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改命国术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京城第一才子

改命国术师 竹绕溪 1106 2020.06.20 09:50

  倪小叶一溜烟来到后山桃林,三月的桃树已经爬上花骨朵,远远看去染上点点粉色。

  一簇桃树下正端立着位身形高挑的男子,低着头在江父碑前洒了一杯酒。

  “他谁啊?”倪小叶轻声问残焚。

  “秦亦轩,户部侍郎秦灼的儿子,京城第一才子,听说你俩还定过娃娃亲。算是你的青梅竹马。”

  “我都定亲了,怎么还被皇上指给魏酌抗了?”

  残焚摸摸光头:“也不算正式定亲,听说就是你百日宴他母亲去看你时一句玩笑话。后来他爹高升了户部侍郎,你爹就把这事当戏言揭过了。”

  倪小叶侧头看他:“你小道消息还挺多。”

  “那是,你可是师!叔!啊,你让我打听江蓠的事,办不好岂不是又被你挖坑?”残焚狠狠咬住“师叔”两个字。

  倪小叶比出个大拇指:“师侄你表现很好!那我为啥被指给魏酌抗了?西北那么远。”

  残焚摸摸胡子:“据说是白依依倾慕秦亦轩,对缠着她的魏酌抗很是厌烦,就找他爹给皇上吹了吹风。”

  “厌烦还大雨天幽会?再说魏酌抗虽然是个渣男,但脸很能打啊,怎么就厌烦了?”

  “出身不好呗,又是武夫,才女一般可看不上武将。”

  倪小叶摸摸下巴:“不一定全是白依依的意思,估计也有白擎的意思。魏酌抗只是五品官,又远在西北,是戍边将领。若是有心人给他扣个勾结守将的帽子,他也够向那个多疑的皇帝解释一番的。”

  残焚点点头:“不过现在又不同了,你男人现下可是皇帝跟前的红人,从二品大员,还是西北侯。虽然现下只是先封了个官衔没给官职,不过也不远了。兵部尚书的位置,听说就在他和岑卓之间二选一。”

  “他和岑卓?两个要死的人,有什么可争的。”

  “呵,口气倒不小,怎没见你行动?”

  “报仇嘛,慢慢来,急什么。在巅峰摔下来才够疼,伸手可触的希望抓不住才难受。”

  “啧啧,真够很的。不过你就一个人,能成什么事儿?”

  倪小叶朝秦亦轩努努嘴:“这不来了一个嘛,户部侍郎家的公子,京城第一才子。”话毕,朝秦亦轩走去。

  “江蓠!”秦亦轩看见了朝他走近的江蓠,几步上前:“你还好么?”

  看见男子正脸,倪小叶一怔。果然如残焚所说,公子如玉,玉树临风。二十岁左右的年纪,俊美的脸上带着坚毅之色,

  倪小叶用手指着自己的头:“我撞坏了头,现下什么都不记得了。寺里的人说有人来拜祭家父,我来看看,您是?”

  秦亦轩露出担忧之色:“可看大夫了?我是秦亦轩,令尊和家父是朋友。三年前我祖父病逝全家回了祖居守孝,昨日刚回。听说你家出了事,便来看看,你还好么?”

  倪小叶点点头:“看过大夫了,说我记忆无法恢复了。其他都好。”

  秦亦轩仔细看她的头,倒是没见着留疤,坚持道:“母亲认识一名很好的大夫,让他来给你瞧瞧可好?”

  倪小叶摆摆手:“不必了,残焚大师说好不了了。他说什么都不记得也是福气。”

  秦亦轩想说什么,话到嘴边又止住,点点头:“残焚大师说得有理。”她如今家破人亡,什么都不记得才免了伤心难过。

  遂即拿出一个木匣子递给倪小叶:“这是母亲准备的,让我给你捎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