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我有无限经验值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24 红衣嫁女

我有无限经验值 真吃土少年 2118 2020.09.12 20:00

  “第三,底牌莫说。”李元啸终于说道了最后一点原则。

  “自己的底牌,一定要保留好,不要告诉任何人,哪怕是最亲近的同事,甚至是头。”

  李元啸的告诫,让秦九歌有些一头雾水。

  “为什么?”

  “底牌只有在保密的情况下,才能发挥出最大的威力。一旦底牌曝光,你就会被针对,导致底牌的效果锐减。”

  “因此,哪怕是最亲近的人,也不要透露底牌,包括我在内。”

  李元啸脸色凝重地说道,掷地有声。

  “你会对我出手吗?”秦九歌眉头一挑反问道。

  李元啸摇了摇头:“我不会,但我不保证我的身体不会。”

  “什么意思?”秦九歌愣了一下。

  “很多妖魔鬼怪,都有附身的能力,甚至能够翻阅宿主的记忆。如果我知道你的底牌,一旦我被附身,你的底牌就会被妖魔鬼怪知道。”

  “这就是底牌莫说的道理。”

  李元啸说完三点原则,一时间空气陷入了沉默之中。

  “接下来,我们开始巡夜了。”

  李元啸一马当先,走在最前面。秦九歌跟在李元啸的身后,消化着李元啸告诉他的三点原则。

  “庄墨,为什么我觉得李元啸对我有敌意?”秦九歌走到庄墨身边,轻声询问。

  庄墨声音放低:“不是对你有敌意,而是对所有天才有敌意。”

  对天才有敌意!

  秦九歌嘴角微微抽搐:“该不会他的老婆被天才拐跑了吧。”

  庄墨诧异地看了秦九歌一眼,震惊地问:“你怎么知道的?”

  李元啸居然真的被天才带了绿帽子!

  这回轮到秦九歌惊讶了。

  “说起来,李元啸也是个可怜人。他一门心思努力修炼,加入钦天监,就是为了给他老婆过上好日子。”

  “结果,好日子是来了,但他老婆没了。”庄墨唏嘘不已。

  老婆没了,头发绿了,这可真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秦九歌觉得,李元啸整天板着一张僵尸脸,毫无表情,也是一个可怜人。

  嗖的一声!

  秦九歌怀里的青铜罗盘,开始转动起来。

  有妖魔鬼怪!

  秦九歌顿时打起了十二分精神,警惕地环顾四周。

  “不用太紧张!”庄墨拍了拍秦九歌的肩膀,“根据指针的转动速度来看,对方很弱。”

  话音刚落,秦九歌就看到一头男水鬼在他面前飘过,漂向湖泊之中。

  的确很弱。

  这只男水鬼和秦九歌之前斩杀的水鬼相比,有着云泥之别。

  秦九歌想起李元啸所说的三点原则,没有主动出手,而是冷眼看着水鬼的一举一动。

  当男水鬼进入湖泊之中后,湖泊之中,又浮现出一只女水鬼。紧接着,污眼的一幕发生了。

  男水鬼和女水鬼抱在一起,四唇相接,干柴烈火。

  “这……”

  秦九歌傻眼了,瞪大了眼睛,看着这诡异的一幕。

  难道连阴魂都谈恋爱吗?

  这狗粮撒的,猝不及防。

  李元啸走到秦九歌身边,轻声说道:“这应该是一对殉情的情侣,生不能同寝,死亦要同穴。”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

  李元啸喃喃低语,眼神痴了。

  秦九歌没有打扰李元啸,看到此情此景,他大概是想起了那个给他戴上绿帽子的老婆了。

  “啧啧,真是可怜!”庄墨看着湖中的一幕,叹了口气。

  “这两只水鬼,魂体虚弱,等到太阳一出,他们就会魂飞魄散。留给他们缠绵悱恻的时间,也就这短短一晚上而已。”

  看了一对水鬼缠绵悱恻的爱情片后,秦九歌三人继续巡逻。

  一路上,青铜罗盘时不时地就转动起来,不过指针转速都不快,遇到的阴魂,也都是那种天一亮就要魂飞魄散的弱鸡。

  水鬼、冥鬼、溢鬼、野鬼、债鬼、小儿鬼、大头鬼、无头鬼……

  不过鬼怪虽多,但却非常弱小,天一亮就会消散。若是斩杀,最多价值十点经验点,秦九歌连拔刀的欲望都没有。

  杀他们,还不如多吃几口妖怪肉。

  一晚上的时间,秦九歌算是大开眼界,看到了几十头不同的阴魂,仿佛进了阴魂博物馆一般。

  “青州城中,阴魂这么多?”巡逻了几个时辰,秦九歌终于忍不住问道。

  庄墨大大咧咧地说着:“说书人经常讲那些野外遇到恶鬼女鬼的故事,实际上阴魂最多的地方,恰恰就是城内。”

  “鬼,是人死后魂魄所化,人越多的地方,阴魂自然越多。反倒是荒郊野岭,不容易遇到阴魂。”

  秦九歌仔细一琢磨,的确是这个道理。

  巡夜数个时辰,庄墨肾脏扛不住了。

  “我去放水。”

  “我也去!”李元啸接着说道。

  见庄墨和李元啸两人都去放水,秦九歌觉得自己不能太孤僻,不合群。虽然他的蓄水能力强大,但也跟着去放水。

  庄墨:8==D

  李元啸:8==D

  秦九歌:8====D

  庄墨和李元啸两人,身体猛地一阵僵硬,脚步向右挪移了几步,离得秦九歌远远的。

  被孤立了!

  天赋异禀的人,总是会遭受排挤,秦九歌心中安慰着自己。

  嘘——

  嘘——

  嘘——

  秦九歌抖了抖,收好意大利炮,背后突然吹来一阵阴风。

  嗖!

  嗖!

  怀里的青铜罗盘,指针疯狂转动起来,一股寒意从脚底爬上来,直冲秦九歌的天灵盖。

  紧接着,一个悦耳的女声,在他耳边炸响。

  “你愿意当我夫君吗?”

  这个声音,让秦九歌打了一个冷颤,汗毛瞬间倒立。

  回头看去,看到一个身穿红衣嫁衣的女子,身材凹凸有致,头上披着红盖头,看不清她的容貌。

  这新娘子,怎么回事?

  他们三人,居然全都没有察觉到红衣嫁女何时到来的。

  秦九歌、庄墨和李元啸非常有默契地倒退了两步,警惕地看着眼前的红衣嫁女。

  一个新娘子,半夜三更不在洞房中,反而出现在大街上,绝对有古怪。

  “你愿意当我夫君吗?”红衣嫁女接着问道,声音更加急促了,声调也提高了八度。

  秦九歌仔细地观察着红衣嫁女,看到她双手一片紫青,指甲上沾染着血迹时,瞳孔猛然缩起,脱口而出。

  “九品紫僵!”

  “九品紫僵!”

  秦九歌和李元啸几乎同时间,异口同声地喊出来。

  李元啸有些讶异地看了秦九歌一眼,没想到秦九歌和自己一样,也认出了红衣嫁女的真实身份。

  红衣嫁女,是一头僵尸。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