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我有无限经验值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43 密室

我有无限经验值 真吃土少年 2094 2020.09.22 12:00

  冯员外自然是人精,眼咕噜一转,就知道秦九歌的意思。

  “秦大人此番救我冯家于水火之中,我无以为报,只有龙鳞果才能表达我对秦大人你的感激之情。”

  “这些年来,冯家积攒了十三枚龙鳞果,今日就全部送给秦大人你了。”

  冯员外非常的上道,虽然有些肉疼,但是一想到自己拼搏了一辈子的家产,差点就要落到野种手上,他心中就平衡多了。

  秦九歌一脸正色地摆了摆手:“冯员外,你误会我了。我可是为民请命的清流,岂会拿百姓的一针一线。”

  “你给我送礼,就是对我最大的侮辱。”

  “一百两买一枚龙鳞果,我秦九歌绝不是贪赃枉法之辈。”

  秦九歌一脸正气,冯员外虽然心中鄙夷秦九歌的做派,但有银子不拿白不拿,总比把龙鳞果白送给秦九歌强。

  感谢了秦九歌之后,冯员外扭头看向冯夫人,露出狰狞的笑容,用最严厉的语气厉喝道。

  “贱人,仁儿的魂魄被你藏在哪里了?”

  “老爷,你杀了我吧。”冯夫人死气腾腾地说道。

  “你真以为我不敢杀你吗?你的姘头已经死了,信不信我送你一程,让你们俩当亡命鸳鸯。”冯员外目露厉色,凶狠狠辣的模样,是冯夫人从来没有见过的。

  面对冯员外的威胁,冯夫人目露死志,早就不在乎了。

  “老爷,弘儿他是无辜的!”

  冯员外一提起二公子,冯员外气就不打一处来,气的直哆嗦。

  “贱人,你还敢提那个野种!还不快老实交代,仁儿的魂魄到底在哪里?”

  “老爷,你杀了我吧!”

  “你说不说?你再不说,我就动刑了!”

  “老爷,弘儿他是无辜的。”

  啪的一声!

  冯员外一巴掌扇在冯夫人的脸上,保养上佳的俏脸上面,浮现出一个红色的手印。

  “贱人,你就会说这两句话吗?我养的鹦鹉,好歹也会说上三句。”

  “老爷,你杀了我吧!”

  冯员外被冯夫人这副求死的模样,气得双肩不停地颤抖,暴跳如雷。

  气抖冷!

  秦九歌见到他们夫妇两人僵持在那里,清了清喉咙说道:“冯员外,二公子只是孩子,他是无辜,请你还是不要将老一辈的恩怨,怪罪在他身上。”

  听到秦九歌的求情,冯员外愤怒的脸色,稍稍缓和。

  “看在秦大人的面子上,我就饶那野种一命。等仁儿醒来之后,我会将他送给农户。”

  听到冯员外的保证,冯夫人似乎如释重负一般,松了一口气。

  “多谢老爷大恩大德,奴家结草衔环,永世难忘。”

  “在佛堂佛像的背后,有一间密室,密室的桌子上放着一口黑钵。仁儿的魂魄,就被藏在里面。”

  佛堂中居然有密室,这贱人,还有多少事情瞒着我?

  经过妻子红杏出墙,儿子变成老王的种,这些大事件的洗礼后,冯员外的心理承受能力,强了数个档次。

  树梢上,一只乌鸦眼中闪烁着绿光,目光离开秦九歌和冯员外等人,哇哇叫了两声,飞走了。

  根据冯夫人的交代,众人找到了机关,顺利进入密室之中。

  走进密室,立马就能够闻到淫靡的气味。密室的地上,散落着半透明的小布片,这些都是女子的贴身衣物。除此之外,还有男子穿的长袍,凌乱不堪躺在地上。

  看到这些,冯员外的脸色更加难看了。

  毫无疑问,这间密室就是王管家和冯夫人这对奸夫**颠龙倒凤的淫窝。

  冯夫人每天都要到佛堂来念经,一个月当中,至少有一半的晚上,在这里过夜。

  一想到往日种种,冯员外心中的怒火,就不停地翻腾,直往脑门上蹿。

  “哼!”

  冯员外恶狠狠的瞪了冯夫人一眼,拿起密室桌子上的黑钵,仔细检查了一遍,也没有看出什么东西来。

  似乎,这就是一个普通的再也不能普通的黑钵。

  “秦大人,犬子的魂魄,真的被封印在这里吗?”

  秦九歌接过黑钵,开了天眼,定睛一看,看到黑钵之中,有五团火焰在来回游荡。

  这五团火焰,正是冯家大公子被勾走的魂魄。

  “冯员外,这些就是令郎的被勾走的魂魄。”

  听到秦九歌的答复,冯员外满脸激动,连忙带着黑钵,小步快跑,恨不得立马飞到大公子的房中。

  看着众人离去的背影,冯夫人一个人瘫软坐在地上,背影寂寥,眼神中流露出浓浓的死气。

  大公子房中。

  “秦大人,我要怎样才能将犬子的魂魄放出来?”冯员外挠首搔耳,迫不及待地问道。

  秦九歌淡淡地说道:“这很简单,只要将黑钵砸碎,令郎的魂魄就会归体。”

  砰地一声!

  冯员外用力一砸,将黑钵砸碎,五团火焰失去了束缚,钻入冯家大公子的身体之中。

  一刻钟的功夫后。

  冯家大公子缓缓苏醒,眼神迷茫。

  “父亲,我这是怎么了?”

  冯员外叹了一口气,将冯家这些天发生的事情告诉了大公子,大公子听完之后,目瞪口呆。

  自己被端庄美艳的继母勾走了魂。

  父亲被任劳任怨的管家绿了白头。

  调皮捣蛋的二弟,不是冯家的血脉,难怪和自己一点都不像。

  呆滞了很长时间,冯家大公子才消化了这庞大的信息。

  短短昏迷五日,感觉已过千年,冯家的变化太大了。

  “仁儿,你好生休息,养好身子,其他的事情,你别多操心。”

  冯员外安抚了一番之后,脸上带着疲色离开房中。

  前脚刚刚离开,后脚就有护卫追上冯员外,神色骇然地禀告道。

  “老爷,大事不好了!”

  “又发生了什么事?”冯员外的神经再次被刺激到了。

  护卫脸色骇然地说道:“老爷,夫人……那个贱人撞墙自杀了。”

  “她死之前还说,如果老爷你不遵守诺言,她就要化身厉鬼,与老爷你不死不休。”

  听完之后,冯员外沉默不语,过了许久,方才给出回复。

  “给二少爷选一农户,送他离开,这辈子都不许他再次踏入冯府。”冯员外缓缓说道。

  一方面,他畏惧冯夫人死前的誓言,真怕她变成厉鬼缠上自己。另一方面,弘儿虽然不是自己亲生,但终究自己养了七八年,疼爱有加。

  就算是条狗,也养出感情了,更何况是一个人。

  他们老一辈的恩怨,终究不能强加在他这个稚子身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