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改命国术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帝王的八字

改命国术师 竹绕溪 2396 2020.06.17 15:15

  “嗯”倪小叶点点头,指着魏酌抗的八字:“这八字命主为丙火,丙火人重礼节、热情、直率、行事有些冲动易怒。面微方圆,眼睛大而圆润,哪点像魏酌抗?他为人算计,阴险狡诈,有未婚妻还明目张胆到处勾搭,哪有一点礼义廉耻。”

  倪小叶说着摇摇头:“就这渣男,能是丙火?就看长相,那也不是。”

  “那他是八字错了?”

  倪小叶托着下巴:“就他那德性,我宁愿相信他是假的,图谋不轨!”

  残焚沉思片刻:“要不你算算皇帝的?”

  倪小叶侧脸看他:“你有皇帝的八字?岑卓的有么?”

  “有皇帝的,岑卓的没有。八字这东西一般就结婚或死的时候超度会用到,一般人不会轻易示人,怕拿着去行什么巫蛊之术。”

  “你们还有巫蛊之术?”

  “有啊,西南那边传过来的,发源地就在西南的南夏国。不过也不怎么厉害,当年你师傅一个指头就破了。”

  倪小叶摇摇头:“那不一定不厉害,师傅一个指头能干的事情多了,不能以师傅的能力作参照。”

  残焚点点头:“也是,你师傅不是一般人。”

  倪小叶用胳膊戳戳残焚:“皇帝的八字写出来看看,你怎么会有皇帝的?”

  “皇帝每年祭天啊,大叶寺自然有。”说着用笔在纸上写下皇帝的八字。

  倪小叶摸摸残焚的光头:“我觉得你要倒霉了,皇帝要收拾你了。”

  残焚脊背一寒:“这八字还能看出我来?”

  “不是直接看出你,而是从太安帝的八字看出他的心性,推断出你要倒霉了。”

  “不至于吧,这皇帝成天一心求道成仙,无欲无求的,不理朝政,不管国事,我一个方外之人和他进水不犯河水的,他能为难我什么。”

  倪小叶斜睨他一眼:“他无欲无求?那些旧臣怎么死的?”

  残焚哑了声。

  “咱俩做个交易呗,你帮我做件事,我想办法救你!”

  “我派人去你外祖家了!”

  “这事哪配得上你的命!”

  “你先说说,皇帝要把我怎么地!我得看看,这交易值不值!”

  “好!”倪小叶指着太安帝的八字:

  “看八字,先断阴阳。这八字天干是艮卦,就是将权力全部收在了笼子里。再看流通,官印相生,是高贵命,且双官双印。结合艮卦,这皇帝才不是什么无欲无求的人,他爱极了权力,享受掌控一切,将权力分配玩弄于股掌的感觉。这么看,他之所以修道求长生,不过是为了永远掌握至高无上的权利而已。

  这人表里不一,天干四字代表外在,地支四字代表内心。他的外在五行于地支是不同的。

  你们太小看他的智商了,他八字带了两个食神,而且命主属水,水主智,是极其聪明的人。而且他的命是狡诈阴险的癸水,善变、胆小怕事、疑心极重。

  日坐偏印,偏印你可以理解为偏门,所以自然对神秘学感兴趣。地支还有一个未库,这就坐实了修道求仙的命局。且日坐偏印者,很少表露感情而且也没什么感情可言,自私,自恋、自卑又自负,孤傲、刻薄。

  偏印即枭神,枭神克食神,所以他少言寡欲,心里想什么不会说出来,让你们去猜。倘若猜不中,他还会鄙视对方的智商。

  地支还有寅申刑,是个无情无恩义之人。

  好在八字中还有“土”,虽然无义但还算有点诚信。”

  残焚总结道:“这么看,这太安帝就是一个智商极高,权力欲望、疑心极重,无情无义,自恋自私的小人!那,那跟我有啥关系?”

  倪小叶看着他一笑:“你要不担心,咋结巴了?”

  残焚咽了下口水:“我活了六十多岁了,突然有一天有人告诉我身边一直是条大毒蛇,你说我能不担心么,恶心都能恶心一阵。”

  倪小叶眉毛一扬:

  “你是今天才知道他是毒蛇?装,你继续装!”

  残焚敲敲桌子:“你倒是先说说看啊。”

  倪小叶道:“虽然你不懂推衍测运,但是别人不知道啊,都奉你为大师,还是大尹国的国师,还有协助太兴帝夺天下的传奇经历。

  怀璧有罪啊,京城被围,这么大的危机,你事前一点提示都没有。你让这个多疑的皇帝怎么想?你是不会,还是不想给他预警啊?

  如果他认为你不会,那你这国师的位置就是欺君。

  如果他认为你不想……”

  残焚睁大眼睛:“那就是谋反!”

  倪小叶虚着眼看着残焚:“况且,你自己也知道,他对你没那么信任吧。估计正找着由头弄死你呢。”

  残焚吸了口气:“可这事过去这么多天了,他也没动静啊。”

  “明日,是不是有什么超度仪式,皇帝要来?你看他要不要找你单聊一下?”倪小叶乐呵呵地看着残焚道。

  “超度法会,为“庚子事件”死去的亡灵做的,皇帝就是装个爱民如子的样子。”残焚正了正身子:“说吧,你想要什么交易。”

  “保护好江藤,不能让她有一点闪失。在干掉黑衣人之前,她就留在大叶寺,你必须时刻护着她周全。”

  “行,我当什么事儿呢,小事一桩,保证她毫发不损。”又斜睨着倪小叶:“你还有点人性啊,知道照顾你姐。”

  “我怕她给我添麻烦而已。还有!”

  “还有?你别得寸进尺啊。”

  “刚刚谁说这是小事一桩了?”

  “得得得,你说。”

  “等江藤醒了,教她你毕生所学的武功,她那三脚猫功夫还不如我呢。”

  “你这过了啊,还毕生所学,这是能随便传授的么?”

  “那你留着你的功夫进棺材吧,死了连个上香的徒弟都没有!”

  “你这丫头片子,也太损了!行行行,我教,但我可说好了啊,我只管教她能不能学会我可就管不着了。”

  倪小叶看着他笑笑:“你要觉得你残焚一辈子教出个徒弟结果上不得台面,你就随便糊弄,丢人的可不是我。”

  残焚面色一沉:“你师傅能把你弄回去么?”

  “不能!”倪小叶摇头:“要能回去我早回了,用留在这鬼地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