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与君再度相逢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花落缘起本生根

与君再度相逢 糯声 3618 2020.02.09 10:20

  平京大庆,街头巷尾尽是来来往往的行人,树梢上挂着各色的花灯,五人行的队伍很快就隐藏在了人群中。

  “皇……妹妹,哥哥先拉着陆姑娘去四处逛逛了。”赵清离望了望赵悲欢,向她示意。

  “兄长,陆姐姐,你们先好生去玩吧,好不容易父亲放我们出门。”赵悲欢把陆妤织的手轻轻搭在赵清离的手上:“我便跟着延意和幼悟一同去逛。”

  赵悲欢望着远去的两人,率先往前走到。三人一同走着,竟是没人开口。

  “还没问妹妹,今日为何突然请旨出宫?”

  “母亲说,她想吃斋记的糯米糍了。我正好出来透透气。”赵悲欢指了指前面转角的斋记。

  赵幼悟明了的点头,“我好久没出宫看烟火了。”

  “今晚有烟火看?”赵悲欢心中自然有些期待。虽然平日装的老成,但毕竟也不过豆蔻年华。

  “妹妹居然期待看烟火?”赵延意扶了扶发髻,转过头去瞧。“每年灯火节,妹妹都及早就问安回宫了,没想到也是个爱凑热闹的。”

  赵悲欢见怪不怪,避重就轻的问:“那姐姐出宫来也是为了凑热闹?”

  “自然不是。”她咳了咳没搭话。倒是她身旁的婢女是个嘴大的主儿:“我们主子才不像觅忧公主一样无事做,公主是出宫来见九公子的。”

  “紫苑!”赵延意显然没想到这婢女会这么在意而出这点小头。

  “姐姐不必害羞,姐姐是被赐婚给九公子的。”赵悲欢理了理手巾。

  赵延意想再说什么,像是想到什么,也不语了。

  “姐姐知道九公子长什么样吗?”赵幼悟见两人别扭了半天儿。

  “自然是不知啊。”紫苑抢着答。赵延意没在意:“的确不知。”她埋头想了想,“紫苑,我们走。”

  赵悲欢没在意她,拉了赵幼悟过来,“姐姐,你也去转悠转悠吧,我去看烟火啦。”

  随后便往人群里走,迈着小步。念卑和涂欢跟在后头,相继往人群里挤。

  “念卑,你先去把糯米糍买好吧,我有涂欢跟着,过时你再来寻我们。”

  “是,小姐。”念卑应了声,挤出了人群。

  赵悲欢瞧着瞧着,便看见前头是灯会最亮堂和热闹的地方,原是放着烟火,有伙计正在点线。赵悲欢拉了后头涂欢的手,小心翼翼的望点线的方向靠近。不知不觉间放了她的手。人潮什么时候把人冲散了也不知道。

  突然的一声,赵悲欢向后踉跄了一下,却撞入了一个结实的胸膛。她连忙转身,没看清人就行了个礼:“对不住,对不住。”然后才抬头看。

  “姑娘不必多礼。”是一个温润如玉的男子,但是却没有那股子书卷气,眉宇间的锋利,深邃的眸子。她不得不承认,这个公子好看得过分了。一身水墨色袍子,也格外引人。

  “公……公子既无事,那我便告辞了。”赵悲欢一时忘了,她来这儿是为了赏烟火的。

  魏砚之仔细的打量着眼前的姑娘,心头竟是莫名的熟悉,扯着嘴角一弯:“姑娘是哪家的?”

  站在一旁的存栎剑都快拿不稳了,因为主子终于开窍了。

  赵悲欢听见这话愣了一下,不由得仔细打量着眼前的这位公子。衣着不凡,侍卫看着也甚懂规矩。她想着,“我是陆丞相家的婢女,今日出来采买罢了,贵人不必挂在心上。”

  幸得今日穿的不招人,不然这谎,是怎么也说不下去了。“贵人请自便。”说完,便匆匆的去寻念卑和涂欢。

  魏砚之看着那人装的老成,却匆忙溜走的样子。像极了记忆深处的那个人。她总是一袭青衣,朝他走来,可是她,不是被他自己害死的吗?

