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魔法幻情 我的今世前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乱世红尘乱世爱

我的今世前生 梅庄的姑娘 6009 2020.07.01 09:49

  (1)

  坐在半山腰听风赏花的我看着眼前的一片绿草如茵,想着今早爹爹和哥哥挥鞭策马去彭山的情景,心里升腾起想要飞的念头。

  转身钻进一片林子,来到自家的马圈,牵出一匹比自已个儿高些些的马,翻身而上。

  瞬间马似流星人似箭,我只觉得身轻如叶,飘飘欲仙,并不像是一匹马载着我在飞奔,而是像一只神鹰载着我在凌空。

  这种感觉快乐之极,以前因为有哥哥在根本就不能感受,刚开始我还是有些担心,以前哥哥虽然陪着我骝过马,但那都是慢慢的,偶尔飞奔一下,哥哥也在后面紧跟着,连马儿都不喜欢撒欢一样。

  但今天马儿和我就越来越轻松,马儿带着我一路狂奔,一路欢呼,要把所有的一切抛在脑后,此时此刻只有我与我的马儿,风儿刮过我的脸,偶尔有叶片扎痛我的额头,还有林间的雾气沾上了我的眉眼。此刻只有一个字形容:爽,心情也随之变得柔软而温情。

  或许整日整日像个乖乖女关在家中做做女红的我并不是真的我,因为我一点都不快乐,也没多少乐趣和心情把自己安置在一间小小的屋子。

  今天的我才是真的我,做了自已想做的事,浑身上下都痛快又舒缓,心情更是不用说,哟呵。

  眼看太阳越来越毒辣,看阳光在树丛间的光影,我知道时间已近响午,我得赶回家了,否则娘问起我去哪撒野了,我就该撒谎了。

  马儿可能也颠累了,速度慢慢减下来,刚才还一鼓作气,低头猛冲的马儿此刻却东张张西望望,偶尔会停下来闻闻野花,我见它跑得慢了就腾出一只手,轻轻地抚摩着它。

  在回去路上的一个土坡上,一少年马飞如箭,他在马上挺起身子,一手甩鞭,一手挽缰,那架势风流倜傥,那气势从容洒脱。突见他掉转马头,向我急驰过来,还未等我明白是怎么一回事时,在他的马掠过我身旁时,我分明感觉到有一只贼手重重地碰上我的前胸。

  我气恼得差点吐血,回头他已消失在灌木丛中,只留下一句豪语:我碰过的女人只能嫁给我了。

  我懵懵地望着那个身影已经消失的地方,内心茫茫中裂开一条缝,有风雨欲来的惶恐,又有明月清风相伴的羞涩,一会惊慌一会暗沉。

  我已知道,一种有爹有娘有饭吃的温饱简单快乐的日子会开始远离我,从此后我的目光将放逐天涯,那里会赐予我另一种无边无际的幸福与向往。

  一朵红云浮上我的脸庞,我开始有了一个人的欢喜,有了内心温暖岁月的秘密,拥有了自已独享喜怒哀乐的一个世界,有了懵懵少女无邪情怀。

  离开马圈,一个人像个傻瓜似的冲冲冲,也莫名其妙地呆一处只为看一朵花静静开,这样走走停停总算是见到了家的门。

  爹爹和哥哥正在指挥人往家搬东西。我小跑着上去,抱住了爹爹,我的后背覆盖了爹爹长而有力量的双手。

  (2)

  这日哥哥见天下着小雨,欲去彭山购家中的所有供给,就选择驾马车去。

  我央求哥哥捎带上我。哥哥帮我挌起额前垂下的头发,说:虹妹,你去换套哥的男装穿。“好。”多么愉快的决定。穿上哥二年前的衣服,青桃都看呆了,好一个月朗星亮的少年郎。

  我抓过荷包便踏出房门,见哥哥正招手叫我快点。坐上了马车,心才安定下来,又有些期待,骗哥哥说,只是想去彭山集市上买些胭脂水粉和女儿家家的玩意。哥哥一向宠我,没有不答应的,其实只有自己才知道我想去彭山的真正目的。

