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影视剧本 国家宝藏之建文帝的诅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九章 大结局

国家宝藏之建文帝的诅咒 庚新 3844 2020.05.01 23:45

  第八十九章五星红旗

  乔安娜死了?

  蓝蓝的天空,洁白的云彩。

  碧绿的海水,白色的细沙……

  地下河,连接大海,我们从地下河出来之后,被海水冲上了一片沙滩。

  这是一座小岛,面积应该不大。

  这次我陪同美兰前来,就是为了欣赏这样的美景。可是没想到,在经历了一连串的变故之后,我看到了我想要看到的景色,却心如死灰。

  我躺在沙滩上,任凭阳光照在我的身上。

  地下河彻底崩塌,乔安娜被田中纠缠,根本没有生路。

  更不要说,这片海域有大量的海蛇出没。虽然尼克说乔安娜不会有事,她很厉害……可我知道,他只是在安慰我而已。

  脚步声传来,越来越近。

  我没有起身去看,因为我知道,那是尼克的脚步声。

  “教授!”

  尼克低沉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我睁开眼睛,慢慢的爬起来,看着尼克。

  “乔安娜她……”

  我的声音,听上去有些干涩。

  尼克看着我,张了张嘴,然后轻声道:“教授,你放心吧,乔安娜不会有事的。”

  “可是……”

  “没有可是!”

  尼克突然间暴怒了,厉声喊道:“你懂什么,你根本就不了解Miss·Cat,她遇到过很多危险,比这更加危险的场面,她也活了下来……”

  似乎感觉到语气有点重,尼克深吸一口气,然后放慢了语速。

  “教授,放心吧,她一定能化险为夷的。”

  也许吧,我希望是这样!

  我颓然坐在沙滩上,看着一望无垠的大海,呆呆发愣。

  海平线上,似乎有船影出现,并且飞快向小岛的方向驶来。

  我愣了一下,旋即站起身来。

  “尼克,船!快看,有船来了!”

  我大声喊叫着,就冲进了海水之中。不过,我的叫喊声,却没有任何回应。我停下脚步,转身向沙滩上看去,只见洁白的沙滩上,空空荡荡,不见一个人影。尼克,尼克跑哪里去了?

  我惊愕的张开嘴巴,大声喊道:“尼克,尼克!”

  可是,依旧没有回应。

  这个家伙,走了吗?

  沙滩上,有两行脚印……我顺着脚印看去,就看见那艘原本停泊在礁石边上的小船,已经不见了踪影。这家伙,竟然走了?

  随他一起消失的,还有那两个装满了珠宝和黄金的背包……

  我一下子反应过来,尼克这是害怕那些珠宝被人抢走。

  他是美军军官,而这里是菲律宾,距离美军基地不远,只要他回到基地,就可以安然无虞。想到这里,我忍不住笑了。

  这个该死的美国大兵,还真是嗜钱如命啊!

  我呆呆站在海水里,轻声呢喃道:“再见,尼克。”

  然后,我转过身,就见那艘船越来越近。那是一艘快艇!远远地,我就看见飘扬在空中的五星红旗。是中国的快艇?我愣了一下,忙又向前走了几步。突然,我再一次停下脚步,张大了嘴巴。

  美兰站在船头,她一只手扶着栏杆,一只手拼命挥舞着。

  “美兰?”

  我惊喜喊出声来,下意识向前奔跑,却忘记了自己身处海水中,脚下一个趔趄,扑通就栽进了海水里。

  快艇,停下来。

  美兰纵身就跳进了海水,然后游到了岸边。

  我看到,在她身后,从快艇上放下了一艘小船,几个人也跟着上了船,向岸边划来。

  我走过去,和美兰紧紧拥抱在一起。

  “美兰,你怎么来了?”

  “我到了大使馆,然后把我们的遭遇告诉了他们,大使馆立刻派人来救你。本来我们正在海上寻找你的踪迹,突然接收到了求救的电子信号,然后我们就跟着信号,找到了这里。”

  “信号?”

