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改命国术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四章 江明之女

改命国术师 竹绕溪 1314 2020.06.27 23:24

  令签不断传递,终于到了江蓠手中。

  “过!”江蓠面露难色,端起酒盏,一饮而尽。

  风花雪月什么的,最讨厌了。

  众人诧异侧目,这才第一轮就作不出诗来了?

  何欣雨笑道:“刚启蒙的小儿都能吟几句打油诗,江姑娘竟是连这个都不会了?”

  路人甲掩嘴轻笑:“许是怕作出来闹笑话吧。”

  路人乙:“欣雨,人家都说脑子坏掉了,你何苦为难呢?”

  这话说得一众宾客低笑。

  江蓠看着她们沉默不语。

  第二轮令签又到了江蓠这里。

  白依依瞧着倪小叶:“大家都作了这么多佳句,江姑娘耳濡目染,这回当有佳作了吧?”

  江蓠起身微微一礼:“白姑娘,诸位才子佳人今日得如此文采,哪一位不是十几年的苦功。江蓠失了忆,这才刚向大家学习,不过一盏茶的功夫,就让我作诗,江蓠确实很是为难,做不出。”

  白依依咬着下嘴唇:这江蓠,装得一手好委屈!

  第三轮,江蓠接过令签,摇摇头:“民女愚钝。”又干了一杯。

  酒过三巡,令行五轮,江蓠次次饮酒,脸上泛起了红晕,更是娇憨可人。

  宋泽摇摇头,起身将令官牌递给二公主:“下官还有要务,今夜就先告辞了。”

  二公主接过,点点头:“宋大人国事繁忙,你先去吧。”

  行酒令继续,又过一轮,令签传到了江蓠手中。

  何欣雨笑得轻蔑:“牛教三遍都会转弯了,江小姐听了这么多诗词,凑也能凑一句了吧?怎么不会还出不来吧,这可就不是没了记忆的事儿了。”

  路人甲磕着瓜子儿:“江小姐怎么也曾经是官宦家的女儿,怎么如今胸无点墨啊。”

  给事中家的也面露不削之色:“他父亲是武将出身,许是家教如此吧。”

  小声议论四起:

  “武将本就粗人,又不读书,能会写自己名字就不错了。”

  “对啊,一个字都不认识的爹,你指望教出会作诗的女儿?”

  “她爹都不识字,是怎么做上兵部郎中的?”

  “谁知道走了什么门路。”

  “所以说不识文,怎明理,做了罪臣才不奇怪。”

  ……

  江蓠站起身,端详着令签,缓缓道:

  “寒月照白骨,

  孤魂野花稀。

  云出雪岭外,

  风过万马间。

  大家的风花雪月都很美,江蓠听了许久,仍是作不出,只做得这一首。

  民女是将门之后,父亲新丧。今日大家对酒当歌,吟宫商徵羽,其乐融融。”

  说到此处,声音哽咽,泪眼迷蒙:“皆依年年战骨埋荒外……”话毕,泣不成声。

  抬手扬起令签,摇摇晃晃,走到刚刚嚼舌根的一众女人面前:

  “家父十五岁从军,十八岁擒南苗王,二十岁平土陀之乱。

  二十三岁守南疆林纵关,边疆十年安定,百姓安居乐业。

  三十四岁,领军十万,踏平南夷洲,将南夷人赶至南岭丘。

  就这,敢问你家谁能及得上?”

  用手一指:“还有你,说我家父不识字,你亲眼见的?那我告诉你,家父不仅识字,诗赋也很好,有遗作一首:

  醉里挑灯看剑,

  梦回吹角连营。

  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声。

  沙场秋点兵。

  马作的卢飞快,弓如霹雳弦惊。

  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身后名。

  可怜白发生!

  你家谁能作出比这更好的来?”

  江蓠盯着一干人等:“家父虽是罪臣,但战死沙场,为国尽忠,江蓠以父为荣!”

  满堂鸦雀无声,转瞬掌声若擂鼓。

  “好!”

  “如此荡气回肠绝世佳作,吾等汗颜。”

  “江父实乃文韬武略,才绝过人!”

  “为国尽忠,江父可敬可叹!”

  “战死沙场,虽败犹荣!”

  今日来者不少是青年才俊,亦有军中将领,一时间群情激愤。

  鞑野围城还历历在目,此时的慷慨悲怆如钟叩魂。

  更有人泪洒当场,他们中亦曾有亲朋死于这场战火,亦曾有悲愤难抒胸襟。

  

举报

作者感言

竹绕溪

竹绕溪

内容基本上大修得差不多了,改的地方挺多的,包括小的故事情节,人设,预埋的坑等。小可爱们可以重新加载一下看,给大家添麻烦啦。爱你们。

2020-06-27 23:24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