  我掀开车帘,看沿途风景。因下雨,四处升起雾霾,却也侵染了整个大地,像一副流动的山水画。我迷上了这种飘渺的景致,人在雾中如仙人飘飘,听不到尘世的喧嚣与不安。

  马车行至一石桥,有点坡度车便有些缓慢。人流熙熙攘攘,街道变得有些拥挤。哥哥下了马车,又伸手牵我下来。

  我的眼睛望向了对面一座茶舍,有一桌子只坐一个人,穿着藏青锦锻衣裳,面庞如玉剑眉如黛眼似宝石,他抬着下巴像是故意扫我了一眼,我便全身惊颤,一种别样的情愫又蔓延至全身。

  哥哥低头府在我耳际:虹妹,你站这一会不要乱跑,我去去就来。

  我看着哥走向对面,走向那个锦衣郎,说了几句话递过去一个东西就马上回来了。同时我也迎接了一缕明媚的暖阳来自那个锦衣郎,我怔了怔忙转身掩饰面容。

  哥哥已来我到身边:走,我们去前面买东西去。我不敢回头,我紧跟哥哥的大长腿,不一会,我已有些气喘呼呼。

  好在哥哥已停在一家店铺前,左右前后看了看就走了进去,待我掀开店铺的门帘,哥哥手上拿了二个长长的布袋就带着我回到了马车上。

  我没有问话,也没有再掀开车帘,马车慢一阵快一阵地在青卵石铺成的路上颠簸,不知走了多长一条路,哥哥回转头叫我下车去买我自已要的东西。

  我下车后见左侧有一家胭脂水粉店铺,流苏的门帘好看极了。里面的东西琳琅满目,一层层一排排,我竟不知从何下手也不知决定要买什么,更不知我荷包里的银子够不够。

  我四顾左右相望,依然不能确定我必须要买的。其实我是怕买了这样又丢下了那样没买,只得走向柜头,把荷包里的银子全部倒在柜面上跟老板说,我想要女孩家的胭脂水粉头钗,这些钱够买多少,您帮我挑一些。

  店铺老板瞧了一眼银子,立时眼都亮了,声音宏亮地回答:好咧,公子你等着。

  不一会就拿来十多样东西,真个一套齐全,我也不多说拿上东西就走。店老板还在后面叫:公子,下次再来啊!

  哥哥见我一副满足的模样,没看我买的东西,只叫我快上车。我还没坐稳,马车就飞奔起来,比来时快了许多。

  (3)

  马车摇摇晃晃越来越颠簸,不一会儿我就闻到了自已胃里上冲的气味,真想叫哥停下马车容我稍作休息。

  可是哥哥像是听不见似的,只顾着赶路。而我也早已觉察这不是回家去的那条路,哥带着我到底要去哪呢?

  “虹妹,坚持一下快到了。”哥哥头也不回地就说了这么一句。

  我掀开车帘一看,外面是一片白茫茫的河滩,没有人没有房屋没有船只,只感觉风很大,我忙把头缩回车内。

  马车突然停了,我就急着下车想呼吸一下,把嘴巴里的怪味让风给吹掉。可是哥哥却叫我推车。

  我一看车头竟是一滩芦苇荡,好大一片。我和哥哥把马车推进芦苇荡里,哥哥还特意扯了些干的芦苇杆放在马车上,又叫我守在这,一步都不要走动。

  我等着哥回来,等得心慌慌。好在没等多久,哥就回来了还背着那个坐在镇上茶舍喝茶的

  锦衣郎。当我帮哥哥把他抬上马车时,我认出了这个“袭击”我前胸的人。

  真是天长了眼睛,把这个“采花贼”送到我眼皮底下。“哥,你为什么要救他,他应该不是什么好人。”我扭拗着问哥。“你帮我好看着他,别让他跌下马车了。”哥却回答我一句这样的话。

  呼,呼,呼,那好吧!