  “九公子,长公主在前面的靠湖船上,得快些过去。”存栎看着自家公子久久迈不动道,便提醒着。

  “我何时说我要去了。”魏砚之恢复了那副冷淡的样子,“这回来南赵,不是为了见不相干的人。”

  “那属下去回了?”

  “嗯。”魏砚之还在原地没有动,也没有再说话,真的好像你,阿姝。

  赵悲欢兜转了两圈,才寻到两个丫头。三人打趣着前行,走了大半条明安道,才看见了赵清离两人。

  两人之间的气氛十分不对,赵悲欢看破不说破,只挽了陆妤织的柔夷,闲散着往北宫门走,马车停在那儿。

  “陆姐姐可有心上人?”

  “觅忧公主一向是沉稳慎重之人,为何如此问?”陆妤织挑起眼来望着她,眼角含着笑,“你一向对这些东西不感兴趣,怎么今日?”

  “陆家姐姐怕是说笑了,哪个女子不好奇这样的闺房事?即便我深思熟虑,但也有想知道的事啊。我是瞧姐姐如今早过出嫁年纪,这样久的不许配,也不定亲,是在等……哪家公子吗?”

  陆妤织低了低头,装作无事状。直到快上马车,她才开口说到:“哪里有什么旁人,只是四年了,他只想着早日登上皇位,却从未考虑过我的感受,也许我只是想他活的随性一点呢?”

  “那姐姐为何不与皇兄说清楚?”

  “公主啊,现在的局势,说清楚了反倒对他不利。父亲利用他,我不舍对他说。他一直以为,一直以为登上皇位就可以娶我。”陆妤织叹了叹气,“下月父亲就要送我入宫,到那时,他就只能弑父了。”

  赵悲欢虽说没猜全他们的意图,但也猜了个七七八八,她停下迈着的步伐:“陆家姐姐,既你与皇兄你情我愿,何不生米煮成熟饭,到时入宫之事,不就没由头了,你与皇兄的亲事不也成了。”

  “公主你说的什么话,竟也不害臊。这种事又怎能随便说?”

  赵悲欢看着脸慢慢变红的陆妤织,忍不住开了口:“情爱之事,若不放开些,又怎能得到你想要的结果呢?父皇的后宫,多姐姐一个不多,说不定还会以姐姐的容貌与身姿,当个宠妃。但于皇兄来说,姐姐是独一无二的。”

  陆妤织听着面前的小姑娘说完,竟还觉得有些道理,眼前的姑娘,不过才十四岁,怎么想的如此通达。她没在说话,两人相继上了马车。马车在中宫门停了下来,陆妤织拉开车帘,转头不自觉紧张的抿了抿嘴:“六皇子,臣女今日听您说,您记挂着家母的手艺,不如翌日晌午,殿下来丞相府一聚。”

  “妤织……陆姑娘说的可是真的?”赵清离早早勒了马。

  “自然。”陆妤织说完这两个字,便拉拢车帘,让车夫走了。

  赵清离还在原地杵着,到时赵悲欢拉开帘子喊了一句,那人才回过神来。赵悲欢见自家哥哥清醒了,就又坐回去。跟在马车旁的涂欢嘴里念叨着:“我可是听见了,咋们公主可是对情爱之事很了解呢。记得上回……”

  赵悲欢皱了皱眉头:“涂欢。”

  “你还不知道吗,我们公主只会说说。”念卑也附和道。

  “才不只会说说。”赵悲欢小声嘀咕。

  回到觅忧阁,便觉得心头一阵慌乱,恐是外头出了什么事端。但依旧是早早地歇下了,后半夜才有宫女来叫,说是周婕妤今早便腹痛不止,刚才参加完宫宴回宫就昏迷不醒,宫女们以为是过度劳累,谁知道后半夜发了高热,才忙去请太医,禀报皇上。

  赵悲欢马上翻身便起身,快速去了淑华宫。连糯米糍也未来得及捎上。

  刚进宫门,便看见里头的宫女一个个端着水出来,太医院的太医跪在正殿门口,掌院在里头行医,皇上也是摆着龙椅坐在门外,一声声训斥时不时响起,快步步入院中,行了个大礼:“参见父皇,请问母妃如何了?”

