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我有无限经验值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17 溢鬼

我有无限经验值 真吃土少年 2134 2020.09.09 12:00

  “桀桀!”

  “桀桀!”

  森冷的声音,从天空上飘落下来,浓郁的寒意,深入骨髓,让秦九歌不由打了一个寒颤,手脚一片冰凉。

  一个白衣男子,突兀地出现在秦九歌面前。他的脸色苍白而浮肿,吐出长长的舌头,看上去十分的诡异。

  和寻常人不同的是,这个人脖子上捆着一根绳索,绳索就像他的辫子似的,向后蔓延出去,尽头消失在虚空之中。

  “溢鬼!”

  在看到白衣男子的一瞬间,秦九歌认出来了。

  这白衣男子,是溢鬼,九品阴灵级别的溢鬼。

  溢鬼,也称之为吊死鬼,传说吊死鬼一般生前很痛苦,因此怨气极重,残暴嗜血,而且杀人的手段,往往就是将人吊死,让别人也品尝一番他生前的痛苦。

  “原来不是一个鬼,是两个鬼!”秦九歌脑袋有些晕眩,他已经开始有点缺氧了,但思绪却依旧非常清晰。

  “难怪所有惨死的人,都是用水草上吊。如果是单纯的水鬼作案,常用的手段是溺死,而不是上吊死亡。”

  “是溢鬼和水鬼一起杀人,才会有那种诡异的死法,只不过水草、浑身湿透这些线索,误导了所有人,以为作案的是水鬼。”

  秦九歌想明白了前因后果,想要反击,但是他被水草吊在半空之中,连发力都困难,更何况是和九品阴灵级别的溢鬼抗衡。

  庄墨在看到溢鬼的一瞬间,陷入了绝望,目光呆滞而无神。

  “死定了!”

  “这次彻底死定了!”

  之前他被水草上吊,还有秦九歌和朱教头两人可以指望。

  现在他们三人全都陷入绝境,还能够指望谁?

  “桀桀!”

  “好浓郁的阳气!”

  溢鬼飘到秦九歌身前,用食指挑起秦九歌的下巴,眼中流露出浓浓的火辣,让秦九歌一阵恶寒。

  好恶心的基佬!

  溢鬼嘴巴用力一吸,朝着秦九歌的嘴巴吻去。

  这一幕,瞬间让秦九歌炸。

  自己的贞洁,绝不容许被玷污。

  一张紫色的符箓,不知何时被扣在手心之中,无风自燃。当溢鬼主动靠近,近在咫尺的瞬间,秦九歌一掌拍出,印在溢鬼的胸膛之上。

  凶猛的紫色雷电,轰然爆发出来,震耳欲聋的爆裂声,似乎是九天之上雷暴的轰鸣声。

  轰隆隆!

  剧烈的爆炸,在秦九歌和溢鬼之间,猛然爆发出来,威力之强大,仿佛能摧毁一切,瞬间卷起漫天的尘埃。

  秦九歌只感觉自己似乎被一柄巨锤锤在了胸口,整个人被轰飞了出去,眼前的一切,都被尘埃和泥土给遮掩了,看不清任何东西。

  在掌心雷爆发的一瞬间,套在庄墨和朱教头脖子上的水草,也猝然断裂,两人重重地落在地上。

  “少爷,你还活着吗?”

  尘埃还没有落下,朱教头就满脸焦虑地冲进尘埃之中,寻找秦九歌的下落。

  “我还没死!”

  “没死就好!没事就好!”

  朱教头找到秦九歌,看到秦九歌安然无恙,没有缺胳膊少腿,悬着的心放了下来。

  刚刚的爆炸,实在是太惊人了,秦九歌居然爆炸如此近,朱教头生怕秦九歌也被爆炸波及了。

  尘埃散去,秦九歌看到地上多出了巨坑,方圆一丈,深数尺,可见掌心雷的破坏力,惊人的可怕,比手雷还要厉害。

  “溢鬼呢?”

  “死了吗?”

  朱教头问道,环顾四周,没有看到溢鬼的踪迹,浑身的肌肉都紧绷起来,生怕溢鬼在打他一个措手不及。

  秦九歌看了一眼系统面板,系统面板上,经验点多出了一万点。

  十个赵洋!

  “朱教头,放轻松,溢鬼已经死了。”秦九歌说道。

  死了!

  终于死了!

  谢天谢地,这该死的溢鬼,终于死了!

  “秦少爷,刚刚发生了什么事?溢鬼怎么死的?”庄墨好奇地问道。

  刚刚发生的一切,都在电光石火之间。

  眼看着秦九歌就像剥光了的羊羔,毫无反抗之力,要受尽屈辱,被吸干阳气。怎么就突然发生了爆炸,把溢鬼炸死了?

  “我用了一张紫符,将溢鬼击毙了。”

  “紫符,这可是好东西啊!”庄墨语气中,带着浓浓的羡慕。

  土豪啊!

  秦九歌找了一圈,在爆炸坑的旁边,发现了一张鬼契。

  溢鬼和水鬼,就是受陈七的委托,来向他索命的。

  陈七,此仇不共戴天,我必杀你!

  秦九歌心中暗暗发誓。

  溢鬼和水鬼陨落之后,秦府的下人们才出来打扫后花园,一个时辰之后,秦府恢复了原样,一片喜气洋洋的。

  “庄先生,大恩不言谢,小小谢礼,请你一定要收下。”

  “无功不受禄,其实我就是帮了点小忙。”庄墨嘴里说着,但身体是诚实的,非常利落地将徐叶妃的谢礼收下了。

  他虽然没帮什么忙,甚至还拖了后腿,但是吃土大户,他心里一点压力都没有。

  “庄墨,怎样才能加入钦天监?”秦九歌开口问道,一出口就惊住了所有人。

  庄墨微微一愣,连忙说道:“秦少爷你要加入钦天监?这可是好事啊!钦天监就需要你这样的人才。”

  “此事我会禀告头……也就是周轩周大人,通过测试秦少爷你就能加入钦天监,毕竟可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加入钦天监。”

  测试,秦九歌并不怕。

  连庄墨这样的弱鸡都能通过测试,秦九歌自认为没道理通不过。

  徐叶妃听到秦九歌要加入钦天监,顿时恼了,脸色阴沉下来。

  “不行,我不同意!”

  “九儿你还要参加科举,将来要当大官,决不能参加钦天监。”

  徐叶妃第一个反对,她的九儿可是读书的苗子,将来是要当大官的,怎么能加入钦天监,在捉鬼上浪费时间。

  “娘,不仅科举能当官,加入钦天监也能当官,而且晋升更快。”秦九歌向徐叶妃解释说着。

  “这样啊……可是,加入钦天监要去捉鬼除妖,很危险的,还是科举安全。”徐叶妃忧心忡忡。

  秦九歌指了指庄墨,对徐叶妃说道:“娘,你看庄先生不就活得好好的吗?连他都平安无事,我怎么会出事?”

  “秦少爷说得对!”庄墨为了让秦九歌尽快加入钦天监,帮着秦九歌说话,但说完之后,细细一品,突然发现不对了。

  刚才,我似乎被秦九歌鄙视了?

  秦九歌用尽三寸不烂之舌,终于说服母亲,同意自己弃儒从武,加入钦天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