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改命国术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惊变

改命国术师 竹绕溪 1118 2020.06.15 08:40

  到了地方,太夫人竟站在门口等。花甲之年,满头银发,杵着拐杖站在风里。一见到马车,便催着嬷嬷扶着她颤颤巍巍走了过来。

  一行下了马车,江蓠忙给太夫人行礼。太夫人赶紧伸手扶着她胳膊,看着她泪眼盈盈:“可怜的孩子哟,瞧这瘦得,脸色这么白。”

  又对嬷嬷道:“晚上把那个老参炖上,给孩子补补。”

  嬷嬷笑道:“知道啦太夫人,您今天都交代过好几遍了。”

  “唉哟,人老了记性不好了,你且急着别忘了。还有啊,天寒着呢,给蓠儿、藤儿多准备点被褥,地龙早早烧好。”

  “欸,您放心,都安排着呢。”

  太夫人牵着江蓠的手:“我这里就简单了点,你需要什么只管跟林嬷嬷说,就当自己家一样。”

  江蓠点点头:“谢谢太夫人,打扰了。”

  太夫人一拍她的手:“唉哟,都是自家人,说什么客气话。快快快,跟我进来,外面风吹着冷。藤儿,来来来。”

  一行人去了太夫人房间,旭儿被林嬷嬷抱着给太夫人瞧。太夫人捏捏他的小脸蛋:“旭儿长得真好”冲藤儿笑道:“像你,这眼睛黑葡萄似的。”

  旭儿看着太夫人,格格直乐。

  “哟,这才多大呀,就知道被夸奖高兴了。”太夫人大笑起来。

  又吩咐林嬷嬷:“厨房茶点备好了没,赶紧送来。蓠儿、藤儿都该饿了,先垫垫肚子。晚上请了王家婶子过来,给你们做好吃的,她做的菜好。”

  江藤道:“太夫人,您太费心了。咱们就过来住几日,就平平常常的就好。”

  太夫人笑道:“你们年轻人,长身体,要吃好。人多热闹,多吃点。老婆子我是吃不动了,看着你吃得好,高兴。明儿想吃什么,跟林嬷嬷说,都给你们安排得好好得。”

  林嬷嬷点点头:“是呀,少夫人和蓠儿姑娘爱吃什么只管说,都做得。”

  说着从柜子里拿出一个盒子递到太夫人手上,太夫人接过打开,里面是两个通体碧透的玉镯。

  “来来来,你们姐儿俩一人一个,这是老婆子当年的嫁妆,款式有点老了,回头你们回京找匠人给镶点花样。”

  江藤忙站起来:“太夫人,这可使不得,咱们来已经是打扰了。这镯子一看就是上等的贵重,晚辈可受不起。”

  太夫人佯装板起脸:“什么受不起受得起的,一家人这么说可不亲热了。老婆子都半只脚在棺材的人,不送出去,还自己带进棺材啊。”

  “唉呀,太夫人你说什么呢,你还康健得很,活一百岁没问题!”江藤笑道。

  太夫人拉过她胳膊,将镯子套在她手腕上:“对,活一百,明早还能跟你比划下拳脚是不是啊。”

  “太夫人!”江藤有点不好意思。

  “我可没笑话你啊,会点拳脚好啊,多动动身体康健。蓠儿,来来来,瞧你白嫩嫩的,带这个翠色肯定好看。”

  说着又拉起江蓠的手,将镯子套了进去:“看,我就说,这皮肤白衬得镯子更翠了。”

  林嬷嬷凑过来:“好看,太夫人眼光好,蓠儿小姐长得俊。”

  满屋扬起笑声,其乐融融一片暖意。

  晚饭时,太夫人也不拘礼,非让大家都坐在一起吃,时不时让林嬷嬷给两个小辈布菜,一大桌的佳肴,吃得江蓠肚子都撑起来。

  入夜,太夫人想着姐妹俩好些年没见,又逢变故,定是有很多体己话要说,便要了旭儿留在自己屋里。

  姐妹俩洗漱一番,在一张床上躺下。江藤是个活泼泼辣的性子,握住江蓠的手一直絮絮叨叨,说她们小时候的事情,说她在江南的事情,刻意避开谈父亲,谈夫婿,就这么说着说着便睡着了。

  江蓠盖着厚厚的被子,听着姐姐睡着后的鼾声,觉得心里无比踏实。这是她醒来后最幸福的一天,一家人一起便是这样吧。

  渐渐,江蓠也开始犯困,闭上了眼睛。

  嗡,是剑出鞘的声音。

  呲,是锋划破血肉的声音。

  江蓠惊坐起身,窗外火光锃亮。

  “姐!”江蓠用力摇着江藤,江藤揉揉眼睛,嘴里含糊着:“咂了?”

  看见屋外一片火光,蹭地一下坐起,打开门冲了出去:“旭儿!太夫人!”

  江蓠也立刻跟了出去,屋外的院子里正站着三名持刀的黑衣人,婢女和奶妈都倒在地上。

  “姐,我拖着他们,你找到旭儿和太夫人,先带他们走,不用管我!”

