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荡国恩仇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叶家三雄

荡国恩仇录 我的天晴 2431 2019.01.12 04:40

  穆檀潇见那瘦削汉子一步一步,离自己越来越近,不由得将内力提升,只待这汉子一出手,自己便先发制人。

  “多谢少侠手下留情。”

  那汉子往穆檀潇面前一站,却拱手抱拳,顿首朗声道。

  穆檀潇被这突如其来的的一着给搞愣了,和他一起糊涂的还有方才交手的两个汉子。

  不过旋即,穆檀潇立刻反应过来,往前探出身,将那瘦削汉子抱拳的两手臂往上轻轻一抬,说道:

  “前辈高抬在下了。还请不要行此大礼。”

  说罢便将那瘦削汉子抱拳的两手轻轻分开。

  瘦削汉子如此谦恭地对待穆檀潇,那两个拿锤持叉的汉子反不乐意了。

  两人抢身到瘦削汉子身旁,持叉汉子道:

  “大哥,胜败乃常事,我们今日战败,技不如人,大不了再重新来过就是。何必低眉俯首,让这小贼看笑话。”

  身边的拿锤汉子应和道:“不错。”

  继而,将手里铁锤一指,对着穆檀潇喝到:

  “小贼,再来跟爷爷打一架,这次爷爷非要了你的小命。”

  “放肆!”

  那瘦削汉子猛然喝道,

  “把家伙收起来。”

  那拿锤子指着穆檀潇的汉子被此番斥责,也不敢再多言语,只能悻悻地将手里的重重的铁锤往地上一戳,满面怒意,却不敢发作。

  那拿钢叉的汉子见状道:

  “大哥,小贼近在眼前,那朗月山庄的大仇就不报了么?”

  穆檀潇听闻此言,很是意外,又大惑不解。

  便问那瘦削汉子道:

  “敢问前辈,如今朗月山庄可还好?”

  “你还敢装蒜?”

  拿钢叉的汉子听穆檀潇这么一说,气不打一处来。

  瘦削汉子狠狠瞪了他一眼,旋即对穆檀潇道:

  “少侠可是穆檀潇?”

  穆檀潇心里疑惑,答道:

  “不错,正是在下。”

  继而又问道:

  “不知几位尊姓大名,在下与几位从未有过一面之缘,几位何以能够知晓在下姓名?还有,这两位前辈口口声声要为朗月山庄报仇,朗月山庄是我义父穆铁啸故居,何以要找在下报仇?”

  那瘦削汉子穆檀潇此番言语,又朝着身边两个汉子看了看,道

  “你是穆庄主的义子?”

  穆檀潇回道:“不错。”

  “有个凭证?”瘦削汉子道。

  “此事说来话长,不过‘缚翎手’与‘玄阴掌’乃是义父的生平绝学,从不外传,可以为证。”

  瘦削汉子点点头道:“果然如此,方才我见你所使的功夫确是与穆庄主的绝学毫无二致。既如此,我也不必再隐瞒。老二老三,你们过来。”

  另外两个壮硕汉子闻言,走了过来,分立在这瘦削汉子两旁。

  “在下叶猛,本是叶家村的猎户,拿钢叉的是我二弟叶烈,使铁锤是我三弟叶刚。我们三兄弟受过你义父莫大恩惠,因此朗月山庄被毁,我们三兄弟誓要替穆庄主报仇,以报答昔日的恩情。”

  穆檀潇心道,这三兄弟也算是性情中人,只是为何与我纠缠许久,便问道:

  “在下有一事不明,何故几位前辈要缠斗晚辈,并口口声声说要为朗月山庄报仇?”

