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小予与不二君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章 秘密

小予与不二君 二十岁退休 3484 2020.11.22 03:40

  陆商看着此刻谁在自己怀里的人儿,顺势自己也躺了下去,许是之前哭的太久耗费了一些体力,此刻她的头枕在他的胳膊上睡得极其沉的样子,他不忍心将自己的手臂抽出来,怕将她弄醒,想着此刻该让她睡个好觉。于是他用另一只手将大部分的被子都盖在她的身上,折腾到现在,窗外渐渐泛白,没几个时辰天大概就要亮了,只见陆上用一只手拔下自己头上的术法簪子,听得“嗖嗖”两声床帐就垂了下来挡住了窗外透进来的光。

  做完这一切,他将她的头又往自己身边拢了拢,随后也安心的睡过去。

  第二天一早,鸡叫了没两声,在门外守了一夜的阿吉和竹俏先醒了过来,阿吉先是打了个哈欠然后揉了揉自己有些僵硬的脖子说到:“这天都凉了,王爷不会待在里面一夜没出来吧?”

  竹俏伸了伸懒腰说道:“昨夜到现在我们两人一直在此处守夜,没见王爷出来。”两人于是此刻面面相觑的站在此处候着。

  还是阿吉先开的口:“那竹俏姐姐咱们俩个是进去看看还是不进去呀?”

  就在两人琢磨不定的时候,就听到寝殿的门从内测打开的声音,王爷正从里面出来,头发还散在肩上,他出来之后动作十分轻柔的又关上了身后的那扇门,然后将簪子咬在嘴里准备盘起他此刻散乱的头发。

  从未见到王爷此番打扮的二人霎时楞在了原地,进也不是退也不是,还是竹俏反应快,拉着阿吉退到门外,还顺手将他的他往下压了压,两人低着头恭敬的站在门外候着。

  “竹俏。”听到王爷唤自己竹俏这才跑过去应道。

  “王爷有何吩咐。”

  “命人将这房内的所有暖炉都升起来吧,天气这么冷,王妃身子弱别再感冒了。”

  “是王爷,我这就安排吓人将火炉全部生起来。”

  “王妃好不容易才睡着,她寝殿内的暖炉在外面生好火之后再放进去,注意进去的时候动作轻一些别吵醒了她。”陆商不忘细心嘱咐道。

  吩咐完之后,陆商才离开王妃的院里往书房走去。走在陆商似是想起了什么的陆商嘴角突然浮起一丝笑容,回头对阿吉说道:“让管家来一趟书房,我有事要吩咐。”

  “是,小的这就去请管家过来。”虽然搞不懂这一大早王爷这是一番什么奇怪操作,阿吉还是一溜小跑的去请管家了。

  “王爷,您是有什么吩咐小人么?”管家站在书房毕恭毕敬的问答。

  “你这几日尽快差人给王妃房里制几床新的被子送过去。”

  “王爷前几日按照您的吩咐刚给王妃送了几床新制的棉被送过去,是刚送去的不满意么?那我再安排别的绣娘制新的去。”

  “不是,咳咳……是之前的几床太小了,吩咐这次制的被子大一些再厚一些。”

  “好的,小的明白了这就回去吩咐下去,让绣娘这几天抓紧赶制好让娘娘尽快用上。”管家告退之后,心想自己的王爷自大婚后未曾听闻留宿过王妃房中,大部分时间不是都去汀水小筑那屋里么,那又是如何得知王妃房中的被子小了的,真是奇怪,不过既然主子吩咐下来的,他自然得照办就是了。

  已然到了中午时分,寝殿内这才传来一阵翻身的冬季,床上的人儿终于睡醒了,用手掀开床帐唤了一声:“竹俏。”

  “哎……公主您可醒了。”竹俏一边应着一边伸手利落的将两侧的床帐挽起来。

  “公主,洗漱一下,吃饭吧,粥都一直在炉子上温着呢,就怕你起床的时候凉掉了。”竹俏将她扶到梳妆台前坐下一边说道。

  “竹俏我眼睛好不舒服,好像又干又痒,你帮我看看怎么回事。”这一看不要紧,竹俏看完就咯咯的乐个不停。

  “怎么了?”于是她凑近镜子前想看看怎么回事,这才刚一凑近她就被镜中那肿成彷如猪头般的女子也吓了一跳。

  她啪嗒一声将脸贴到桌子上:“竹俏想个办法帮我消消肿吧,我不想一直做一只猪头。我还得见我四哥呢。”

  “好好好,小姐您你先吃饭,吃饱饭我去跟管家要些冰块装到袋子里给你冰敷一下就会好一些哈。”

  “那你现在就去,快去。”她听竹俏说完这办法之后就推着她赶紧立刻马上就去要。

  “不行,我得先看着公主您乖乖吃完饭才能去,万一你又一个人不吃饭怎么办?”

