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妻贤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04 公子如玉

妻贤 南元 2006 2020.07.29 06:10

  梦中自己的头上首饰可不止这一支钗子,还有两件自己说不出的金玉首饰,耳朵上也挂着珍珠耳环。

  颈脖子里面还挂着一个温润的属相玉佩,圆盘形的玉佩,属相马是刻在上面的。

  手腕上也没有空着,带着翠绿的翡翠镯子。

  好家伙,自己在现代怕是潜意识里觉得穷的太狠了。

  不然做个梦,这一身的行头,绝对快上百万了。

  就在张玉蓉做梦做到自己全身穿金戴银,壕气冲天的时候,门忽的被推开了。

  只见一个身高一米八几的古装年轻男子,身披金色阳光的度步进来。

  若是忽略他一身的冰霜,张玉蓉当要激动站起来了。

  我草!

  公子如玉!真的是公子如玉呦!

  面如玉,眉如剑,鼻高挺,身形瘦,一身绛色官服,差点晃花了张玉蓉的眼!

  这是梦中的主角么?如此主角,应该撑得起一部大剧吧?

  “为什么?”

  陈明东冷冷的在张玉蓉的一米外站定,俯视着坐在梳妆台圆凳上昂着头看他的妻子。

  从自己娶了她,哪怕并没有话本子说的那般情深意重,但相敬如宾还是有的。

  平日里她时而会暗示自己大嫂管的太过,自己也不曾斥责她半句,看在她为陈家开枝散叶的份上,他几乎都是带着笑,哄着遮掩过去的。

  家和万事兴,这是自己多次暗示她的话,她身为世家嫡女,当比任何人都应该懂这句话的含义。

  没想到她会在今天,趁着中秋节前送礼之际,忽然对大嫂出手,一出手就这么狠毒不给半点退路,她是要大嫂颜面扫地,以后陈家都由她张玉蓉说了算么?

  “什么为什么?”

  张玉蓉被眼前主角颜值所惑,思维微微迟钝,不由自主的顺着他的话问起来为什么。

  问完之后张玉蓉这才醒悟过来,对方怕是知道了今天一大早的事,过来兴师问罪来了!

  特么的,梦到现在还不醒?再继续下去,自己怕是要入戏更深了!

  不能不深啊,梦中的自己颜值如此之高,梦中的自己男人,颜值更高,细想一下,谁不入戏啊?

  有这样的颜值的老公,还能优哉游哉的看热闹么?

  “为什么要设计害大嫂?为什么耍这样阴毒的手段?为什么你到现在还不明白,家和万事兴的道理?

  你告诉我为什么?是看不起大嫂从偏远的别山来的么?还是根本你连我们陈府所有人都看不起?

  所以才会用你京都人的高傲,肆意妄为?你说,你是为了什么这样阴毒朝着自家人下手?”

  陈明东忽然间满身怒火,满脸赤红,一声声的质问,眼神露出恨不得吃了张玉蓉的神态来。

  本以为回来后会看到她惴惴不安,或者满目羞愧,或者是惧怕的样子,但一回来就看到她竟然还有脸对镜自得?

  他简直难以克制自己的怒火,这一次,绝对不能,轻饶了她,不然真的如大嫂说的那样,陈家三代都要危险了。

  有如此阴毒的母亲,让三个儿子如何面对?

  更远的等到她做了婆婆,三个儿媳妇又要如何面对如此阴毒的婆婆?

  一个不如意就下狠手陷害,这样的女人,怎么不会祸害三代?

  “二爷,奴婢有罪,二夫人并不知情,是奴婢设计的,也是奴婢安排的,奴婢无意间听到老夫人跟大夫人说到过继大公子的事,心怀恨意。

  大夫人身为贤妻良母,本该为大爷纳妾生儿子,可她善妒不愿意,却将主意打到二夫人身上。

  二夫人生下三个公子,哪一个不是辛辛苦苦,战战兢兢孕育下来的,怎么忍心过继出去?

  倘若让大公子将来叫二夫人为婶婶,这不是在挖二夫人的心么?”

  奶娘一直是关注着二爷动向的,看到他找自己的主子,就跟在他身后了。

  如今听到二爷如此质问二夫人,奶娘冯妈妈自然就跪到了二爷陈明东的前面来,把一切都担了下来。

  “你给我滚一边去!”

  陈明东正是在怒不可揭的时候,见冯妈妈挡在中间,一怒之下,一脚踹了过去,一下子就将奶娘踹的撞倒在地上,甚至听到头撞地的砰的一声。

  张玉蓉忽然间蹦起来扑向头撞地的奶娘,查看她的伤势,先着地的头皮破了出了一点血,这点血张玉蓉并不担心,真正担心的反而是颅内会不会出血。

  “奶娘,你不要开口说话,听我的,从现在开始,放松下来,一切有我!”

  张玉蓉这一刻忽然间没有了任何的看热闹的状态,甚至连对主角颜值都不再有半点心思了。

  “这件事是我的错,至于为什么的不必追问了,你们该怎么办怎么办,我都接着,即便是休了我,我也没有话说。

  丹丹,出去找个大夫来看看,孩子放下来交给他父亲,不要有任何质疑,听我的快去!”

  张玉蓉一边继续查看奶娘伤势,一边说着自己的态度,甚至在看到冯丹丹抱着两岁儿子站在门口满脸担心张望的时候,连她也吩咐了。

  至于两岁儿子,张玉蓉现在更加顾不上了,梦里的陈明东既然是孩子父亲,那就他自己看护吧!

  “奶娘,告诉我,有没有头昏眼花,恶心想吐的感觉?”

  虽然知道即便发生颅内出血,自己在梦里也束手无策,但条件反射的张玉蓉还是这么询问了。

  “二夫人!呜呜呜!不该的,不应该为奴婢兜着的,奴婢贱命一条,如何值得二夫人这么做啊!

  二爷,真的是奴婢自作主张背着二夫人做的,奴婢万死都不能让主子背负不该背负的罪名。

  二爷,您明察啊!二夫人她无辜的啊!”

  奶娘回神了之后,顾不上头上的撞伤,激动的爬起来别开张玉蓉,再次跪在了陈明东脚边,哭求着认罪。

  “娘,怕怕,娘!”

  丹丹将两岁的世瑞放在二爷腿边,狠心奔出去找大夫了。

  不是她不顾小公子,而是将小公子交给二爷,应该有作用的,二爷看在小公子面上,也要消消火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