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改命国术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一章 争执

改命国术师 竹绕溪 1509 2020.06.24 00:03

  游园了一下午,花园中三五成群的女眷正吃着茶点闲聊。

  “你们看见江蓠没?”

  “看见了,穿成那样,生怕别人看不出来她婀娜多姿似的。”

  “她现在都是罪臣之女,还敢招摇过市。”

  “刚被西北侯退亲了,她不赶紧出来活动活动,怎么找下家?”

  “就是啊,她现在没人要,不赶紧削尖脑袋给自己找机会,真在大叶寺做姑子吗。人家可是京城第一美女,豁得出去,自然有人会捡。”

  “瞧你说的,就她现在身份,捡回去当个妾都嫌怕沾染上麻烦。”

  “那也不一定,人家这不巴着二公主嘛,眼巴巴的就来了。二公主心情好,没准还能当个正夫人呢。”

  “话说,你们瞧见西北侯了没?我远远看见一眼,长得真好看。”

  “他现在退亲了,你有机会了,还不赶紧的。”

  “他哪瞧得上我,人家倾慕的是白依依。”

  “对了,白依依怎么没来?”

  “人家是当朝首辅的千金,哪会这么早到。你当谁都跟江蓠似的,马不停蹄从大叶寺老远都要上赶着过来。”

  ……

  魏酌抗站在山石后听着这番议论,缓缓走出:

  “各位,是对魏某有何不满?”

  长剑杵地,双手撑在剑柄上。

  寒冷漠然的声音,让当下园内陡然噤声。

  说话的姑娘们回头看着他,脸色瞬间发白。

  “怎么,不说话了?我当大家闺秀平日里谈论的是琴棋书画,治家尽孝。今日倒是开眼了,与市井女子并无二支。”

  这番话,便是将她们比作市井妇孺一般。平日里以端庄才德素称的闺秀们,纷纷涨红了脸。

  “江蓠父丧,要守孝三年。退亲不过是她心善不愿耽误于我,休再断章取义。”

  魏酌抗身上散发出凌厉的杀气,在场众人毫不怀疑,若是再惹了这位大爷,他真能拔剑伤人。

  肃河铁骑,镇国将军,西北侯,眼下京城最炙手可热的新秀,谁也不愿开罪。只能机械点头,看着他携风而去。

  “现下江蓠在哪?”魏酌抗低声对身边人道。

  “在二公主那里。”

  “派人看着她点。”

  “是!”

  江蓠正被二公主拉着,隐在一块岩石后。

  “看到没,湖边和三公主站在一起的,那个便是陈若礼。”二公主用胳膊戳戳江蓠:“怎么样,一表人才吧。”

  江蓠点点头:

  比宋泽差远了。

  “走,我带你去跟他们打个招呼。”

  “就这么直接去?”江蓠看着二公主。你确定不是去送人头?

  “走走走,你别怕,有我在。”二公主拽着江蓠向湖边走去。

  “姐姐,你怎么在这里啊,这位公子是?”

  三公主看见二公主和其身后的江蓠,脸色一沉,露出厌恶之色。

  “在下陈国公府,陈若礼,见过二公主,这位是?”

  “她是罪臣江明的女儿,江蓠!”三公主抢过话头,又鄙夷地对倪小叶道:“你一个罪臣之女,公主生辰宴是能来的地方么!”

  “江蓠是我的好朋友,我生辰自然要请她来。”二公主拉着江蓠的手扬了扬。

  “你身为大尹的公主,竟然结交罪臣之女!皇家的脸面都给你丢尽了!来人,还不快把江蓠轰出去。”

  附近走过来几位敦实的嬷嬷,二公主挡在江蓠面前:“都说了是我的生辰宴,我是主,你是客。我高兴请谁便请谁,你好好当你的客人便是。”

  三公主气急,一把抓向江蓠:“你这个狐媚子!勾引男人不要脸!”

  江蓠:我当公主骂人会典雅一点,原来还不如我。

  轻轻一档,三公主的抓来的手落在江蓠脸上。

  “你这个罪臣家的狐狸精,我抓烂你的脸!”

  狐狸精?你都这么说了,影后教你什么叫狐狸精!

  江蓠假装踉跄一下,拉住陈若礼的袖子。抬起头,一丝乱发飘在如玉般白皙的脸颊,双眼夺出水汽,晶莹地含在眼眶中,在夜幕下显得如星辰般闪亮。

  黛眉微微蹙起,小巧的笔尖泛出红晕,瓷白的牙轻轻咬住如花般的唇瓣。

  看着陈若礼的眼,缓缓眨了一下如蝶翼般的长睫,一颗琉璃般的泪珠滑落下来。

  挣开二公主的手,转身翩然而去。

  只是一眼,陈若礼的心就乱了。滚烫的泪珠如滴在他心上,烧了起来。

  “江蓠!”二公主见还没对战,江蓠就落荒而逃,气不打一处来,一跺脚追了上去。

  三公主更是气恼,将手中快要揉烂的手绢扔在地上。

  陈若礼痴痴地看着江蓠的背影,翩若惊鸿,腰若拂柳,当真是京城第一美。

  紧了紧拳,伏身拾起地上的帕子,递给三公主:“公主莫气,一场误会。”

  三公主接过帕子,哼了一声。

  陈若礼忙道:“人都走了,公主金枝玉叶,一个庶民女子哪配与你相提并论。”

  陈若礼乃陈国公府次子,其实他本是庶出,生母在他一岁时病死了。便养在了主母名下,这么多年过去了,也不再有人会提他庶子的身份,都当他是嫡子。

  这种出身,自然不可能继承爵位,况且他头上还有一个嫡出的兄长,陈国公府世子爷陈若怀。

  他当然知晓和亲的消息,换作往日,若能取到公主对他来说是极佳的助力。公主的生母是皇帝的端妃,端妃的哥哥是长公主的驸马。

  如此,无论是皇帝近前,还是长公主府都能成为他的力量。

  可现在,如果谁在这个时候坏了皇上和亲的安排,那定会龙颜大怒。

  不过,这怒火短期是由国公府来承担,时间长了,揭过这一页应是不会有太大的影响。那长期来看,获益的会是他。

  但现在也不宜操之过急,看看情况再说。况且现下国公夫人应已经在与长公主商谈,看看结果如何。

  至于三公主,很明显他今日是被看上了,自然是先吊着。

  体贴地对三公主道:“公主,一会就开宴了。”用手勾起三公主一丝碎发,“这一下午的风吹着,要不要先去修整一下?”

  三公主面颊微红,点点头:“那我先去了。”

  “好,仔细点,这会儿天黑了,多掌几盏灯笼。”

  “唉呀,这么好的机会,就被你错过了,你怎么这么胆小!”二公主走在江蓠身边,絮絮叨叨。

  女魔头双手笼在袖中,摩挲着手中的玉佩,这是刚刚从陈若礼那儿顺来的。

  

举报

作者感言

竹绕溪

竹绕溪

自李白《从军行其二》;杜甫《阁夜》;沈彬《吊边人》;徐锡麟《出赛》;王维《老将行》;李颀《古从军行》;辛弃疾《破阵子》

2020-06-24 00:03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