  我愣了一下,目光旋即落在了沙滩的一部手机上。

  那是乔安娜送给我的手机,难道说……刚才尼克过来的时候,曾经摆弄了两下。我拉着美兰的手,快步走回沙滩,捡起那部手机。

  手机屏幕上,闪烁着一个红点,一圈圈正向外散发……

  而这个时候,小船也靠岸了。

  一个身穿戎装的军人跳下船,快步走上前来。

  他,冲我敬了一个礼,“李达教授,我是菲律宾大使馆武官陈敏,接到李女士的报警,前来营救你,请跟我一起回家吧!”

  回家?

  是的,我该回家了!

  我跟随着陈敏登上小船,朝快艇驶去。

  坐在小船里,我闭上了眼睛,脑海中却不自觉地,浮现出了乔安娜的身影……

  尾声

  今天,是十二月三十一号,新年即将到来。

  维多利亚港被点缀的格外美丽,所有的人,都在等待着新年。

  今天,会有很多人在这里守岁,迎接新年的到来。

  我和美兰走出律师楼,不约而同停下了脚步,彼此相互凝视。

  “那么,新年快乐!”

  许久,我伸出手来。

  美兰看着我,却没有伸出手,而是上前一步,抱住了我。

  我的身体顿时僵硬来,片刻后,才反应过来,轻轻拍了拍她的后背。

  “你要保重,David。”

  David,是我的英文名,还是美兰送我的名字。

  不过已经很久了,她没有这么称呼我,以至于我感到有些陌生。

  “不要整天陪着你的那些资料,你才三十岁,应该多出去走走,不要像个七老八十的老头子那样,会让女孩子感到无趣。”

  她在我耳边低声呢喃,然后松开了我。

  “新年快乐,我先走了!”

  “我,送你?”

  “不用了,我和安琪约好了,去黄大仙烧香……”

  我点点头,微笑着后退一步。

  安琪是美兰的闺蜜,不过和我的关系并不好,每次见面都会发生争执。我和美兰刚办了离婚手续,所以不好和安琪见面。

  是的,我和美兰最终,还是离婚了!

  从菲律宾回来,我们的关系虽然缓和了许多,但彼此间的距离,却没有拉近。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和美兰成了两个世界的人。

  虽然在菲律宾经历了那么多事情,可是最终,我们还是离婚了。

  不过,我并没有太痛苦。

  原本我以为,失去美兰会让我很难过,但实际上……

  我们的心态和世界,早已变得不同。放开彼此,或许是最好的选择吧。

  离婚的时候,我们没有在财产上有任何的纠缠。

  美兰并不是因为钱,才和我提出离婚。而我,虽然美兰什么要求都没有提,但我还是把我的存款,以及当初我们一起供的房子,都给了美兰。我一个大男人,难不成让她再去租房子住吗?

  想当初,我认识美兰时,是一穷二白的穷小子。

  而今……

  一切仿佛又回到了原点,可是我却没有半点难过,反而有一种莫名的释然。

  坐在广场上的台阶上,我从口袋里摸出了一盒高希霸短高雪茄,点燃了一支。

  我从前不抽烟,不过从菲律宾回来后,我却开始抽烟了!

  拿起手机,我想要打个电话找人倾诉,可思来想去,却找不到人。

  美兰走了,我的世界里,就只剩下我一个人。

  美兰说的没错,我以前太执着于我的课题,忽视了太多东西。以至于在我的生命中,除了那些课题之外,没有一个朋友。

  做人到我这种地步,真的很失败啊!

  我自嘲般的笑了,正要收起电话,没想到电话却意外的响了。

  是温若岚,她已经康复了!

  她告诉我,她在马尼拉找到了一个工作,一个图书馆的工作。

  苏禄苏丹国的宝藏被发现,对菲律宾而言,绝对是一件大事情。它填补了菲律宾关于苏禄苏丹国一段历史的空白,同时也在某种程度上,使得那位从棉兰老岛走出来的菲律宾总统,有了充足的理由,加强菲律宾和中国的友好关系……中菲两国的友谊地久天长,共同发展才是中菲两国最好的相处方式。

  我没有露面,但却拜托了大使馆方面,给予温若岚一定的照顾。

  看样子,她已经拜托了隐士的身份,可以光明正大的在阳光里生活。这也是历代隐士的希望!温若岚做到了,她很开心。

  我也替她高兴,和她聊了一会儿,才挂了电话。

  咦?

