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改命国术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三章 渣男段位高

改命国术师 竹绕溪 1017 2020.06.26 20:43

  等江蓠进入宴席,最后一名献礼的女子正在表演琴艺。江蓠本是打算低调混进去,可她长得实在太惹眼,一进入大殿,一众男宾就陆续侧头望来。

  这番动作引的一群女宾也跟着侧头。

  倪小叶只得在众人的目光中,找到空位坐了下来。

  户部郎中家的小女儿何欣雨正是最后这位弹琴的女子,她准备良久的演奏被江蓠分去了注意,心下气恼,一曲弹毕,她起身对江蓠道:“江姑娘来得这般迟,可是给二公主备了厚礼要献上啊。”

  白依依撇了一眼魏酌抗,高声道:“江姑娘最后一个来,定是压轴呢。”

  兵部员外郎家的抿嘴一笑:“这压轴素来是最厉害的,江姑娘可不能让咱们失望啊。”

  不知道是谁家的闺女附和:“女子要才貌双全,江姑娘是咱京城第一美人,才艺也定是十分了得。”

  这帮娘们玩捧杀啊。老娘是来吃吃喝喝顺便搞事情,又不是来给你们表演节目的。

  不过江蓠是什么人设?小白莲还是小绿茶?

  影后酝酿情绪中……

  抬起头,忽闪忽闪的大眼睛带着些许难过和无奈:“大家都只如今江家的情况,二公主待我情深意重,但即便是有心却是无力。此次只能长跪佛前,献上一片诚心。终于打动残焚大师,帮忙开光了一件法器,希望二公主长安喜乐,事事如意。”

  残焚大师开光的法器,那可是可遇不可求的。本等着看笑话的一众女子,泄了气。一众男宾见如此美人因为家世落魄如斯,却为待朋友如此诚恳,连残焚大师都被打动,真是难得的美丽又纯善,阵阵怜惜荡漾胸襟。

  可何欣雨却不依不饶:“今天到场的姐妹,都为二公主献上了才艺。二公主不计较江姑娘的身份,如此厚待你,你就没有才艺献上么?”

  又不给钱,耍什么宝。

  二公主高声道:“江蓠受了伤,什么都不记得了。你别为难她。”

  席上众人面面相觑。“那便是现在什么都不会了?江蓠,你真是太可怜了,以前你还会弹琴,如今空留美貌了。”何欣雨故意将“空留美貌”声音拖得长,表情夸张,口上同情,眼中鄙夷。

  江蓠垂下眼眸,神情黯然:“失忆一事实为意外,并非我所愿。十余年的琴棋书画苦学,付诸流水,常常想来也是难过。”

  抬手用手帕轻拭眼角,葱白的柔夷点着如贝壳般晶莹的指甲,好一副美人失意图。

  又饱含深情地看着魏酌抗:

  “江蓠蒙受圣恩,被赐婚予魏将军。家父一生戎马,女儿能托付于同样为将的佳婿,他亦老怀安慰,喜不自胜。没想到路遇鞑野军遭逢意外,江蓠失去了记忆,又险些丧命。”

  泪光点点,如玉珠滚落。鼻尖染上嫩粉,让人心也起了酸涩。

  众人目光纷纷投向魏酌抗,江蓠一个弱女子,远嫁西北,又遭逢大难,还遇家族巨变。

  老父亲的遗愿,魏酌抗若此时要退婚,未免被传薄情寡义。他若认下江蓠,还能搏一个有情有义的美名。

  魏酌抗握住酒杯的手紧了紧,朝众人点点头:“江姑娘的境遇实在让人惋惜和同情,此事我亦有责任。可魏某不才,虽受皇上指婚隆恩,但此生亦求两情相悦。我定会为江姑娘再觅良婿,不负江先生期望。”

  哟呵,这渣男段位高啊。

  江蓠看着魏酌抗,眼泪簌簌而落:“江蓠自知魏将军倾慕白姑娘久矣,白姑娘乃首辅大人掌上明珠。江蓠如今是罪臣之女,自是不能相提并论。在这里薄酒一杯,祝二位百年好合。”

  话毕,擎起面前的酒盏,一饮而尽。

  “婚姻自古父母之命,家父家母虽已不在,但江蓠的婚事自有家人定夺,我如今已成全与你们二位,还希望魏将军不要再羞辱于我。”黛眉轻蹙,面露难堪羞愤之色。

  是了,魏酌抗是指婚的未婚夫,未婚夫帮未婚妻找下家是个什么理。而且违抗皇命,公然与白依依不清不楚,首辅大人的千金,此番定为攀附之举。这魏酌抗看起来仪表堂堂,竟也是趋炎附势的厚颜之徒啊。

  众人心下清明却碍于白依依和魏酌抗的身份面色不表,但眉来眼去的眼神却杀伤力十足。

  倪小叶手扶酒盏,指尖轻点:

  魏酌抗也许打仗还行,但这内宅里的弯弯绕绕他不过是个麻瓜。

  见众人神色不善,白依依心下恼怒,撇去魏酌抗的眼神很是不满。

  二公主素来看不惯白依依表面一副高高在上的才女做派,私底下又爱勾三搭四,抿嘴一笑,从上首走下,到了江蓠跟前,抱住她:“蓠儿,你真是太苦命了。你心性单纯,只能眼睁睁看着别人暗度陈仓。你放心,我定会帮你把关的,再不遇见这样的人!”说着挤出两滴眼泪来。

  宋泽喝着酒,身旁的国子监侍讲汤浩凑近道:“宋大人一向眼光甚好,看这京城第一美人,相貌何如啊?”

  宋泽放下酒杯:“美则美矣,毫无灵魂。”

  “宋大人,您眼光真高。”汤浩端起酒杯轻轻一碰。

  二皇子见白依依脸色有些难看,举起酒杯:“好了好了,培曦今日你生辰定要高高兴兴的。这礼也收了,今天来的又都是才子佳人,不如一起热闹热闹,走行酒令可好?”

  二公主擦了擦眼角:“二哥说得是,你远道而来,你来定个规矩吧。”

  二皇子看着白依依道:“今日如此多才子佳人齐聚,咱们就以风花雪月为题如何?”

  白依依点点头,又看向宋泽:“请宋大人做令官可好?”

  宋泽颌首:“恭敬不如从命!”

  “行,浣纱,备酒!”二公主吩咐道:“那便从我开始。二月春风起,四野草木生。”

  白依依接过令签:“那我就是花,朝花吐清露,夜来自留香。”

  刑部郎中的次女简兰昉接过令牌:“红梅点寒雪,斜阳照佳人。”

  “明月挂树梢,酒意香醉人。”

  ……

举报

作者感言

竹绕溪

竹绕溪

这两天修文,先放一章。后面会修改。

2020-06-26 20:43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