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改命国术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章 鸿门宴

改命国术师 竹绕溪 2114 2020.06.23 00:02

  “绍公公,皇上叫您去回话。”

  “欸,来了来了。”

  绍公公躬身站在殿前,太安帝斜靠在龙椅上,饶有兴趣地看着他:“小叶国师对朕御赐的马车可还满意?”

  “满意满意,高兴得不得了。”

  “她满意了,就没给你打个赏。”

  “唉哟,这真没有。就算打赏了,老奴哪敢收啊。”

  皇帝眉毛一挑:“那没给你点别的好处?帮你测一测?”

  “唉哟,皇上您真是明察秋毫。”绍公公双膝一跪,扑倒在地。

  “小叶国师一测难得,这还不叫打赏?你还想要什么!”太安帝坐正身子。

  “皇上啊,老奴为难啊。小叶国师一测难得,今儿受了皇上的赏赐高兴得紧,老奴沾了皇上的光才得了一测。

  可小叶国师说她测八字有规矩,今儿帮老奴看是坏了规矩,让老奴保密。

  老奴受了皇上的恩,又得了小叶国师的赏,本想跟皇上禀报,但老奴这命皇上您哪瞧的上。这还没开口,皇上您慧眼如炬一下就看出来了。老奴当差这么多年,有什么事能瞒得过皇上您啊……”

  皇帝摆摆手:“她都算出你什么了?”

  绍公公低下头,一脸肉痛:“小叶国师说老奴最近要破财。”

  “哦?没别的了?”

  “唉哟皇上,就这个老奴都心疼得紧,哪能还摊上别的啊。”

  “小叶国师让你保密,也没给你点好处?”

  绍公公抬起脸:“皇上,没有,真没有。她说完后脚就上了马车,在里面玩呢。”

  皇上嘴角轻笑,端起茶盏:“就这什么好处都不给,还能让人保密。”

  又放下茶盏:“既然小叶国师是朕亲封的,她说你要破财,可不能不准。你下去吧,罚半月俸禄。连个秘密都守不住!”

  “皇上,这话是您问,要换别人老奴肯定给小叶国师保密!”

  “知道了,下去吧。”

  绍公公跪着出了殿门。姚公公上前给皇帝续上茶。

  “倪小叶最近都给谁算了?”

  “回皇上,除了贤妃,还有户部侍郎家的公子秦亦轩,监察御史钱挺家的庶女钱白娥,张氏米铺大东家陈力,余氏绸缎庄的伙计王二九,她也并非每日都测算,目前算过的就这些了。人都没什么规律。”

  “户部侍郎家的怎么说?”

  “这老奴并未探听到,就只算了之后,秦亦轩就被拘在家备考春闱了,足不出户的。”

  “监察御史家的呢?”

  “说是钱白娥将来是老夫少妻,早嫁不利。”

  “就这些了?”

  姚公公忙点头,神色有些不安:“回皇上,就这些。”

  太安帝斜眼睨他:“东厂的人不少啊。”

  姚公公神色陡然惶恐,背上生出冷汗:“老奴知罪,一定严加管理,不负皇恩!”

  当夜,倪小叶就住进了皇上赐的府邸。残焚见宅子又大又奢华,也跟着搬了过来。

  第二日晚上,残焚回来时带了三张请帖。

  残焚的,小叶国师还有江蓠的。

  是明日二公主的寿辰宴。

  不过宴会神马的,残焚是从来不参加,不过请客的总是乐此不疲发出邀请,万一哪天大师心情好赏光呢,那便是蓬荜生辉之事。

  二公主随帖子送来的还有江蓠赴宴的衣裙,并告知明日会派人来接她。

  “二公主以前和江蓠关系挺好的,江蓠的京城第一美女的名号也是在二公主的及笄宴上得的。”残焚咬着一个苹果,拿着请帖边吃边说。

  倪小叶接过帖子:“倒不一定关系不错,没准是塑料姐妹。要真好,江蓠家出这么大事,这么久了连个问话都没有。这回突然发帖子,当是有什么想法吧。”

  “那谁去?小叶国师还是江蓠?你可收了双份。”

  “江蓠去,小叶国师随你,高冷不用去。”

  “江蓠现在是罪臣之女,你去这种尽是达官贵人的宴会够呛。”

  倪小叶指尖点着桌面:“真二公主生辰,这么凑巧?”

  残焚摇摇头:“不是,二公主生辰还有几天,这是提前办。生日当天在宫里办,这回是在长公主府。”

  “长公主?皇帝的姐姐?”

  “对,龙凤胎的姐姐,皇帝一母同胞就这一个姐姐,所以皇帝对她比较放任,十年前驸马去世以后也没再嫁,养了不少面首,过得逍遥滋润得很。驸马的妹妹是当今的端妃,生了三公主。二公主的母亲十年前去世了,养在丽嫔名下。”

  “养面首?城会玩儿!”

  “那是,京城第一大小倌官青云楼她可是最大的豪客。”

  “哟,还真有小倌官,一会咱去逛逛!”倪小叶眼睛一亮。

  “我一个和尚,你一个女子,去逛小倌官合适嘛!”残焚白了她一眼。

  “合适!和尚和小倌我能脑补出一部系列剧来!”

  “嘿哟,师叔你脑子里竟想些乱七八糟的!”残焚丢来一颗果核。

  倪小叶用帖子将果核拍开:“那大公主呢?”

  “大公主三年前嫁给了徐国公的长孙。”

  倪小叶用指尖弹弹请帖上的水渍:“那明日就是相亲宴了!”

  残焚放下苹果:“怎讲?”

  “公主和亲这件事虽然还没有宣布,宫里哪有不透风的墙。嫔妃、公主、长公主这样的肯定已经知道了。

  嫁给鞑野人这种事情,养尊处优的公主肯定不干,但是皇命不可违。那么,在宣布这件事之前,如果能定下婚约来,那就不一样了。

  而三公主跟长公主关系更近,长公主应是帮三公主的,但没有由头,刚好二公主快生日了,所以拉上二公主垫背。

  二公主现下处境很难堪,养母丽嫔不一定能帮她,所以要临时能定个亲挺难。那就只能破坏三公主的好事了。”

  倪小叶说着,一拳击在手掌中:“所以,叫了江蓠,京城第一美女去。”

  遂即摇摇头:“这些小姑娘心思真简单,以为叫了第一美女去就能搞事情了。去的官家公子,哪一个不是人精,能单凭美色就昏了头的?况且在这个时间点,当有不少人已经收到和亲的风声了,不会妄动的。”

  “那你的小姐妹二公主岂不是把你当枪使?”

  倪小叶拿了一个苹果:“欸,这些尔虞我诈环境里生存出来的花朵,哪一个会单纯?哪有什么纯粹的友谊,所以也没什么好失望的。”

  “知道是坑,你还去不去?”

  嚼着苹果的倪小叶含糊道:“去,怎么不去。我还没霍霍过公主的宴会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