  每次在马车碰到大的石头会

  侧翻的时候,我都在他身上狠狠地踏上两脚,虽然知道在这样快速行进的马车上我根本使不上劲,但我就是想踢他个半死不活。

  “哥,哥,快停车,他吐血了。”我看到他口角冒出的血,被吓坏了。

  哥用帕子把那血擦干,然后在一排坐登下掏出一个小瓶子倒了一粒应该是药丸一样的东西放进了这只有出气没有吸气的人的口里。

  我怕了,不敢再乱动他,我还把我的软垫子枕在了他的头下。心想着,万一他就这样挂了,我要报仇就无寻处了。

  如若他会活过来,有哥哥在我还怕找不着他?到时我再抽他二十鞭,不,要三十鞭。

  我不知还要颠簸多久,才能到家。我浑身难受,脚上也沾了血,这可是我唯一的一双配男装的靴子。

  555,好不容易溜出来玩一次,结果还碰上这个遭心的人。哥哥也是,怎么会和这种人认识。

  可是哥和他好像不只是一般的关系喔,感觉很铁彼此很默契又很熟的两个人。究竟这个人是干什么的呢?今天他们两个在茶舍里又谋划了什么?

  这种丢命的事我得叫哥别做,要是爹爹知道了如何是好啊。娘虽不喜欢管爹和哥的事,可是可是万一被她看到了,娘岂不会成天抹眼泪。

  看着地上躺着的某个人,真的有些烦燥,都这个样子了,哥会把他送去哪呢,还是会把他送回家?那他的家又在哪呢?

  算了哥会救他,我就别操心了,只愿他能早点好,离开哥就好!

  (4)

  再也无心看风景,无心想眼前的事,只想快快到家,不让爹爹发现,填饱肚子然后安安稳稳地睡个大觉。

  当一切都以为可以云淡风轻抹过的时候,哥却直接把那“货”拖回了家。而且爹爹已在大门口等待已久,似乎那个人和我家每个人都很熟,只是我有些孤陋寡闻而已。

  那么这样也好,问了爹爹好,我便直接回了我的房。懒得去参和男人世界的事物。我只想美美地睡上一觉,好忘掉今天外出所看见的一切,包括那个撞进我生活的男人。

  可是我似乎已经忘不掉了。在茶舍不还好好的吗,才一个时辰而已,就变成了这个生死不明的躯体。到底发生了什么?

