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元道大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八章 小贩

元道大世 早夏晚风 2237 2020.06.30 17:30

  “咱们几个的事基本了了,剩下的就看王爷的了。“

  昭凡将军叉着手点头,与张幸陵一起发话遣散了手下都尉。

  “你们都别忙着了,今夜庆元佳节,别错过了良辰美景,去庆元场赏烟花吧。”

  几个披甲都尉喜形于色

  “谢将军”

  随后昭凡与张幸陵飞身庆元大场附近,隐在周围屋宇楼顶上,维孟将军与羟浪将军与他俩一同分在庆元大场四方附近。

  庆元大场上空回响着场上民众欢庆佳节的欢闹,绽放着绚丽梦幻般的各色烟火,两个时辰过去,天上的烟火已没有初时那些简单的花火,现在发出的都是些龙形神祇花火,或是腾龙中威名大盛的那些人与物的形类。

  不知何时,天上绽放的烟火中多了一道黑影,黑影很大,场上人都看的清楚,可黑影中的东西人们就看不清了,是人?还是其他什么东西?黑影上端一把断刀插入其中,将整个黑影镇住,动弹不得,封在空中难以挣脱。

  一道朴实无华的剑光从远天边斩来,明明没什么撼天动地的法力,明明没什么炫目华彩,只是普普通通的一条剑光,却也吸引了在场所有人的目光,天上那些瞬间华美的烟花皆失色。

  南风身旁,宽袍老者叹了一句。

  “少华剑,老夫何时才能望其项背······”

  黑影在空中炸开,其中窜出一具元神,少华剑光闪烁,那具元神在不甘怒吼中消融逝去,元神崩,肉身崩,黑影崩,磅礴元法力涟漪从空中传开,扩向周遭,眼看便要覆盖整个庆元大场。

  南风心焦

  “你们怎么不跑?那种灵性涟漪荡过来,怕是上元将都遭不住吧?!”

  陈欢淡淡笑了笑

  “少华剑光在,说明平安王在场,怕什么?”

  黑影崩后,其上断刀化作一只仙鹤流光,绕着庆元大场上空飞了几圈,鹤嘴衔着涟漪远去,远方震动一番,仙鹤飘然飞来又在庆元大场巡视了几遭才离去。

  黑影崩之景,虽在高空,壮阔辽远之意也都深深由庆元大场上的人们感到,顿觉再绚丽的花火也不过如此了。

  南风问向宽袍老者

  “田老,那团黑影中有什么?”

  “最少也是个上元巅峰的天将军了”

  “我怎么感觉除了那磅礴广大的灵性涟漪外还有些别的东西?······”

  “也许是哪方的皓元王吧······”

  另一座看台上,素衣大汉站在一个大座后,大座上有一老者瘦骨嶙峋。

  “罗佑,为师考校考校你,方才天上那道大涟漪内由何物填充?”

  素衣大汉为老者轻轻捏肩捶背

  “弟子愚钝,细细观察过,不过只是元法域生灵元神崩后爆开的灵性涟漪而已,并未看出其内有别的填充物。”

  瘦小老者手上升起一个木瞳,飞到素衣大汉面前。

  “再看!”

  素衣大汉透过木瞳看到了另一光景,是方才一小段时间内发生之事的回闪,不过与他所看到的倒有些不同。

  “那难道是······造乱暗浆?原来这几日庆安城之乱是吾惃皇家所为!”

  瘦小老者不置可否

  “是造乱暗浆不假,庆安城逢三日夜幕之乱也不假,可你如何就断定祸源是吾惃皇家呢?”

  “这······空师的木瞳确有神通,弟子籍此得以看得真切,若不是空师相助,那隐在灵性涟漪中的造乱暗浆便不会由我发觉,费如此大功将之隐藏至深,是吾惃皇家,绝不会有假。”

  瘦小老者缓缓摇了摇头

  “正是隐藏至深,所以才有蹊跷,若真的不想被人发觉,便不会留下哪怕半点证据,你可明白?”

  素衣大汉皱眉若有所思

  南风、陈欢和范沐泩手中的花火已经燃放完,百无聊赖,南风从顺着看台柱子滑下庆元大场地面,在人群中不断穿梭。

  “上哪再搞点花火耍耍呢?”

  看着一堆一堆扎堆的人群,南风拍了一个青年男子肩膀一下。

  “兄台大哥,手上的彩花火卖么?”

  “不卖!我挤了几个时辰才抢购到的,不卖!”

  “大哥,我出五两银子!卖我吧!”

  “你出五十两我也不卖!”

  南风悻悻而去,又搭讪了几人,都碰了壁。

  “看来能来庆元大场共庆佳节的人都深感佳节之意义非凡,不会再卖于我了。”

  近处人头挤动,一个长衫青年模样的人从人堆里挤出,向南风靠近过来,手掏在怀中,一副贼眉鼠眼的样子,凑到南风面前蹲下来,怀中手掏了出来,露出一盏黄玉杯。

  “小兄弟,要不要?五两银子出手,跳崖甩货,千载难逢!”

  “大兄弟······我好像在哪见过你?”

  “那是肯定,你我有缘,想必前世之缘续到了今世,如何,这种缘,这货你要不要?!”

  “·······”

  “这黄玉杯有何用?”

  “不瞒你说,用处大了去了!比如,嗯······喝水,还有······喝酒,当然,还有······喝茶······”

  南风转身就走,长衫青年追上来揽住他的肩膀。

  “小兄弟,三两出手,三两就卖!天赐良机啊!实在不行,这杯还能当个痰盂尿壶不是?”

  南风撇来长衫青年大手,往远处奔去,奔了许久,回头望了望。

  “呼,终于甩掉了,这小贩也太锲而不舍了······”

  重新回过头,南风拉下了脸。

  “小兄弟,一两,一两就卖你,相当于白送啊!你考虑考虑呗!”

  南风实在不胜其烦,从怀里摸了一小块碎银,递给长衫青年。

  长衫青年笑容逐渐变态,收下银子后便将黄玉杯递给南风,瞪大了眼仔仔细细看着南风慢慢接过。

  南风挑眉,这小贩难不成是个疯病人?

  南风接过黄玉杯后,长衫青年放肆大笑,看着南风的眼中满是感激,南风试探说了句。

  “大哥你没事吧?”

  长衫青年嗷一声,竟放声大哭起来。

  “哇啊!别介意······我感动,我感动啊!”

  周围不少人望来,南风退了几步。

  “诸位,我不认识他!”

  南风没想要那只黄玉杯,给了银子,甩手就把黄玉杯扔了,刚要走,怀中硌得慌,伸手一掏,黄玉杯出现在手里。

  “嗯?!”

  南风奋力一掷,黄玉杯远去几十丈远,刚要走,怀中又硌得慌。

  “不会吧?!”

  伸手一掏,果然,还是那黄玉杯。

  长衫青年呵呵笑着,南风将黄玉杯递出。

  “大哥,这杯我不要了,钱也不用退了,你收回去吧!”

  “小兄弟,公平交易,你情我愿,不容反悔,哈哈哈!······几百年了,终于甩脱啦!哈哈哈!”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