  江藤:“不行!你跟着我,我保护你,我们去太夫人那边!”说着一把拽着江蓠退回了屋内,砰一声关上房门,从床底下摸出一把长刀。

  看着江蓠诧异的眼神,江藤讪讪:“用来防身的。你先躲起来,我干掉……”

  话还没说完,房门被一脚踢开,三黑衣人拿着明晃晃的刀杀了进来,刀上还有血迹。

  “躲好!”江藤一边吼道,一边朝三人挥刀砍了过去。

  江蓠从腰间拔出一把匕首,一闪身,避开一个黑衣人砍来的一道,探出手绕上他的胳膊,狠狠往自己近前一拉,黑衣人的后背大开,江蓠找准心脏的位置,匕首白刀进红刀出。

  江藤惊讶地看着妹妹手上血淋淋的匕首,江蓠讪讪:“用来防身。”

  江藤咽了口唾沫,点点头,推开扎在刀上的黑衣人尸体:“还有一个。”话落,劈出一个刀花,黑衣人连连后退。

  江蓠剑起地上黑衣人掉落的剑,踩着桌子跃身而起,一剑插入对方肩膀,就着剑势从桌上跳下,剑穿透身体,将黑衣人钉在地上。

  抬手捏碎了他的下颌,一拳将他打晕,对江藤道:“姐,去找太夫人。”

  江藤点头,二人向太夫人院落直奔而去。

  刚跨出院门,回廊上居然有十几名黑衣人。

  两姐妹背靠背,与黑衣人对峙。

  江藤厉声道:“蓠儿!若是今日我死了,你不要查真相,不要报仇,躲得远远的,不要回来!这阵仗你姐夫也护不住!”

  “你不会死的。”江蓠握紧手中的剑。

  “这是命令!答应我!否则我死不瞑目!”

  “好!江蓠答应你!”

  说着,姐妹俩挥刀持剑,与黑衣人撕杀起来。

  刀剑相撞声,兵器刺入身体声,血溅声在黑夜里显得格外刺耳。

  黑衣人一个个倒下,江蓠腰上被划了一道长长的口子,捂住伤口,持剑的手已经麻痹。回头看江藤,她已经明显体力不支,刀杵在地上,喘着粗气。身上满身血迹,不知是黑衣人的,还是她的。

  “小心!”江蓠惊呼,一黑衣人一剑刺向江藤腹部,江蓠扔出剑直扎黑衣人心口。

  可惜还是晚了一步,江藤被刺中了!倒在了血泊中。

  “姐!”江蓠扑了过去,后背大开,身后的黑衣人挥剑砍来,江蓠感到身后的剑气,双膝跪地,塌腰后仰,剑峰堪堪从江蓠的鼻尖划过。

  江蓠双手夹住长剑,身体用力腾起,翻身骑上黑衣人肩膀,咔嚓一声,双手拧断了他的脖子。

  捡起地上的剑,似发疯一般穿刺、砍杀,鲜血染红她的眼睛。

  如机械一般,忘记身上的疼痛,不记得所有麻痹,杀!杀!杀!

  挡路者,死!

  一步一杀人,回廊上血流成河。

  终于,最后一名黑衣人倒在了江蓠的剑下。

  江蓠扔掉剑,跪在地上,双手按住江藤腹部汩汩流出的鲜血,嘴唇颤抖:“姐,没事的,你坚持住。没事的,没事的。”

  江藤缓缓挣开眼睛:“旭儿……”

  “好,你等我,我去看旭儿,马上就回来。姐,你一定要坚持住!等我!”

  江蓠捡起剑撑起身体,回头看了江藤一眼,朝太夫人房跑去,眼前模糊一片,她用沾满血污的胳膊胡乱擦着。

  太夫人院子里一片安静,黑夜中静得吓人。

  江蓠深吸一口,血腥,都是血腥。

  她坚持住,跑了过去,屋外横七竖八地倒着几个下人的尸体。

  房门是打开的,林嬷嬷倒在了门边。

  江蓠扶着门框跨步进去,闭上了眼睛。

  太夫人躺在血泊中,怀里还保护着旭儿,旭儿满身是血。

  江蓠腿一软,爬了过去,手哆嗦着伸向旭儿的鼻头。

  双手垂落,撑在膝盖上。江蓠张着嘴,喊不出一点声音。

  颤抖的手抚上旭儿黑葡萄的大眼睛,转身朝江藤跑去。

  此时江藤已经晕了过去,江蓠一巴掌打到她脸上,江藤缓缓挣开眼睛:“江藤!他们都死了!你要活者!你必须活着!这屋里哪里有伤药,最近的大夫在哪里!”

  江藤眼中划过痛苦之色,随后咬紧牙关:“我屋里靠墙柜子第二格。”

  江蓠转身就走,翻出纱布和金疮药。

  用匕首划开江藤腹部的衣裳,将一瓶金疮药全部倒上,江藤顿时痛得脸煞白。

  不断流出的鲜血迅速将伤药染红,溢开。

  “坚持住!坚持住!你不会死!不会!”江蓠一边念一边迅速给她缠上纱布。

  “大夫,哪里有大夫!”

  “大叶寺,国师!”江藤声音减弱。

  “好!”江蓠将江藤扶起,背在背上,一路小跑找到马车,又将打晕的黑衣人拖上车,套上马,向大叶寺冲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