  叶猛微微点头,心里也明白了几分似的,回头朝着人群里叫了一声:“拿过来。”

  人群里,一个小个子老头不紧不慢的走过来,递了一方折叠好的纸榜到瘦削汉子手里,定定地盯着穆檀潇看了两眼,又自己折身回了人群。

  “贤侄请看。”

  说着将手里的纸榜拆开,却是一幅通缉文榜。

  穆檀潇心道,这三人与义父当是有过命交情,眼下连这称呼也变了。不过转念一想,以他们与义父的交情,叫我一声贤侄,也是应该。

  因此道了声“是”,双手接过。那文榜上面,自己的头像赫然在列,通缉文书里,清清楚楚地写着“穆檀潇”几个字。

  他看着这文榜,心里已有七八分眉目。

  叶猛又道:

  “这是凉城的通缉文榜,五天前,朗月山庄被人付之一炬,穆铁啸穆庄主全庄无一人存活,此事惊动了整个凉州城,因为地处山阳国边境,整个山阳国举国震动,山阳国君熊迂暴怒,要凉州官员彻查此事,还专门派了钦差来协助调查此事。”

  “我们几兄弟正愁报仇无门,见凉州城所发通缉文榜,却是贤侄你的样貌,我们本也不信,料想穆庄主武功盖世,怎么被一个无名小辈灭了全庄。”

  穆檀潇道:“是否有人前来告知?”

  叶猛迟疑了一下,答道:

  “不错,三天前,朗月山庄的冬婆步履蹒跚,步行数十里路,前来告知我们朗月山庄灭庄事由,并嘱托我们要为穆庄主报仇,说贤侄你必然经过此处,还提了一个奇怪的请求。”

  “是何请求?”穆檀潇狐疑道。

  “冬婆要我们千万不可将你诛杀,只需生擒,送至凉州府衙。并嘱咐说此事事关重大,不可声张。”

  叶猛又道:

  “冬婆所提之事虽然蹊跷,但是她老人家在山庄侍奉庄主数十年,提这种要求我们也不便多问。所以才有了方才我们三兄弟与贤侄你所发生之事。”

  穆檀潇若有所悟,切齿道:“这就说得通了。”

  “南宫无策这个狗贼,当真是要赶尽杀绝。”

  叶猛听他这般说道,也是吃惊,道:“贤侄所说的是否玉洲国青玉宫宫主南宫无策?”

  “不错。正是这个狗贼。”穆檀潇一字一顿道:“前辈你有所不知,所谓的冬婆其实是青玉宫的修罗所易容,潜伏于朗月山庄近二十年,为的就是找寻到我。”

  当下,将南宫无策等人如何谋划,如何杀了穆铁啸以及诸般前因后果详细和叶家三兄弟说了一遍。

  “原来如此,怪我们鲁莽行事,差点害了贤侄性命。”

  叶烈听完穆檀潇所言,将手里的钢叉猛的扔到地上,将地面砸出一个大坑,愤愤道。

  叶刚也上前道:“要怪只怪我们一时糊涂,误信人言。”

  叶猛道:“当日冬婆离开以后,正是因为她所提要求太过奇怪,所以我也不敢贸然行事,怕害了无辜之人,方才你与我两兄弟交手,看你所用的,正是穆庄主的武学,又对他两人处处留情,不像是凶残之人。果然朗月山庄之事另有内情。如若不然,伤了少侠,我们三兄弟愧对穆庄主的恩情。”

  穆檀潇听得真切,这三人中,叶猛的武功当属最好,适才与叶烈和叶刚二人交手时,他也没有出手偷袭,可以证实其所言不假。当下便道:

  “三位前辈不必自责,南宫无策这个人一向诡计多端,借刀杀人江湖上见怪不怪。义父为保护我,二十年来也不曾允许我与外人过多接触,因此有此误会也属正常。而且,晚辈也没往心里去。”

  “好。”叶猛高声道:

  “果然是穆庄主义子,胸怀宽广,颇有你义父风范。”

  “嘶”

  一声马嘶打断四人的谈话,清晰的马蹄声传来,包围之人让了一条道,那黑马如风般转瞬跑到了几人面前。

  见黑马跑了过来,穆檀潇也不牵马缰,只是摸了摸它的长脸,黑马也亲昵地拱了拱他的手。

  “啪嗒”马背上,一物件滑落,刚好落在穆檀潇脚下。他将那物件捡起,原是一封信件,上面写着“穆檀潇亲启”几个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