  一片浩浩荡荡的芦苇,风一吹就排山倒海地扑过来。八个戴着面具的壮年男子和一个锦衣郎在进行生死搏斗。

  天上的云黑压压地扑下来,有无数只扑腾着翅膀的怪兽撕吼着直冲向那地面搏斗的九人,他们的长刀闪着寒光,只有死去的哀嚎和长刀碰击的声音。

  而怪兽却越聚越多,把天空和芦苇荡搅和得一片狼藉。四处是卷起的撕裂的衣衫飘在那些还未被长刀切割断的芦苇杆上,场景惨不忍睹。

  剩下的几个人眼看就要支撑不住,一个个地东倒西歪似乎就要被怪兽叼去,忽见一辆马车从远处急驰而来,闯进了芦苇荡。

  撑刀而起的锦衣郎顾不上身体四处的疼痛和胸膛那快要被炸开的感觉,提着长刀刺倒了那几个戴着面具的男子,然后仰面就跌在芦苇上,眼里似乎已失去光彩。

  而那些怪兽却沒有府冲下来,而是发着撕嚎盘旋在芦苇荡上。

  马车上的男子一个腾空飞过芦苇荡,刚好落在锦衣郎躺着的芦杆上,从怀里摸出一卷隐隐闪着蓝色火焰的画匹,只见那些怪兽便急急地窜入滚滚的黑云,眨眼工夫便不见踪迹。

  马车上的男子叫上官宇儿,是上宫庄宁的大公子,二九年龄长丰姿奇秀,白暂的皮肤有一种高贵清华感。

  奄奄一息的锦衣郎却是他家镖局的镖头,叫司马霆。这次独自去南山只为送一个武林盟主的传家玉扣。

  这玉扣价值其实很一般,是南山武林盟主的一件私物,被一个家奴偷走后就遗落于民间。哪料当这个玉扣再次出现时竟在沙石滩一户一夜之间全部被屠杀的清流衙门的案头上。刚好第一个看到的是武林盟主的亲侄卫浩捕快。卫浩与上官宇儿在官面上还是有些交情,于是托上官宇儿把玉扣交给武林盟主。

  原本以为只是一次帮忙的镖,却不曾惹出了这一场人魔交战的惊险搏斗,又是谁摆了这一局,意为所何。

  好在司马霆还活着,没有人命。但上官庄宁己经动了追查之心,眼看着一场江湖浩劫已拉开帷幕。

  上官金虹还在睡塌上睡成了标本的模样,一个穿红着绿的大字让绿萍掩嘴而笑。

  (5)

  那是个天高风柔的日子,只有几丝薄如蝉翼的云悬浮在天空,像是告诉地球上的人,天其实并不是那么高。

  所以我想去荡荡秋千,在那株梅树的旁边。只有在那里我依稀能见到一些隔世的旧模样,旧的记忆,旧的尘世故园。

  你在我梦里,又像在我的今世,一半尘埃一半花事,你是今世的谢霆,让我欢喜的霆。鸟啼叶舞的深秋,你会牵着我的手走在那条通向梅莊的路。

  那里月色朦胧,树影层层叠叠。你好喜欢在后面搂着我的蛮腰,头靠在我的小小肩头。我们不用说话,什么也不用说,我们只管守着这一片安宁,这种白月光的情怀。

  也许总像一对相守至白发苍苍的老伴,不用过多的言说便己明白,谁是谁的红尘谁是谁的一世一生。

  只怪那个白衫鬼魅,在我沒有你的梅莊,挟我来到这乱世看一场血雨腥风。

  可是,这里的一切多么熟悉。那个司马霆,就是那个司马霆…

  我被自已的梦给扰醒,我想起一个人他叫谢霆还是叫司马霆,都是吧。那么我现在要不要去找找哥哥,他带回来的那个人叫什么?我的四维空间似乎一直有他的。

  青桃不在,绿萍不在。

  我自已挽不起发髻,只能把头发一把缠住,然后用了今天新买的头钗一插,也能出个门去。

  刚把脚迈出一小步,就见青桃和绿萍走过来,并齐齐问我:小姐,这是要去哪?

  “我找上官宇儿玩去。”我越过她们头也不回地走了。

  “小姐,不要去呀。”绿萍叫喊着。听她声音的高度,我猜想着哥哥那里可能在忙,至于忙什么便没往深处想。

  “那你们两个过来陪我去假山那么走走。”我叫着她们两个。

  “小姐,这时候你应该待房子里比较好,老爷那边来了好几个人,说话的声音挺大,似乎在争论什么,你就不要过去咯。”绿萍怕我逛院子时会碰到一些外人,让我爹爹知道了又降罪于她们。

