

  呵呵。

  张玉蓉看到梦中爹如此得瑟,竟无言以对。

  两父女今天心情都不错,互相怼了也只是因为心情好。

  就在第二天,也就是满三个月的最后一个白天的时候,张大人被太子请去了东宫。

  下午三点,张大人回来后脸色发黑。

  简直欺人太甚!

  太子先是跟自己转悠在今年冬季要发生的雪灾上面。

  线埋伏完,太子询问他玉蓉能不能完成的时候,他起初也只是以为太子作为天下通的背后东家,撑不住的跟自己试探试探的。

  谁知道太子竟然不要脸的直接开口让自己放水,对外宣布玉蓉顺利完成了。

  还说即便他这么宣布完成了,会有人质疑甚至不忿,这些也全交给他来镇压下去。

  他需要天下通的银子赈灾?

  你需要银子就侮辱我的女儿?

  不仅仅侮辱我女儿的才华,竟然还逼迫自己,替女儿将九十万所得捐赠一半?

  他可真敢撕了脸皮啊?

  原本女儿就可以凭真本事赢下赌局,被太子这么弄的,就跟真的放水一样!

  原本打算好的捐赠钱给朝廷,结果被太子逼的,不捐也得捐。

  太子还自以为给了张家补偿,留下了四十五万巨款银子,这算什么?

  你不要脸我还要脸呢?需要跟你暗箱操作,同流合污么?

  这么侮辱自己的女儿,侮辱他张家门楣?

  但张大人并非不明白其中凶险,太子虽然不是皇上,但他一个临死之人,说的意思,别说他本人,就是皇上也绝对会不允许任何异议的。

  张大人深深缓了缓自己的心情,还得去好好安抚住女儿。

  女儿为了这一次的豪赌,付出多少,自己最为清楚。

  她是奔着震慑所有人去的,可现在却不得不委屈女儿,但愿她能明白这波涛汹涌的朝廷。

  “爹?”

  张玉蓉微微一笑,爹到这个最后时刻了,居然还能保持一本正经的状态,自己的实力,旁人不清楚,爹还能不清楚?

  张大人挥挥手,撵走了伺候一旁的冯妈妈母女,书房里只留下的父女两个人。

  “玉蓉,今天太子召见了我,先说了即将雪灾的大事,然后直接点破了天下通的赌局。

  他直面上的意思,让我放水对外渲染你顺利完成,如果有人质疑,他镇压下去。

  并且他让你挣的九十万两白银,捐赠一半给朝廷赈灾,在他的意思里,他故意放水给你挣的这笔巨款,能给你留一半,已经弥补对你名声的亏欠了!”

  张大人不徐不疾的对着女儿说出这些话,哪怕再难受再愤怒,张大人也不能将自己的情绪传染给女儿。

  正所谓君心难测!

  若稍有违逆,只怕更是大祸临头!

  张玉蓉呆愣了一小会,脑子里速度消化了这个信息。

  特么的!

  绝壁太子的人,在赔率最高点的时候冲进去了大量银子。只是不知道哪个商人巨富是他的人。

  他倒是个好儿子,也是个好父亲呢!

  临死了拼着不要好名声,也要给自己的父皇解忧,给自己的儿子铺路。

  但特么的你要不要脸?拉着我一个后宅女人作局就不觉得过分?

  阴谋始终是小道,有本事你用阳谋逼的满京都的有钱人心甘情愿给你捐款赈灾才是你的本事!

  “爹,你感觉太孙知道这件事么?包括知道太子会放手让我过关的事么?”

  “应该知道,我从东宫出来的时候,太孙似乎有意偶遇了我,他跟我说了一个典故,其实也就是成大事者不拘小节的意思!”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