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改命国术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一章 审问

改命国术师 竹绕溪 3071 2020.06.30 00:01

  看着宋泽这一副一本正经,正襟危坐的样子。

  倪小叶有了深深的挫败感:

  想我影后倪小叶,当世万人迷,走哪里不是前呼后拥粉丝满地,这世界上还有我诱惑不了的男人?

  看我这双秋水碧波的桃花眼,看我这娇艳欲滴的红唇,看我这大胸这细腰这美腿。

  你竟然敢无动于衷,你是不是瞎!

  要不是看过你的八字,还真以为你不行!

  宋泽看着她一脸期待,那诚恳劲简直让倪小叶上头!顿时觉得没了兴致。

  没好气道:“我困了。”说着也不待宋泽反应,直接躺下蒙头就睡。空留宋大人怔在原地,用修长的手指摸摸鼻子,轻声道:“抱歉,是宋某唐突了。”

  是了,父亲新丧,家人蒙难,还被追杀,本已经心力交瘁疲惫不堪,大半夜他竟还让人吟诗词,那岂不是戳人心窝子,故意挑起别人的伤心事。

  心下懊悔不已,他今夜真是连连失策,脑子如浆糊。

  转过身重新坐下,持起笔认真看起公文来。忽而抬头:不知小叶国师这般的修行者,一般夜里都做什么?修行会是怎样的,打坐么?

  身后的小叶国师正在修行中,她顺气了一遍又一遍,才忍住没起来掐住宋泽的脖子,扒光他的衣服,吊到房梁上。

  偷偷将被子掀开一条缝,宋泽正背对着她。宽肩窄腰,随着呼吸,一张一弛起伏着。

  切!这种禁欲系的闷骚男,最讨厌了!

  天刚亮,倪小叶就被人摇醒。昨夜的欲求不满和起床气一股脑上了头,蹭地一下坐起身。

  迎面一张好看得天怒人怨的脸正小心翼翼看着她,看得她要杀人的火气顿时消了一半。只得扯出一个笑来:“该回去了是吧。”

  宋泽点点头:“江姑娘的马车已经准备好,我遣了十个护卫送你回去。”

  “多谢宋大人。”倪小叶很自觉地扶着他胳膊起了身,这家伙竟还抽空去洗了澡,身上幽香幽香的,这种撩人而不自知的人最讨厌了!

  坐在回大叶寺的马车里,小叶国师一肚子闷气没地方撒,面沉如水。

  江蓠装个什么劲的柔弱小绿茶!我倪小叶没什么耐性,竟然我一身美貌被羞辱了,下次强推!还治不了你了咋地!

  气吼吼冲回屋里,残焚见她面色不善,荡起坏笑来:“哟呵,被拒了!”

  倪小叶睨他一眼:“人都抓到了?审出什么来!”

  “还没审呢,这不等着你这个女魔头嘛。”

  女魔头抄起桌上的匕首:“我被拒了没什么,但是敢来惹我的杯具了。”

  残焚跟了上来:“你这不是迁怒嘛。”

  女魔头:“人生不迁怒,气往哪里出!”

  进了密室,六个黑衣人还挂在架子上垂着脑袋晕着。

  “哟呵,睡得还挺香。老头帮我给泼醒了。”

  “你这个女魔头为何总是使唤本座?”

  倪小叶没好气地斜眼看他吼道:“给!我!弄!醒!”

  老头见她这一副要发颠的状态打了个哆嗦,恨恨一击掌风击出,倪小叶感到一股劲气。

  水缸中顿时腾起六条水柱,向六人门面直扑而去。

  “咳咳咳咳”,黑衣人被水击中纷纷醒了过来,呛了水掉着下巴剧烈地咳嗽着。

  倪小叶一脚向一名黑衣人腹部踢去:“咳你妹!快说,谁派来的!老娘今天没耐性。”

  黑衣人口中溢出血来,只是翻着眼瞪着倪小叶,掉着被卸掉的下巴嘿嘿笑着。

  倪小叶扭过头:“毒药都取出来了?”

  残焚将双手笼在袖中,撇了一眼她有些不满道:“取了,你吩咐的还能不取?”

  倪小叶身手捏住对方下颌,用力一提,咔嚓一声下巴接了上去。黑衣人痛得额角青筋直跳。

  其他五人闭了闭眼。

  女魔头左手拇指用力按住他额角的青筋:“这就疼了?真是废物。”

  右手持刀,用力一划,黑衣人衣襟从喉咙到腰腹被划了开来,露出整片胸腹。

  倪小叶用拇指轻轻摸了一下刀剑:“这刀太快了!”说着拿起桌上的瓷碗用力往地上一摔,瓷片脆响的碎裂声在安静的密室格外瘆人,弯身捡起一块:“这个还行。”

  用瓷片尖按进对方锁骨下方的皮肉:“谁派来的?”

