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拜师风清扬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六章:欲练此功

拜师风清扬 馗墨 2599 2020.09.20 15:32

  林平看着地上的花朵,突然浑身一颤,一脸小心翼翼地打量了四周。

  “还好、还好。”林平之微微出了一口气,他迅速蹲在地上,没过多久就将别碾碎的花朵就地掩埋。

  他看着华山派屋舍所在的地方,握剑的手不由地紧了又紧。最终他一咬牙,朝着相反的方向而去。

  身穿黑衣,带着面具,夜色之下,一人独往,此时的林平之竟然有了一种苦大仇深似的决绝。面色如常,步伐依旧,但是握着剑的手却不自觉地在颤抖。

  华山后山之中有着茅舍,这里是给来此练剑的华山派弟子休息用的。林平之将剑放在地上,将衣衫身上穿着的黑色外套放在一旁,又将里间的一套棕色衣衫脱下。他缓缓将棕色衣衫翻转过来,里头竟然缝制着一块四四方方的布料。

  借着月色很明显就能看到那布料上写满了密密麻麻的字,顺着林平之的目光看去,八个大字竟是如此的刺眼‘欲练此功,必先自宫。’

  这竟然是辟邪剑谱,林平之何时得到的?

  “吁~”林平之长出一口气,他想起了自己见到了自己父母最后一面的场景。

  乘着刘正风金盆洗手,众人大打出手之际,他找到了自己的父母。父亲林震南也在那个时候告诉自家向阳老宅的事情之后,听到动静的青城派弟子跑了进来。

  林震南害怕躲藏起来的林平之被青城派弟子发现,竟然自尽了,随后林平之的母亲也咬舌自尽相随而去。

  青城派弟子兼林震南夫妇全死了,心中害怕被余沧海责罚,乘着这个时机,林平之顺利逃走。

  一路潜行,到达福州向阳老宅,取得家祖留下的辟邪剑谱。然而看到当先一句【欲练此功、必先自宫】的八个大字之后,他犹如听到了晴天霹雳。

  林平之当然就如此时一般,月色清冷,身边都摆着一把利器。若说不同,也就利器有所不同而已,一个是菜刀、一个是华山派弟子佩剑。

  林平之摸摸身旁的华山派弟子佩剑,心中自己安慰自己道:“这剑很快!”这把剑的确很快,算起来这是他上华山以来的第二把佩剑了,第一把硬生生被他磨坏了。

  林平之晃晃脑袋,继续回忆起来。

  他终究没有下得去手,除开十八年安安稳稳、仁义礼智信,不识女人味之外,他对于剑法的认知并不高。华山派虽然已经收他为弟子,但是还没有正式学习剑法。林家祖传的辟邪剑法,也只是蕴含浅薄剑理的剑法。

  思虑再三,他上山了。

  华山派弟子林平之,重回华山派,辟邪剑谱就被他缝在衣服上,背在背上。

  他上山,岳不群的眼底闪现一抹喜意。他解释的理由也很简单,青城派弟子追拿他,他不得已躲藏,和华山派众人失散了。

  当夜他跪在华山派祖师祠堂整整一夜,乞求师父岳不群助他报仇雪恨。

  第二天,岳不群说,武林同道。青城派也是正道的一份子,虽然、总之他不能亲自出手杀余沧海。没多久,岳灵珊就来找他,说是他父亲让她教他剑法。

  时间流逝,华山派学剑之后,他才知道。自己这种家族式的学剑,和五岳剑派相差不可以道理计。那一天,他送给岳灵珊一束花,岳灵珊很高兴。当天晚上,岳不群考较他功夫进展,摇头之余问道:“你父母的事情我很抱歉,虽然不能给你父母报仇,但是若他二老有遗愿,作为师父理当帮他们完成。”