  “那我现在就吃给你看,你看完就去找冰块好吧?”她拉着竹俏来到桌前,拿起碗里的粥快速的往嘴里扒拉了几口说道:“我吃着呢,你快去快回,我等你呢。”

  “好好好,奴婢这就去,这就去。”竹俏说完就出门去找管家要些碎冰去了。

  此刻,书房内三个男人也在忙着准备些什么,陆商眉头紧锁的盯着面前的地图,月白站在他的面前恭敬的等候着命令,至于另一位则是那胡家公子。

  “话说这两日我看你的人马都快将这雍瑟王城搜了个遍了,您这是在搜捕何人呢,搞这么大的阵仗?”这位怀王殿下行事作风一向低调稳重,此番这么大阵仗的搜捕实在不像他的作风,这着实让胡闻其有点疑惑。

  “你老实待着喝你的茶,你的事一会再说。”陆商说完又继续在地图上画着什么。

  “王爷这几日,属下带人几乎翻遍了整个王城,真的只差王宫和各大王府及高官的府邸没有搜过了,而且就算没搜各位大人的府邸,也都小道消息问过了管事的人说是近几日都没有新入府的男奴仆。”月白如实禀报道。

  “寺院,店铺,普通百姓家里,官员府邸都查过了,王宫守卫森严他想进去根本不可能,那还剩下那些地方是被忽略的?”陆商修长的手指不断的敲打在地图上。这时他突然看到了刑部两个大字,于是他手指在上面停了停:“月白,你带上十个人拿上我的令牌,去王城的各大监狱看一下。”

  “王爷,你是说此人有可能藏匿在牢狱之中?”

  “有这个可能但是本王目前也不完全确定,只是不失为一条路,你不妨带人去跑一趟,确认清楚最好。”

  “是,属下这就去。”月白接过陆商递过来的令牌就走出书房去了。

  “这下轮到我了么?不过再说事之前,能告诉我这让平日能低调绝不高调的怀王殿下你亮出令牌都要找到的人是谁么?谁这么大的面子,我真是太好奇了。”胡闻其凑上来说道。

  “你有听说过一年前暹月国曾发生过一场内部政变么?”陆商问道。

  “暹月国政变,未曾听闻啊,怎么了你要找之人与这暹月国的政变有关?”

  “这人曾是暹月国的皇四子,是我的王妃的四哥。”

  “什么,是王妃娘娘的四哥那他不是该好好待在暹月么,怎么会出现在我们夏侯,难道说他来此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是不是王妃前几次的出府也是与她这位四哥有关,难道他们兄妹在一起密谋些什么,不会是想图谋你这位怀王殿下的家产之类的吧?那王爷你近期可得小心点防着王妃娘娘,怪不得你这么着急搜捕此人呢。”

  陆商没好气的白了这自说自话的胡闻其一眼说道:“你真是不去当话本先生可惜了。”

  “啊,难道我分析的不对,那为何要这般费时费力的搜捕此人?”

  “本王的王妃和这位皇四子都是暹月国上一任王上的孩子,就是说现在在位的那位暹月的王上是上一任王上的亲弟弟,此人通过弑兄谋反篡位坐上了王上的位置,于是对王室遗孤大肆屠杀。”

  “什么,竟然还有此等事,那为何大婚之前一点风声都没有听到,这王上也太阴险歹毒了。”

  “此人定是仗着暹月与夏侯相聚万里之遥,信息闭塞于是才敢这般瞒天过海,送上一任王上的女儿过来联姻,并以此来巩固自己刚夺位而来的江山政权,玩的一手好计谋也算是。”陆商神色鄙夷的说道。

  “那如此这般说来的话,我倒是理解了王妃娘娘之前寻找英招公子的意图了好像。”胡闻其说道。

  “没猜错的话,你我二人此刻心里想的答案是一样的。”

  “王妃是想借英招公子拉拢其背后的势力,目标其实是骠骑大将军英云铮手上的几十万兵力。”

  陆商继续说道:“此处位于三国交界处,龙蛇复杂,多方势力长期盘踞于此,而英云铮又手握重兵镇守望西镇,可谓是最强的外力之源。若王妃仍旧存有报国仇家恨之心,要是能争取到他的支持,胜算可谓增加了至少五成。”

  “如若您这位王妃真有此番谋划,那她真算的上是巾帼不让须眉的女子了,撇开其他因素不谈,光这份谋划就让我佩服。”胡闻其不无赞叹的说道:“不对,等一下,让我再缕缕,要是这样说来,王妃的目的是英招公子的话,那岂不是说她一开始的目标岂不是应该是我这冒名顶替的英招,那那日御花园宴会上,其实她想选的人应该是我,阴差阳错才选到了你怀王殿下,哈哈哈哈哈,那这般说来我岂不是差一点就能去得美人归了,唉,可惜了可惜了。”

  “你胆子不小,主意竟然打到了本王头上了。”

  “不敢不敢,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好逞口舌之快,我哪里敢在太岁头上动土。对了,此时此刻也不知道王妃娘娘是否知道我是冒牌的英招公子这件事。”

  “他们应该是知晓了你的身份,要不然那个叫顾之的男人也不会突然就停止了行动。”

  “奇怪,这么多年我一直掩饰的很好,他们从何处得知的我的英招公子这个假身份的。”

  “你忘了我跟你说过,大名鼎鼎的揽月阁的老板是那个叫顾之的人,所以他们要探到你的消息应该不是什么难事。只不过他们不知道你的身份是冒名顶替的,真正的英招公子还好好的待在望西镇。”

  “这顾之是什么神秘人物,够神通广大的啊,你说这么厉害的人老是出现在王妃身边,他们俩个到底是什么关系啊,怀王殿下你就不吃醋不好奇么?”胡闻其一脸看好戏的说道。

  “她是我夏侯王朝的怀王妃,从入怀王府的那一刻就是我的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