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我有无限经验值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37 二公子

我有无限经验值 真吃土少年 2015 2020.09.19 12:00

  “秦大人,你是……是说……有……妖魔?”冯员外结结巴巴的说着,被秦九歌的说法吓了一跳,眼中流露出浓浓的惊惧。

  秦九歌认真的点点头,告诉冯员外这个噩耗。

  “没错!”

  “令郎的昏迷,正是妖魔所为。”

  秦九歌话说完,房间中陷入了一片沉默中,鸦雀无声,足足过了一盏茶的功夫,冯员外才消化了这个噩耗。

  其实,冯员外此时惊惧的心情,秦九歌也能理解,就如他当初刚穿越的时候一样,充满了彷徨和惶恐。

  脸色变化几下,冯员外满嘴苦涩,语气艰难地向秦九歌问道。

  “秦大人,你能除了这妖魔吗?”

  “消灭这妖魔,不费吹灰之力。”秦九歌神色轻松,胸有成竹的模样,让冯员外悬着的心放了下来。

  “捉鬼除妖的事情,就拜托秦大人你了。只要犬子能够醒来,我必有重谢,绝不会让秦大人你白白出手的。”冯员外郑重地对秦九歌说道。

  秦九歌笑了笑,露出满意的神色:“冯员外放心,捉鬼除妖,维护一方安定,正是钦天监的职责,在下义不容辞。”

  秦九歌之所以愿意插手冯家的事情,除了钦天监的职责之外,更重要的是龙鳞果。

  他才不相信冯家只有一枚龙鳞果,冯家这些年肯定积累下来的数量绝对不少。

  “秦大人,我现在就通知护卫,加强戒备。”

  “冯员外,不可!”秦九歌摆了摆手,阻止了冯员外。

  冯员外满脸疑惑:“为何不可?”

  “勾走令郎魂魄的妖魔,未必就是外来的妖魔,祸起萧墙也说不定啊。冯家之中,我认为只有冯员外你没有嫌疑,其他人,或多或少都有迫害令郎的动机。”

  秦九歌阅片无数,豪门宫斗的,没吃过猪肉,难道还没见过猪跑吗?

  被秦九歌这么一提醒,冯员外也有些疑神疑鬼的。

  “秦大人,那你说该怎么办?”

  “冯员外,你就对外说今晚子时我会作法,唤醒令郎。为了避免打扰到我作法,今晚所有人不需外出,必须待在房中,这样便可了。”秦九歌吩咐冯员外说道。

  冯员外点点头,从善如流,按照秦九歌的安排,吩咐了整个冯府的人。

  还在思索大公子病情的苏浅月,听到秦九歌要半夜作法,唤醒大公子,脸色顿时变得古怪起来,出人意料的主动询问道。

  “你知道了大公子始终昏迷不醒的原因了?”

  “当然知道!”秦九歌淡淡地说道,一副成竹在胸的模样。

  “是什么原因?”苏浅月接着问道。

  秦九歌脸上挂着笑容:“不告诉你!”

  苏浅月:……

  突然间,苏浅月觉得秦九歌脸上的笑容,太欠揍了。

  “哼!”

  “那今晚我等你!”

  “我看你怎么治好大公子。”苏浅月不服气地说道。

  等到苏浅月离开之后,庄墨才走过来,小声地问道:“秦九歌,你真的知道原因了?”

  “大公子他被妖魔勾走了二魂三魄。”

  秦九歌短短一句话,就把庄墨吓了一大跳。

  “真的?是妖魔所为?秦九歌你是打算今晚捉鬼,找回大公子被勾走的二魂三魄?”庄墨一下子就明白秦九歌打的主意。

  “小声点!”

  “此事大概率是内鬼所为。”秦九歌双手虚按,让庄墨放低声音。

  秦九歌的消息,一个比一个劲爆,让庄墨瞪大了眼珠子。

  虽然不知道秦九歌为何肯定是内鬼所为,但庄墨还是选择了相信。

  “如果是内鬼所为,他必然知道你今天留宿冯府,说不定就偃旗息鼓了。”

  秦九歌摇了摇头,一脸笃定:“不!对方不仅不会收手,反而会准时来勾走大公子的魂魄。”

  “为什么?”

  庄墨一头雾水,感觉完全跟不上秦九歌的思路啊。

  “大公子五天前昏迷的,正好丢失了二魂三魄,这意味着勾魂的妖魔,每天只能勾走一魂或者一魄。”

  “五天,正好是二魂三魄,今天是第六天,它肯定还会来勾魂的。”

  听了秦九歌的分析,庄墨愣在那里了,想了好久才把秦九歌的话全部相同。

  对于秦九歌,他除了佩服还是佩服。

  “不愧是读书人的脑子,和我这种大老粗就是不一样。”

  “秦九歌,我先去钦天监购买符箓,你等我回来大干一场。

  “临阵磨枪,不快也光,今晚我一定要杀得血流成河。””庄墨先行返回钦天监,购买捉鬼的符箓。

  看着庄墨离去的背影,秦九歌摇了摇头。

  其实,还有一句话,他没来得及说出口。

  勾魂的妖魔,实力不强,不然也不会每天勾走一魂,直接一口气将三魂七魄全都勾走就完事了。

  很快,冯员外就将秦九歌给大公子做法的消息,传遍了整个冯府。同时也冯府下人准备宴席,宴请秦九歌三人。

  路过小花园,秦九歌看到王管家给一个七八岁稚童整理凌乱的衣服,这身穿锦衣的稚童,容貌与王管家有六七分相似。

  “王管家,令郎长得非常俊俏啊。”

  秦九歌上前,恭维地说道。同时心里补充了一句,比我还是差上了三分。

  听到秦九歌的话,王管家脸上尴尬地笑了笑:“秦大人,这位是二公子,我至今尚未娶妻。”

  这稚童是冯员外的儿子,秦九歌眼中露出淡淡的诧异。

  这王管家,该不会隔壁老王吧!

  “二公子他刚刚在掏鸟窝,打扰了秦大人,实在是抱歉。”王管家抱歉地说道,“还请秦大人你不要告诉老爷,老爷若是知道了,必定又要责罚二少爷了。”

  秦九歌摇着头:“无妨,这是小孩子的天性。不过他大哥昏迷不醒五天了,二公子还有心情掏鸟窝,看来他们兄弟俩,感情不太好……”

  他大哥昏迷了五天,二公子还有心情掏鸟窝,心可恨是够大的。

  秦九歌话音未落,二公子踢了踢脚,脸上露出浓浓的厌恶,嘟囔着说道。

  “我才没有他这个大哥。”

  “每次娘亲都偏心大哥,大哥他最好这辈子都别醒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