  林平之叩首以对,没说有遗愿,也没说没遗愿。

  夜色昏昏,山间不经意间已经起了雾。林平之嘴角露出讽刺的笑容,四四方方布料上,辟邪剑谱的开端八个大字‘欲练此功,必先自宫。’似乎发出了和林平之一样的嘲笑。

  “呵呵,师父,你若是知道这八个字,不知道你可还下得去手。”林平之起身,他褪去下衣,褪去上衣,剥了个干干净净。

  剑谱和衣衫都被他放得远远的,抽出佩剑,在月光下寒光闪闪。林平之不自觉间打了个寒颤,有点冷。

  他的面具没有摘下,他的手有些颤抖,剑已经拿不稳。

  像是那天晚上一样,他犹豫了,他怕了。不过和那晚不一样的是,他怕了之后有理由收手。此时他没有理由了,岳灵珊对他态度变了,一丝丝可能的暧昧都没有了。

  他右手持剑,依旧在抖。他没怕,只是风吹屁屁凉,冷的。

  他左手上摸,

  他左手上摸,要感知一下明天早上起来照照镜子,细细摸一下的脸上的那两道疤痕。

  他的右手猛然一转,剑也随着一闪,快得惊人。杀气寒光,在这一刻竟然有了那么一些门道,当然原先的颤抖都已消失不见。

  “哼”冰凉的触感让林平之冷哼一声,他猛然摘下面具朝着地上甩去,长剑横空,挥剑而下。

  “啊”一道恨彻心扉的声音在寂静的华山后山响起,伴随着的则是一道血光。

  林平之跪在地上,剑被他抛在一边。他忍着疼痛费力地翻身平躺,掏出早先准备好的金疮药胡乱地涂撒上。

  林平之看着天上的月亮,他空了。的确空了,心空了。

  他摸摸脸上的两道疤痕,“田伯光,你就等死吧!”

  “百里辰你也快了。”他的脸上满满的恨意。

  他是空了,但是现在又被恨意充实。他面容姣好,但是却被田伯光和百里辰划了两道破相了。若非破相,何至于一个岳灵珊都拿不下。

  华山派岳灵珊,翻了个身子继续睡觉。她嘴角挂着笑意,嘴里嘟囔着梦话:“呜呜呜,大师兄,别闹,人家,人家。”

  不远处岳不群和宁中则的房间里,岳不群猛然起身,惊醒了宁中则。

  “师兄怎么了。”宁中则摸着还很瞌睡的双眼问道。

  “师妹刚刚可曾听见,‘啊’的一声。”岳不群问道。

  “啊,”宁中则有些疑惑。

  “后山方向。”岳不群说了一声,随后又摇摇头道:“兴许是山中猴子,师妹我们继续睡吧。”

  思过崖上百里辰风清扬等人纵然听到了也不会多加理会,睡觉他不香吗?而且还离得那么远。

  第二日,百里辰再次用泰山派掌门令牌发出一道道光剑,供风清扬参悟。至于令狐冲,这厮除开早上练了一会独孤九剑之后,又在练剑。

  陪着师妹的那种,还是躲在洞室之中,悄咪咪地不出来。

  六猴负责送饭,也许有着岳不群的示意,百里辰和风清扬的份额都送了上来。

  嵩山派中,左冷禅坐在主位上,不同于岳不群的谦谦君子和善模样,左冷禅眼中时不时暴露出来的精光,显现出他心中的大志。一合五岳,唯我嵩山。

  他的下手首位作者一名面容阴翳,时不时露出一副冷笑面容的汉子,正是青城派余沧海。

  “左盟主,华山派欺人太甚,我儿子被那林平之杀了,还请左盟主做主,让华山派岳先生交出林平之。”余沧海抱拳道。

  “哈哈,”左冷禅做了个请的手势:“余观主,请喝茶。”说着,左冷禅将手旁的茶端起来喝了一杯。

  “左盟主这是何意?”余沧海面露不快。

  “余观主,华山是华山,嵩山是嵩山。我只是五岳同盟的盟主,而非五岳并派的派主。自然做不得岳不群和华山派的主。”左冷禅道。

  闻言的余沧海眼珠转了一圈道:“左盟主既然相当这派主,我青城派愿鼎力相助。”余沧海抱拳道。

  “哎,五岳并派谈何容易。”左冷禅俯手起身,朝着外面走去。临出门之际,他转身朝着余沧海道:“余观主,我嵩山派得到消息,华山派剑宗传人即将出山前往华山派,一夺华山正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