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改命国术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索命

改命国术师 竹绕溪 2159 2020.06.13 23:34

  过了子时,江蓠与荷如被小僧带到了柴房。

  柴房在后山的一座小山峰上,地处偏僻,孤零零地立在那里。推开门:屋内堆满了干柴,地上还铺就了一层厚厚的枯草。

  江蓠也是累极了,但本能地四下看了一番,最后找了个里边靠窗的位置坐下,总觉得有些怪怪的。还没来得及细想,荷如过来坐在她身边,眉头深锁:“小姐,若是魏将军执意退婚,你有何打算?”

  江蓠摇摇头:“退婚了会怎样?”

  荷如看着她满眼怜惜:“小姐现今是庶民的女儿,若是退婚了,再说亲便只能嫁给庶民了。”

  江蓠一笑:“只要平安顺遂,庶民也是好的。”

  荷如轻轻摸摸她的额角:“小姐能想得开便是最好的。大小姐这几日就回京了,到时候咱们可以去投奔她。奴婢绣工尚可,以后多做些绣活添补家用。”

  江蓠握住荷如的手:“荷如你真好。”

  “我会一直陪着小姐的。”

  “对了,我姐姐是谁?”

  “大小姐啊,大小姐今年二十一岁了。五年前嫁给了吏部郎中家的大公子。大姑爷在江南府做通判,大小姐随夫去了江南。”

  突然,荷如怔住,用手指比了个嘘的动作,压低声音在江蓠耳边:“小姐,外面好像有脚步声,我去看看。”话落抄起一节木柴,轻轻走到门侧。

  砰地一声,门被一脚踹开,冲进来两名拿剑的蒙面黑衣人。荷如拿着木柴的手刚敲中其中一人的头,门外又冲进来一名黑衣人,一剑刺入荷如胸口。

  “荷如!”突然间的巨变,让失忆的江蓠楞怔片刻,转瞬摸起手边的一截木柴向黑衣人冲来。

  黑衣人挥剑刺向江蓠,却被荷如死死抱住了腰,黑衣人竖起剑,一剑插入荷如后背,胳臂肘用力一挥,荷如被甩出了门外。

  就在此时,柴房周围燃起了火,四围淋了火油,火势嗖地一下窜起。黑衣人将一个瓶子拔开盖子,直接向江蓠扔去,紧接着,又扔出一个火折子。江蓠面前顿时出现一条火龙,挡住了去路。

  地上全是干草,遇火就着,房中的柴火也迅速燃了起来。

  “我草!”

  江蓠不管不顾,直接冲出火龙,手中的木柴直击黑衣人持剑的手腕。长剑被打落在地,江蓠一个滚落熄灭身上的火焰,捡起地上长剑,半蹲着身体双手用力往身后一刺。

  长剑直插进黑衣人腹部,门外的黑衣人听见屋内响动,夺步而入。

  江蓠迅速抽出长剑起身,一脚踢在黑衣人膝盖,对方腿吃痛一弯,身子一矮,江蓠挥剑而出,直接划破他的颈动脉,血喷溅了江蓠一脸。

  “撤!”剩下的黑衣人从外关上了门,将江蓠锁死在屋内。

  江蓠奋力挥剑,剑气将屋内地面燃烧的枯草掀开,露出青色地砖。

  狠狠用力劈下,地上顿起一道又深又长的剑痕,几颗碎石从一处剑痕的缝隙中下落。

  江蓠竖起长剑,直插缝隙,用力搅动。

  轰地一声,地面塌陷,露出下面地道来。

  一切发生在火光电石间,江蓠脑子一片空白,全凭本能反应。

  正要往下跳,咔嚓一声,横梁断裂砸了下来,江蓠痛呼一声晕了过去。

  眼前熊熊大火,轰,轰,轰,别墅传来三声惊天爆炸声。

  “妈!”江蓠撕心裂肺,猛然睁开双眼。

  眼前正坐着一个白胡子老头,不知多久没洗,胡子都打结了。身处一间石室,烛光昏暗,屋内除了老头身下的石床,别的什么都没有。

  江蓠挪动身体,向后靠了靠,贴着墙:“你是谁?”

  “金菩提是你的?”

  老头答非所问。

  江蓠低头看看自己手腕上的金菩提,这手链,她中箭时醒来就一直戴着,并未觉得有何特别。

  “不知道。”

  “失忆了?”

  “嗯,我可以走了么?”

  “柴房都烧光了,你救不了了。”

  “现在什么时辰。”

  “巳时。”

  “那先告辞了,从哪里出去。”

  老头从怀里摸出一个玉瓶,丢给江蓠:“喝了这个,你就能恢复记忆,如果金菩提是你的。”

  话毕,背对着江蓠躺下身体,向左侧一指:“那边出去。”

  江蓠拿起玉瓶,站起身走到老头身边:“你是谁?”

  “你师傅让我把玉瓶给你,我任务完成了。”

  “我师傅是谁?”

  老头蹭地一下坐起身:“你喝了不就知道了。没完没了的!”

  江蓠把玉瓶塞回给老头:“不要喝陌生人的东西。”话毕,朝着出口而去。

  “等等!”老头翻身下床,硬将玉瓶塞给江蓠:“拿着拿着,赶紧把这个拿走。”

  “不要!”江蓠又丢回来。

  老头赶紧接住:“本座是国师残焚,还能诓你不成。”又看着江蓠啧啧两身:“瞧瞧你,现在这个样子,出去就能被抓起来。”

  江蓠低头一看,衣服烧得好几个洞,还满身血渍。

  “你为什么救我?”

  “老夫一言九鼎,当初答应你师傅把这瓶子给你,自当作数。”

  江蓠沉默片刻,不知为何她并不想恢复记忆。她直觉记忆并不是什么好事,会压得她喘不过气来。没有记忆,便是新的开始,做一个庶民,过简单的一生,这种生活她觉得很好。

  她还有一个姐姐,一家人相依为命,是很幸福的事。

  残焚见江蓠不说话:“你就不想知道是谁要杀你么?”

  “你知道?”江蓠看着老头的眼睛。

  老头摇摇头:“不知道。”

  “呲!”江蓠露出一个嘲讽的笑来。

  “你知道你是谁么?”老头看着她,神情有些得瑟。

  “江明的次女,江蓠。”

  “呲!”,这回老头嘲讽一笑,比出两个手指:“江明的女儿,杀了两个人。”

  “江明是兵部郎中,早年带兵打仗武功不弱,虎父无犬女,我作为他的女儿会点拳脚有什么奇怪的。”江蓠看着老头眯了眯眼。

  残焚摇摇头,凑近江蓠,低声道:“你那个可不是拳脚。”眼神锐利地看着他:“是杀人的伎俩!”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