  当我挂了电话之后,才发现手机屏幕上有一条短信,是银行的短信。

  短信提醒,有一笔汇款入账。

  我查看了一下金额,顿时吓了一跳,竟然是一笔高达七位数的汇款,而且还是美元?

  什么情况?

  我一下子懵了,连忙打电话给银行,确定信息无误。

  一百三十二万五千美元……

  汇款是从花旗银行美国纽约分行汇出。

  脑海中,立刻浮现出了尼克那张贪财的脸来。我拿着手机,苦笑着摇了摇头。这个美国大兵……倒是言而有信。不过,这家伙是怎么知道我银行账号的?貌似,我好像没有告诉过他。

  我想要联系尼克,但是却不知道该怎么联络。

  想到这里,我苦笑一声,把手机收起来,沿着街道慢慢行走。

  今天是跨年守夜,听说维多利亚港会有烟火。

  我路过7-11的时候,买了一提啤酒,然后坐上出租车,来到维多利亚港。

  海风,阵阵。

  维多利亚港已经聚集了很多人。

  天已经黑下来,我找了一个僻静的地方坐下,打开一罐啤酒,看着灯火辉煌的香港岛,突然举起啤酒,轻声道:“新年快乐,乔安娜!”

  夜幕,笼罩维多利亚港。

  绚烂的焰火,在夜空中绽放……

  维多利亚港的人,越来越多。而我,却感觉自己好像游离在喧嚣之外,显得有些孤寂。海风,吹乱了我的头发,而我浑然不觉。静静坐在那里,一罐一罐的喝着啤酒,不知不觉,有了醉意。

  就在这时,我感到手机颤动了两下。

  我取出手机,却发现屏幕上出现了一只小猫,黑色的小猫。

  它蹲坐在屏幕上,碧绿的眼眸中,透着神秘感。

  我楞了一下,连忙划动手机屏幕,却发现屏幕好像死机了一样,只有那只小猫,冲我露出狡猾的笑容,仿佛在和我打招呼。

  中毒了?

  我想要关机,但却没有反应。

  就在这时,小猫从屏幕上消失,紧跟着屏幕上,出现了一个阿拉伯数字‘10’。

  “十!”

  “九!”

  “八!”

  “七……”

  周围的人,突然间大声喊叫起来,我这才醒悟,他们是在倒计时。

  时代广场的巨型LED屏幕上,也在倒计时。

  距离新年,越来越近。

  我好像明白了什么,忙不迭站起来,拿着手机向四周观望。

  “三!”

  “二!”

  “一!”

  维多利亚港的上空,回荡起了钟声。

  绚烂的焰火冲天而起,整个维多利亚港,响起了此起彼伏的祝福声。

  “新年快乐“”

  年轻的情侣们,紧紧拥抱,吻在一起。

  而我,则穿梭在人群中,想要找到那个我想要见到的人……

  手机屏幕上的阿拉伯数字,消失了。

  那只黑色的小猫,重又霸占了我的手机屏幕。

  它喵的叫了一声,旋即又化作一串英文字母:happy new year。

  没有落款,但我知道,她是谁!

  巨大的喜悦充斥在心中,我忍不住笑了,挥舞手臂,大叫了一声。

  手机屏幕,再次发生了变化。

  英文字母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块石碑的照片。

  石碑上,遍布阴刻文字,从左至右,从上到下,一共有三种阴刻文字,分别是繁体中文、泰米尔文和波斯文。我正要仔细查看,石碑却消失了……一行汉字出现在我的手机屏幕上。

  “教授,请做好准备,我们的游戏才刚开始!”

  看着这一行汉字,我脸上的笑容渐渐隐去,一种莫名的兴奋,萦绕在我的心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