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梁传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妙灵鹫慷慨赴宴 张叔同星夜救母

梁传 琦书斋 2157 2019.03.12 03:35

  灵鹫得了阳亭侯的封号后阳亭便算是灵鹫的封地了。不要看阳亭只是个小地方,但是阳亭却可以说是最富足的乡亭。

  阳亭产铁,阳亭虽然地方不大却有整个江东最大的铁矿和最好的冶炼条件。

  突然得了这么一块宝地灵鹫自然是兴奋不已,在缠着郭淮问自己身世无果之后灵鹫决定来自己的封地散散心。

  灵鹫来到阳亭后,自然是受到了热烈的欢迎,毕竟以后的税收都要交给灵鹫,和灵鹫搞好关系自然是重中之重。

  灵鹫刚一到阳亭,阳亭亭长和乡绅便一同邀请灵鹫去亭长家吃饭。

  灵鹫赶到后只见桌上摆的都是山珍野味,灵鹫很满意的点了点头,看来这阳亭富庶果然是名不虚传。

  不过最让灵鹫兴奋的并不是自己可以拿多少钱,而是这样重要的战略资源从此便落入了己方的口袋之中。

  不过这阳亭的亭长李谦,也是个不可小视的人物,当年杨定方起兵之时此人便在大梁军中,后来又曾给大将军丁仪当过守卫和丁仪颇为亲近。

  此人在一次梁魏交战中为保护丁仪落下了一些残疾,以致于至今看上去还有些跛。

  而丁仪为了报答李谦也给他争取了阳亭亭长的位置。

  此番灵鹫前来便是要探探这李谦的底,李谦若是听自己的话那为最好。若是不听那便找机会除掉李谦,将资源更稳固的抓在自己手里。

  席间灵鹫与众位乡党推杯换盏相互客套,也借此更加了解了阳亭的状况。

  阳亭耕地很少绝大部分劳动力都在铁矿或者炼铁工坊工作,阳亭本来利于耕种的土地就不多,因此大多数土地都是些老人或者妇女在耕种。

  至于这铁矿长时间由亭长李谦把持。

  在了解了这些基本情况后灵鹫心里有了一个大概的判断,席间的一个人进入了灵鹫的视野。

  此人名叫张叔同,这张叔同三四十岁的样子,穿着一身道士的衣服,整体打扮也很像一个道士。

  倒不是这张叔同在席间有那些话比较吸引灵鹫,而是此人的身份倒是可以善加利用。

  此人乃是炼铁工坊的头头,一方面此人有良好的炼铁技术,另一方面此人在席间寡言少语,看起来和李谦的关系并不好。

  灵鹫看中了这一点,在席间和张叔同便多了几分亲近之意。张叔同倒是也识趣,和灵鹫在席间向谈颇欢。

  在灵鹫离开之后李谦便和自己的管家合计开了。

  “管家?依你之见这阳亭侯如何啊?”

  管家思忖了片刻回答道:“回老爷,这年轻人不简单,在席间此人频繁的接触张叔同估计是想控制张叔同的炼铁工坊。按这样的趋势估计他对铁矿的控制权也是有想法的。”

  李谦点了点头:“昨日我见了刘将军一面,刘将军说这小侯爷是三皇子、四皇子面前的红人,圣上似乎对他也颇为喜爱。我是大将军的人估计这小侯爷容不下我啊。”

  管家想了想道:“既然如此我们倒不如先下手为强!”

  李谦狠狠地瞪了管家一眼:“你是不要命了么?我不过是个亭长!你借我两个胆子我也不敢动大梁的侯爷啊!”

  管家摇了摇头:“老爷稍安勿躁,小的的意思是趁着小侯爷还没有把张叔同拉拢到手,我们先把张叔同作了,即使没杀掉他给他一个警告也是好的。”

  李谦捻了捻自己的胡子,点头道:“就按你说的办,你吩咐人下去今晚便在张叔同家放一把火。一定要神不知鬼不觉。”

  管家点了点头:“放心吧老爷,保证做的和以前一样不留任何痕迹。”

  说完管家便退了下去。

  不多时天色渐渐的昏暗了起来,李管家带着人小心的摸到了张叔同的府邸。

  张府是个挺大的宅院,平时都有专人把守,只不过今天看门的护卫早已被李管家买通。

  李管家带着人潜进张府,偷偷的在各个地方撒上了桐油,转而去茅草屋放了一把火。

  李管家眼看着火势已起,便带着人离开了张府。

  不过李管家不知道的是此时的张叔同并不在府中。

  张叔同在散席后便偷偷找到了灵鹫想要请灵鹫参加晚宴,灵鹫本打算婉言拒绝,却不想张叔同提出了炼铁工坊的事情,灵鹫便答应晚上与张叔同在汇贤楼吃饭。

  这汇贤楼是阳亭最大的酒楼,环境相对优雅,虽说和建业城中最顶级的酒楼比不了,但是所出的菜品也是让人印象深刻。

  这边灵鹫和张叔同相谈甚欢却不想小厮突然来报,说张府起火,火势冲天。张叔同赶紧告辞回家救火。

  张叔同心里着急,房子烧了倒是无所谓,可对于张叔同这样的孝子来说,家中老母行动不便,起了这样的火势老母怕是受不起折腾。

  张叔同回到家指挥这家丁院工赶紧灭火,不一会火势便减弱了下去。此时灵鹫也赶到了张府。

  灵鹫看着烧的一片狼藉的张府不由得唏嘘了起来。

  火势扑灭后,张家立刻开始清点人数,清点之后发现张府上下一人不缺,这倒是让张叔同感到些许安慰。

  就在张叔同准备给周边赶来帮忙救火的邻居分发感谢费时,后院一个小厮跑了出来:“老爷,不好了,不好了!后院死人了!”

  张叔同听到这话后背机灵灵激出一身冷汗,火是从后院的茅草房起的,因此后院烧的最严重,前面倒是还好。因此如果要是有人因为火势丧命那也多半发生在后院。

  可是刚刚清点人数的时候,明明人数都能对的上啊?换做平时张叔同也不着急,这乱世里一条人命真的不怎么值钱,关键是此刻灵鹫就站在自己的面前啊。

  就在张叔同胡思乱想的时候,李谦赶了过来。李谦过来一来是看看张叔同有没有死,二来是管家放火之后许久未归,自己也来看看是不是管家被人抓了现行。

  结果李谦刚一到这先是看到张叔同好端端的站在门口,心中不免有些责怪管家办事不利落。紧接着又听到小厮说后院死了人,便赶紧上前与张叔同寒暄。

  两人一番客套后,便一同陪伴灵鹫前往后院。两人刚一进后院就杀了,后院宽阔的地上躺着一个中年男人。这男子身边都是鲜红色的血。

  尸体并没有被冲天的火势过度焚烧,以致于李谦和张叔同一眼就看出了死者的身份。

  躺在那里的正是李谦的管家!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