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妻贤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33 荣耀

妻贤 南元 2082 2020.08.26 05:22

  张大人这一刻内心是感动的,这个女儿啊,在听到这件事的第一反应,根本不是一般妇人关注的名声问题,而是太孙这个重要皇储的态度。

  确实太可惜了,这个女儿若是儿子,将来必然能成为一族之长,带领张家继续维持百年世家的荣耀。

  “果然,道不同不相为谋!阴谋之所以是阴谋,就是不能上台面的意思。

  如果他们使用的是阳谋,我还能佩服他们,但现在,我没办法没有内心想法。”

  张玉蓉忽然笑起来!

  自己的这个梦境哦,基本上大框架还是照着现代历史中的明朝来的。

  看自己在潜意识里,还是将太子太孙这一支的人,打入了失败者的宿命中,所以他们才会遇上事件的时候,会使用不与他们身份匹配的阴谋。

  如此,梦中的爹娘家人啊,她还得给他们安排安排新的出路哦!

  “你有什么想法?”

  张大人有些苦笑,其实他也有不满的想法,但却只能顺眼太子的意思,全额顺从。

  连女儿真实完成任务的话,他知道都不能说,否则是打脸太子。

  他要恩赐你过,你便得感恩太子的恩赐,而不是跟太子说,我女儿是凭真本事过关的!

  “他的意思,我很明白,他要恩赐我们,还要拖着我们进舆论的漩涡,背负无数人的骂名。

  还留给了太孙将来拉我们出漩涡的机会,所以,不论是胡萝卜,还是棍棒,我们都只能感恩戴德的受着。

  但是,很多时候,人算不如天算。

  爹,你觉得,百年世家跟千年世家有何区别?”

  张玉蓉娓娓道来,半点没有受到委屈的态度,完全是一副就事论事的架势。

  “此话怎讲?”

  张大人两眼忽然间灼热,女儿的意义,他瞬间明白。但他想知道女儿究竟看上谁了?

  “真正不倒的千年世家,都是通过不断的分支再分支,甚至可以做到三个亲兄弟,分属不同阵营的情况,一如三国的诸葛家族。

  这么做的好处就是,不论哪一个势力最后胜出,这个家族必定继续荣耀下去。

  我们张家虽然以礼传家,看似不会对任何人产生威胁,但我们这样的家族却没有真正的自保之力,不能指望下一个势力,还会跟你这么讲礼。

  事实上任何政权建立的最初,都是粗暴不讲礼的。

  爹,你仔细想想,现如今的这个天下,若到了那一天,谁最有资本最不讲理?”

  张玉蓉通过这三个月跟梦中爹天天接触以来,对爹的政治敏感度还是很敬佩的。

  张大人慢慢的度步起来。

  这件事非同小可,踏错半步就是抄家灭族的下场。

  “爹,其实并不难选择的,甚至可能在明天后,女儿跟爹被无数人唾弃的时候,张家族长爹您的堂兄,我的堂大伯也许就会主动分出你这一支。

  只是出族后的去向,爹可以用女儿剩余所挣的四十五万两跟世人表态,您女儿是真本事,并且为了证明您不是吹的,您可以带着你的这一支去燕京。

  想来这个时候,朝中稍有脑子的人,都知道今年寒冬我们不好过,北方的异族更加不好过。

  燕京便是最靠近北方的城市,您要带资去资助即将要御敌的大明将士。

  您要向世人表明,您不仅仅是礼仪世家的老爷,您也有不能被屈辱的血性!以实际行动对抗世人对爹跟女儿的质疑辱骂!”

  张大人越听眼睛睁的越大,只是依旧不可能凭借女儿的这一番话,就能做出果断选择。

  “这一次,女儿有魄力将白挣的四十五万两扔了,爹,接下来才是我们父女两人真正的豪赌,您敢么?”

  张大人脸色变了又变,盯着女儿如此沉稳的脸,心里不震撼是假的。

  事实上这三个月来,女儿给自己的震撼已经无以加复。

  但今天的震撼,更是令他难以置信。

  甚至这一刻,他没觉得眼前的是自己的女儿,而是自己最依赖的嫡长子!

  “你好好休息吧,现在开始,你什么书也不用看不用背了,明天一早,爹会给你准确的消息!”

  是的,张大人需要好好思量。

  并且要召集夫人,两个嫡子一起思量。

  毕竟这件事,关系全家人的生死存亡。

  假设明天顺着太子的意思,外面人肯定会闹翻天,太子会震慑下去,但依旧不可能堵住悠悠之口。

  被天下人唾骂是必定的,那么张家族长自己的大堂兄,确实有很大可能找借口,分支出去自己这一支。

  即便自己带资去燕京,只要燕王不反,其实去燕京,并无危险。

  异族人虽然会侵犯,但有燕王在,北方是不可能被攻破的。

  但也正因为燕王跟他的兵马厉害,在皇上大行后,燕王还真有可能会成为最不讲理的那个人!

  他所担忧的便是豪赌的胜负问题。

  燕王胜利,他今天过去的张家这一支,自然毫无疑问,会成为新的张家主枝。

  燕王败了,他的这一支基本上难以躲过灭亡的命运,但京都的这一支张家,是不会有太大问题的。

  何去何从?

  “爹,从长远看,我支持妹妹的想法,没哪个家族甘愿做这样的棋子,在上位者,不该对其下使用阴谋。

  若是之前他提前打招呼,我们张家倒也不会忍不下这样的屈辱。”

  张大人的嫡长子张玉坤,思考了之后,郑重开口。

  没人没有脾气,更加没人愿意忍受上位随心所欲给你的屈辱跟所谓恩赐。

  一个家族有底线,一个上位者也应该有不能踩的底线,才能互相尊重。

  显然,自己全家人不在太子的尊重之内。

  “爹,我也愿意赞成妹妹的想法!”

  张大人的嫡次子,也想了之后才做出自己选择。

  虽然难,但没人不愿意顶天立地的站立在世人面前?

  如果屈辱了这一次,其实就是屈辱了一辈子,这便是自家人这辈子都难以洗刷的污名。

  燕王不反,他们举家带巨资支持北方将士,足以表明他们的态度,洗刷他们的污名。

  燕王反,胜利了,燕王为了打击太子太孙,必定会高调的还自家人一个公道。

  燕王反,失败了,他们这一支也算轰轰烈烈的为自己豪赌了一次。

  人活着,谁不是在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