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改命国术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五章 吃瓜

改命国术师 竹绕溪 1294 2020.06.28 12:07

  江蓠泪眼婆娑,借着酒劲步伐蹒跚,面色戴着悲愤与哀痛。

  守将之女全家战死,身负重伤,记忆全失,为友贺生辰却遭满堂嘲弄。

  悲哉!痛哉!

  赤子之心,一腔报国,血洒城头却落得罪臣下场。

  冤枉!冤枉!

  倪小叶继续耍酒疯,手持酒盏,拿着令签敲击着,开始悲戚戚唱起来了:

  只闻,五更鼓角声悲壮,三峡星河影动摇。

  只忆,百战沙场碎铁衣,城南已合数重围。

  只悲,一身转战三千里,一剑曾当百万师。

  只解,沙场报君为国死,何须马革裹尸还。

  只叹,白骨已枯沙上草,家人犹自寄寒衣。

  ……

  一声声铿锵有力的击盏声,引得不少人止不住跟着唱起来,渐渐一起吟唱的人越来越多,满殿尽是颂唱声。

  二公主:本宫的生日宴啊……

  倪小叶:那两个人该有动静了吧……

  “快拦住她们!”

  “小心陈公子手上的烛盏!”

  “陈公子,三公主!别跑了!”

  殿外穿来一阵嘈杂。倪小叶将手中的酒盏、令签一丢:

  来了!

  众人还没反应过来,之间陈若礼拉着三公主光溜溜冲进了大殿,一边跑还一边喊:“

  美人!跟着我,快,他们杀来了!看为夫杀他们片甲不留!”

  “夫君,我好热啊!好多人啊!”

  “跑啊,有风,就不热了!人,都杀光!杀光!”

  “夫君,快看,我们脚下踩着云朵,好软和!”

  陈若礼拉着三公主在殿内乱窜,手中的尖长的烛盏不断胡乱挥动着。

  一众小厮跟着冲了进来,间满屋目瞪口呆的宾客,呆立原地不知如何是好。

  满殿才子佳人长大嘴巴,吃着这硕大的瓜。

  倪小叶正看得津津有味,这两人身材不行啊,一看就是平日里缺乏运动,松的松,柴的柴,还有那个,有点……

  突然一只大手附上江蓠的眼。

  谁啊!还没看仔细呢!

  “非礼勿视。”竟是魏酌抗的声音。

  小绿茶江蓠顿时往魏酌抗胸口一靠,双手抓住他腰,轻叫一声:“好可怕!嘤嘤嘤。”扭转脸埋在魏酌抗胸前,把眼泪鼻涕糊了上去。

  醉酒又哭过的江蓠,面上微烫,侧脸的时候又蹭了魏酌抗一手清泪。

  魏将军怔了怔,竟也没将她推开。

  倪小叶:

  这腰不错,结实。

  二皇子当机立断,抄起殿内的高脚椅砸在陈若礼的后背,姓陈的栽倒在地,被回过神来的小厮扑住,用手中的披风将他遮挡起来。

  倪小叶趁乱踢出地上的酒盏,将还在发癫的三公主绊了个狗啃泥。婢女嬷嬷们才赶紧上前给她盖上。

  倒地的陈若礼身体却开始抽搐,二皇子将他翻过身,竟是口吐白沫:“御医!快传御医!”

  下一刻,三公主也是开始抽搐。

  魏酌抗道:“这情形不宜搬动,还是请御医到此处问诊得好。”

  二皇子:“叫御医直接来长芳殿!”

  幸好长公主府上是常年有御医的,不过多时,便提着药箱来了。

  长公主和陈国公夫人也匆匆赶来。一见二人情形,陈国公夫人脚一软,闭上了眼睛:完了,完了,这都是什么冤孽啊!这个不中用的庶子!陈国公府的脸被这贱种丢尽了!

  御医查探一番,对长公主行礼道:“三公主与陈公子,是吸食了高纯的五十散,产生了幻觉。”

  陈国公夫人差点晕过去,五十散!这个败家子居然吸食五十散!

  长公主倒是淡定,她平日里玩乐,偶而也用五十散助兴,不过没见过劲儿这么大的。

  抬眼斜睨陈国公夫人,夫人此前不允婚事时态度还挺强硬,此事如抖败的公鸡,只得羞愤难当点点头。

  倪小叶一扬眉:

  五十散?我好不容易搞的致幻毒蘑菇液就被这么忽略?你什么御医啊喂,二公主的助兴药呢!没这药,他们能脱这么干净!

  偷偷环顾:五十散,谁干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