  他清咳几声,脸上的潮红未退,一看便是刚刚从哪个妃子的寝宫出来。

  “看太医汇报,是碰了什么不干净的吃食导致的小产,幸好腹中胎儿没被伤及。等你母妃醒了,朕定会好好调查清楚。”他一手掌着龙椅,扶着鬓边的白发。

  赵悲欢下意识皱了皱眉,随后微微展开:“趁着母妃现在还未清醒,更是应该尽早找出让母妃出事的原因来不是吗?这样在朝臣们心中,父皇就更是一个公正清明的好皇帝了。”

  赵寅知道自己这个小女儿,从小到大就没让自己操过心,便立即让太监去传这后宫里的人。趁着这点时侯,赵悲欢去找了太医和自家母妃身旁的贴身婢女,把原因了解了个七七八八。

  不一会儿,皇贵妃便带着一众妃子进来了,跪了底下一大片。

  “皇上,可是发生什么事了。听说周妹妹腹痛不止。”陆月见见形势不对,急忙开口询问,还瞧见了站在一旁的赵悲欢。

  赵悲欢微点了点头。

  赵寅叹了口气:“忧儿,你说。”一众妃嫔缓缓起了身。

  “各位娘娘不必担心,只是刚刚太医诊出母妃有了三个月的身孕,就是胎象不稳。父皇过于担心,就把娘娘们叫过来出出法子,看怎样能缓解腹痛。”

  赵寅觉得疑惑,看着他这个沉着的女儿,今日这凶手,是逃不过了。

  “可是这婕妤娘娘究竟是怎么才腹痛不止呢?”不知哪个妃嫔问了一句。

  “听母妃的贴身婢女说,今早曲娘娘送了一碗莲子羹来。”赵悲欢点到为止。

  曲婕妤稍顿了顿,“莲子羹?臣妾从未送莲子羹来。”

  “曲娘娘,不是儿臣冤枉您,可是这莲子羹,就是您身边的宫女青茶送来的。”赵悲欢叫了淑华宫看见的宫女过来。

  曲婕妤跪下身去:“皇上,此事确实不是臣妾所做啊,请皇上明查。”

  赵寅确实很心疼跪在地上的人,刚准备开口说从轻处罚。

  “哎呀,婕妤娘娘,你就不要狡辩了,谁不知道您和周婕妤情同姐妹,知道她有孕也不稀奇,但是你怎么能用附子这种药物来害她呢?”说话的是和曲婕妤一个宫里的余贵嫔。

  赵寅现在才明白自己这个女儿打得什么歪主意。

  “来人,把余氏给我拉下去。”

  “皇上,您这是干什么,有罪的是曲婕妤啊,皇上。你不能因为喜欢她就放过她啊。”余贵嫔一时没有分清楚状况,看见形式不对,立马哭着申冤。

  “余娘娘,您是怎么知道曲娘娘用附子害得我母妃呢?”

  她脸色马上就白了下去,眼中得光也暗淡了。

  “余氏,不守妇道,残害皇嗣,降为采衣,禁足三个月,罚半年俸禄。”赵寅马上传了口谕,“周氏婕妤,恪守妇道,绵延子嗣,晋为妃,封号良。”

  “皇上万岁。”

  赵悲欢看着被拖下去的余采衣,心里早就凉了半截。

  皇上走了,人也散了大半,曲婕妤还特意过来问候,赵悲欢进殿里等了好久,茶都凉了几回,人才醒了。

  

举报

作者感言

糯声

糯声

不满3500,我是不会发的,但是今天不是原定的开学时间嘛,我正努力赶作业呢,这两天打得很慢

2020-02-09 10:2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