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妻贤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25 太天真

妻贤 南元 2054 2020.08.18 05:09

  他很火,火的想烧着自己,还想将眼前女人一起烧着了。

  终究脑海中还有一丝清明,知道自己来的目的,还知道大哥对自己的殷切期盼。

  内心深处,也明白张玉蓉这么鄙夷自己,有两分道理。

  确实,自己在大哥的庇护下,活的太简单了一些。

  在自己下注的时候,竟然没有想到张玉蓉想到的?谁在对付自家?

  “克制了?克制好了你自己,就回家跟大哥谈谈去吧,不必谈我,多谈谈京都各个势力。

  陈家可以做皇上的孤臣,但却不能活的太天真!

  即便被人欺负了暂时没有机会还回去,起码也不能糊里糊涂的,连被什么人欺负了都不知道!”

  张玉蓉见陈明东终于克制了自己怒火,倒也不再刺激他,骂他了!

  若非陈明东生死关乎自家三个儿子生死,她是不会这么在乎他生死的。

  古代最讲究的就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更何况是这种至亲的父子关系?

  他为官要是出错,三儿子再无辜都能被连累,甚至严重的真的会被灭门!

  大明朝灭门的家族,简直不要太多。

  梦里的大明朝,开国皇帝还是朱元璋,可马皇后却没了。

  但太子朱标,太孙朱允文还在,燕王朱棣也在,这几个关键人物都在,你看看,后续这个大明还能不乱?

  这个梦里的大框架,几乎是照着现代历史中明朝来的。

  但也不是完全照着来,还是有出入的。

  估计是自己的潜意识有意这么捏造的梦境,要不然哪会跟明朝这么像?

  “确实玉蓉说的很对,明东你还是回去吧,跟你大哥好好说说,至于玉蓉这边,我会督促她好好学习的。

  至于能不能完成,我并不太在意结果,当然,你今天下注了一两银子,若是想赢,我倒也能允许你每天下朝过来,给玉蓉补补课。

  就这样吧,你今晚先回去,我今晚先考校考校玉蓉,即便完不成任务,至少也要完成个三五成吧!”

  张大人在陈明东强行闯入女儿院子的时候,就有意转悠到院墙边上了。

  听了里面的声音,张大人忍不住为女儿骄傲。

  看看自己教导出来的女儿,比状元教导出来的探花还厉害,一眼就看出来有人设局在对付自家呢!

  正如玉蓉说的,被人欺负了哪怕暂时不能还回去,起码也得知道是被谁欺负了!

  这才是我张家的教育,一般人家学不来的!

  陈明东对着自己老丈人深深一鞠躬,他不是真正的蠢人,就是这么多年被大哥光环庇护的活的简单了一些。

  接连被张玉蓉父女两人点醒,他要是再不知道有人在设局陷害他们,就是真的愚不可及了。

  那边陈明易正在绷着脸,听着自己妻子,条理分明的在说着茶楼,赌局,乃至威远侯世子下注的事。

  “大爷,玉蓉这个性子,我实在是担心的很。我们陈家这一回,不得不承认是被她抹黑了。

  不说她不该打明东的脸,她生气打了就打了吧,但我们三番几次去接她,她依旧不肯回来,这其中,到底是什么意思,我都拿不准了。”

  曹卫隽即便被陈明易这两天点醒过几回,甚至家庭会议都开了。

  但是她依旧不可能真正对陷害过她的弟妹,有什么好感。

  哪怕过继了张玉蓉的大儿子,她也没觉得欠着对方。

  因为从细了算的话,她张玉蓉的探花郎丈夫,都是自己丈夫养活大,培养出来的呢!

  所以她不欠二房的,二房过继给自己儿子,算得上是父债子还!天经地义!

  陈明易真心觉得自己挺失败的,眼前的妻子,自己也用心教导过。

  但看起来并没有什么效果。

  她在老师家什么样,到自家来还是什么样,并未真正开拓眼界,提高修养。

  总喜欢端着自己,恨不得自己站在了道德的前面,入了她眼的,都是好的,她也会维护。

  不入她眼的,她就没办法不针对。

  现在是外面人抄刀子要捅自家人了,她还有心思,说话间给自家人捅刀子。这是嫌外面人的刀子不够快,她帮人家补一补刀么?

  就在陈明易黑着脸,什么话都不想说的时候,陈明东从张家赶回来了。

  “明东?你怎么回来了?是不是张家人又没给你脸面了?”

  曹卫隽一看到黑着脸回来的小叔子,就直接怪上了张玉蓉一家人。

  这都几回不给自家人面子了?

  “大嫂,是岳丈让我回来找大哥的,大哥,天下通背后是什么人?为什么针对我们家?”

  陈明易忽然间眼睛一亮,弟弟能站在这个立场思考问题,进步了啊!

  “跟大哥说说,你怎么想到天下通背后人的意图的,大哥还以为你知道这个消息,会跑去再气玉蓉呢!”

  “我,我本来是挺生气的,我去张家路上遇上了大舅哥二舅哥,他们两人一起出来下注一两银子支持玉蓉能完成的。

  大舅哥借了一两给我也下了注,谁知道还没有走远,就听到有人传,威远侯世子下注了一百两支持玉蓉完成任务。

  玉蓉还是听我说才知道天下通设赌局的事,当时她就这么问我,谁在设局欺负我们家了?

  大哥,我是不是挺傻的,还不如玉蓉脑子想的快,被她看不起了!”

  陈明易看着忽然间有些颓废的弟弟,忍不住上前轻抚他的头,这种动作还是弟弟小时候他会做的。

  这个弟弟啊,从小是被自己当成儿子养大的。

  一直担心他心思单纯,今天倒是长心眼了!

  哪怕是被她娘子教导的长进了,也是好事。

  “不,你一直很聪明,探花郎怎么会有蠢的呢!你只是内心太干净了,还看不到世俗的黑暗。

  张家历经百年不倒,这方面的家族积累不是我们这样人家可以比拟的。

  虽然我们底子薄,但我们只要肯学习,愿意多思考,我们陈家有一天也会成为百年世家,乃至千年世家。

  你跟我去书房,我跟你说说朝堂上的事吧!

  卫隽,你去看看三个孩子安顿好了没有,不必等我回去,今晚我可能会跟弟弟谈的很晚。到时候我可能会跟弟弟在前院睡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