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妻贤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31 气死了

妻贤 南元 2094 2020.08.24 05:34

  太孙满心酸痛,父王至死都为了大明,为了自己,甚至于连他的名声都不顾了。

  皇上这几天的心情极差,身边人都胆战心惊的。

  这个逆子,大明朝轮得到他来操心银子么?

  他不要脸朕也不要脸么?

  气死了!

  简直气死了!

  回头张家万一来个抵死不从,就是不顺着那个逆子的意思来,我看他最后怎么收场?

  到时候怕是连东宫都赔个底朝天吧?

  回头还要自己这个皇上给东宫赈灾!他可真给朕涨脸啊!

  这一次要不是外面闹的这么大,自己还不知道天下通竟然是亲儿子太子的聚财之处?

  他要不是要死了,自己不打死这个逆子!

  皇上忽然间想到这个儿子的身体,瞬间的愤怒又变成了深深的心痛。

  陈明易这几天总感受到皇上暗暗略过自己的目光,心里一动不动。

  不管外面如何,他陈家秉持清廉为官,勤俭持家,也不掺乎赌局。

  至于弟弟下注一两银子的事,天下人都知道那只是弟弟表明支持他自己妻子的态度而已。

  看皇上的神态,以及太孙对自己的歉疚目光,想来也都知道是太子主导了天下通的赌局。

  不管太子初衷如何,他一个高高在上的太子,将一个后宅妇人推上这样的风口浪尖,便是他的不仁。

  好在这几天弟弟很听话,每天只认真进翰林,任凭外人怎么跟他旁敲侧击,甚至直接嘲讽,他也能忍下来。

  弟弟一天天的在进步,他很欣慰。

  原本他还想让没有吃过太多苦的弟弟,外放到北方的苦寒之地。

  但既然雪灾将至,兵祸要来,苦寒的北方就不适合弟弟外放了。

  倒不是怕他受苦,而是怕兵祸起来,北方最先受累。

  三个月后看弟妹出张府后,看输赢再做定夺吧!

  对一般人来说,三个月时间不长不短。

  可对张玉蓉来说,这三个月她过得简直欲仙欲死。

  她的三个月,事实上等于旁人的六个月。

  她都麻木了,她的梦中剧,竟然一晚上不落的连续追三个月!

  三个月的白天里,她在医院忙成了狗,最近进入了生育高峰期,关键有问题的患者比例还大幅增加了。

  她三个月里面的投诉都比往年同期翻倍了,你说忙不忙?

  可更苦逼的还是每一天晚上追的梦中剧,她是真的天天的背书抄书,苦逼到想醒都醒不来的程度。

  她都佩服梦中的自己,怎么做到将这些古书都背诵下来,理解意义的?

  梦中的三个月禁闭期限,还有两个晚上就出关了。

  自己在梦中竟然还能提前两天完成全部任务,甚至于到了白天自己醒来,这些梦中记忆的内容,依旧记住。

  呵呵,记得这些东西,对自己上班有个屁用!就是用古文怼人,也只是自己自娱自乐。

  “2床为什么吸氧?”

  下午两点张玉蓉带着自己的几个下级医生进了产房。

  今天下午她有时间,想看自己的下级们,在自然分娩的判断处理上,有没有需要提高的地方。

  下级医生正在给另一个患者做问询的时候,张玉蓉忽然间注意到驻扎产房的主治医生,给自己床上的一个产妇开了吸氧,便扭头关注起来。

  “张主任,是这样的,二十分钟前,2床的胎心监护显示稍稍有一点点的减速。

  这个人是早上八点静滴的催产素,八点三十发动的宫缩,十点开始宫缩规律,间隔三分钟一次宫缩,持续三十五秒。

  十一点三十的时候,她破水了,羊水清的,当时我给她做了检查,她宫口未开,但宫颈管已经软化展平。

  她的胎心从催产开始一直是正常的。就是二十分钟前她的胎心监护显示稍稍有点减速,减速的幅度也不大。

  她的胎心基线在135的样子,主任你看她这几次宫缩期间的减速,最低值基本上在120的样子,还是在胎心正常值范围内。

  我十分钟前给她改变了体位,抬高臀部并侧卧,观察十分钟发现无效,还是跟之前一样的有稍稍的早减,所以想再给她吸氧半小时观察看看?

  另外我已经将静滴的催产素停了,换成了空水,目前患者的宫缩,是她自己的宫缩。”

  驻扎产房的主治医生,捧着病例就跟张主任回报起来。

  张玉蓉看了看胎心监护图,这种图很少见,正常脐带受压,或者孩子缺氧的话,减速必定是有一定幅度的。

  这种像是有一点点的小刺激,但却一直持续存在。

  “赵茜茜,你去给2床再次做个内检,重点看看孩子头的四周上面,有没有脐带或者是胎盘组织!”

  张玉蓉带赵茜茜很长时间了,是从主治开始就带教过她的,后来她升副主任后当组长,将升了主治的赵茜茜要了过来。

  对赵茜茜,张玉蓉是很有信心的。

  赵茜茜当即带了无菌手套,消毒后给2床做了内检。

  “主任,脐带就在孩子头的下方,距离宫颈口不到半公分距离,可以触及到动脉搏动。

  目前宫颈口开一公分。头在负2的位置。主任,胎头并不容易向上推动。”

  赵茜茜脸色已经发白了。

  说实话脐带脱垂这种病例,其实特别罕见的,她从医这么多年,还只是从书本上见识这种病。

  今天,竟然给她亲自查出来一个隐形的脐带脱垂,虽然还没有典型的脱垂到产道外面来,但这种情况,也只能尽快剖宫产了。

  “尽量向上推胎头,你,去联系家属签字,准备马上剖宫产。

  另外通知下去就在产房急诊剖宫产,五分钟内全部完成!”

  张玉蓉听到赵茜茜回禀,一边做出决断,一边自己戴上手套,确定一下。

  基本上她是能确定赵茜茜不会错的,但还是要看一下。

  换手的时候注意保持体位,避免加重病情。亲自检查后还是确定,赵茜茜没有判断失误。

  现在她的手必须向上推抬胎头,减轻脐带受压状态。同时防止脐带完全脱垂出来。

  初产妇宫口开一公分,发生脐带脱垂,即便现在胎心还能撑得住,但也要快速剖宫产取出胎儿。

  2床的初产妇一下子就脸色煞白了!

  她看到自己的管床主任,张主任,完全不征询自己的意思,就直接替自己决定剖宫产,她觉得很憋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