  黑衣人不吭声,倪小叶捏住瓷片的手,用力缓缓下滑,从锁骨一直到腰腹,一条长长的血肉被刮了下来。

  黑衣人痛得冷汗顿出,大口喘着气。

  倪小叶并不理他,也不再开口询问,一下一下用力刮着,似在刮一根黄瓜。还上瘾了一般,全神贯注,似忘了要审问。

  很快,黑衣人的半边身体被刮出了十几条血肉,鲜血淋淋。肌肉疼痛得一股一股无序地跳动着。

  另外五人紧紧闭着眼,咬紧牙关,腿打哆嗦。

  倪小叶退后一步,似在欣赏自己的杰作,声音冷冷道:“你们休想咬舌自尽,咬舌自尽不过是舌断窒息而死,有我在会让你们窒息?不过你们大可试试,我会玩的很多呢。”

  上前一步:“改刮这边了,不然不对称。你忍忍啊,这次我慢点刮。”

  “江蓠!你够了!”残焚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出手挡在黑衣人面前。

  “杀人不过头点地,老夫从未看过像你如此残忍之辈!”

  “是么?那给你见识见识!”倪小叶转过身,盛了一碗水,往里面倒了药粉,一把推开残焚,将水泼在了黑衣人身上。

  “啊啊啊啊”满室尽是他凄惨的嚎叫,女魔头咧开嘴哈哈大笑,露出两排白牙格外瘆人。

  那五人牙关打颤,直打哆嗦:这个变太女魔头,太凶残了。

  “江蓠!”残焚怒吼,一把夺过她手中的盛水的碗:“老夫帮你不过是见你可怜,你竟是如此残暴之辈!”

  “你个死老头,休再我面前假装慈悲!你杀的人还少了!”倪小叶嘲讽怒吼。

  “你个妖女,有种你杀了我们!”一个黑衣人崩溃咆哮。

  倪小叶莫起匕首,冲了上去,噗噗噗,连扎四刀在对方大腿上:“你让我杀,我偏不!”

  看着这个疯狂的女子,满屋弥漫着绝望之气。

  转身看着那个被刮皮的黑衣人,从架子上拿起一把长刀。

  “不过你,实在太丑了,又很吵!”话落,一刀斜劈而下,鲜血喷溅而出,人断成两半,死了。

  五人目瞪口呆。

  倪小叶一边用袖子擦着刀上的血,一边喃喃道:

  “荷如话也很多,但是她可爱多了,还要做绣活养我。”

  转身面朝五人:“少了一个玩具了,下一个玩谁呢?”

  幽暗的目光在他们身上流转,五人赶紧侧脸避开。

  女魔头突然眼睛一亮:“我一个人玩太没意思了,一起一起。”

  说着连连挥刀,五人紧紧闭上眼。下一瞬,绑在他们手腕和脚踝的绳索被砍断,五人腿一软,跌倒在地上。

  “来来来!”倪小叶退到武器架旁,“一人挑一件,只能一件哦。你们互相打,我看着,最后赢了的那个,我放你走。”

  五人面面相觑,女魔头见他们还不动,一挥刀,只听一声惨叫,之前喝骂的那人撑着地上的四指被齐齐砍断:

  “我不是很有耐性的。”

  见此惨状,五人只能来到架子旁,颤抖着拿了一件武器。

  倪小叶点着头:“这就对了嘛。”手向上抬一抬:“打啊,快开始。”

  说着,拿起一条鞭子,在桌上坐下。

  五人拿着武器,站在那里,犹豫着不动。

  倪小叶扬起鞭子,一下抽在其中一人背上:“快点!”

  五人试探着你来我往,女魔头又扬起鞭子:“我要见血!这么慢,耽误我吃饭知不知道!”

  黑衣人混战砍杀起来,很快,被倪小叶扎了腿又砍了手指那人落于下风。

  女魔头拍着手,踢着脚:“好玩,好玩。”

  却又抽一鞭子:“没吃饭啊,一点力道都没有!”

  “你够了!”残焚一把抓住她甩出来的鞭子:“做人要底线,你就这么喜欢看人互相残杀,你还有没有人性!”

  倪小叶用力要扯出鞭子,目露凶光:“死秃驴,你滚开!”

  残焚将鞭子紧紧握住,稳稳不动。

  神经病人倪小叶怒火中烧,拿起一把剑就向残焚刺去,残焚没想到她会如此癫狂,未及闪避,肩上的衣袍竟被划了一道长长的口子,也顿生火气。

  “你太过分了!”话毕,残焚出手一掌向倪小叶袭去,倪小叶点脚跃起避开。残焚又是一掌,这一掌裹挟了强大的力道,倪小叶靠着墙连连翻转,避开一次又一次掌风。

  刚刚还在打斗的黑衣人,见这二人竟内斗了起来,缓缓收了招式,握紧了手中武器,互相使着眼色。

  “残焚,你他妈的发什么疯!”倪小叶一边躲一边骂。

  “我救你是瞎了眼!你就是个疯子,杀人狂!”

  “你少假惺惺装好人,你救我不过是为了利用我!”

  “老夫今天要替天行道。”

  突然,轰的一声。密室的墙塌了一个大洞,风从洞内吹出,带着潮气和土腥味。

  这惊变让所有人楞怔片刻,五人反应过来,直接冲了进去。

  倪小叶见状,也是一惊:“别跑!”又避开残焚的一道掌风才追了进去。

  里面漆黑一片,还哪里有五人的影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