  “那,那我不去就是了。”我又缩回了屋子。

  我还是无法安静下来,想起了那片芦苇荡,想起了那个受伤的锦衣郎,还有梦里的那个人。

  我无法确定他们是不是同一个人,但我知道他们是我安放在心上的人,虽然不知道为何会是这样的形式相见及拥有,但我知道既已出现在彼此生命中便一定有某种非常特定的意义。

  他们纠缠在我的今世前生,一定爱之深痛之切,否则不会如此放不下,非要两两不相忘,受尽人间万般相思苦。

  如若我只爱了一世,又怎么会在那样诡异的夜晚穿越到我的前生;如若我只爱这一生,又怎么梦中全是那个疼我惜我的现世人。

  我爱那个我现世的温良男人,我很享受他给予我的安稳和舒适。现在的他独自一个人会不会感觉到孤单,还去像往常那样去往梅莊吗?即使我也离开是不是还是隔三差五地就会想着给我做最好吃的菜……

  (6)

  我今早特地起了个早床,她要早早地去向爹娘请安,已有好几日未见到娘亲了,不知娘此去云台山调养,身体是否已安康。

  我还更加迫切地想为娘插上我新买的头钗,让娘知道我的孝顺和乖巧。

  “娘,我好想你!”娘似乎瘦了一些,我有些心疼。

  “虹儿,吃过早哺了吗?”娘慈爱地问。

  “吃过了,娘:你怎么瘦了些。”我双手搭着娘的双肩,顺手帮她捏了捏脖颈。

  “娘,我给你买了头钗,我给你插上,你看好不好看。”我欢喜地说。

  这时上官蓝姬闯了进来:“娘,你上次提的那个药丸放那里,我想要。”

  “什么药丸?你要药丸干啥,你又出去胡闹了吗?”娘对着姐一连串的问号。

  “我没有,你问她,她知道我要干啥。”上官蓝姬指着我,有点意思。

  “我又啥了,你拿药丸和我有什么关系,我又没打你。”我带着一丝气恼。

  “就你上次跟哥出去带回司马霆,他到现在人还没好完全,你却不闻不问,你有没有良心?”上官蓝姬原来喜欢司马霆。

  “我又不喜欢他,他人又不是我打的,再说有哥哥,还怕他的伤不好吗?”我说完这句话,忽然胸口有些堵。

  “娘,你看虹儿说的话。司马霆都伤成那样了,她还勾兑我。”上官蓝姬下睫毛瞬间挂上了泪。

  “好了,都少说二句。蓝儿,药都放床边柜子里,你自已去找找,看是什么样的药可以拿去给小霆。”娘指指柜子,又看上我:“虹儿,你这些天没在外面惹祸吧。”

  “娘,我沒有,别听姐胡扯。”我小声地跟娘讲。

  “那就好,”娘摸了摸头钗,笑着问:“虹儿一个人去买的头钗吗?”

  “就是那天哥带我去买头钗,然后又带我去救了那个司马霆,可我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我见哥哥喂了他药丸,哥哥会照看好他的对吧,娘。”我急急地跟娘解释了一番。

  见姐姐要走,我忙跟上去。“娘,我走了。”

  在我家偏房,哥哥正守在司马霆床边,我看了看他的嘴唇,不是很苍白,应该没多大的事情。可能是伤得太重,需要时间慢慢痊愈。现在没有力气醒来就多睡睡觉补充体力很好啊。

  为什么上官蓝姬会那么担心呢?她把药丸给了哥哥,哥哥看了看,沒有马上喂他吃,只是说了一句:“蓝姬,司马霆会好的,我已经给他服过药了。这个药要等他好得差不多了才能吃。”

  “司马霆几天会醒过来?”姐还是有点担扰地问。

  我悄悄走出了房间,有姐姐和哥哥的照看,司马霆应该会很快地好起来的。

  我突然又想起那双被他弄脏了的靴子,等他醒过来,等他可以和我站着说话,等他可以骑马挥鞭的时候,我一定要叫他赔我一双靴子,一双比弄脏的这双好上十倍的靴子。

  司马霆,给我快点好起来。

  

举报

作者感言

梅庄的姑娘

梅庄的姑娘

写下二卷章节名时,有点茫然,像是打不开这乱世的局面,这一场红尘情爱是女主独个花开花落的寂寞岁月。

2020-07-01 09:49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