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我有无限经验值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14 引蛇出洞

我有无限经验值 真吃土少年 2071 2020.09.07 20:00

  秦九歌看到来人,胡子邋遢,衣衫穿反了,脚步虚浮,身上还散发着一股混杂的香味,是劣质的胭脂水粉

  顿时,秦九歌不满了。

  眼前的庄墨,怎么看都不靠谱。

  庄墨身穿黑色官服,是钦天监的黑衣,实力远不如前几日他见过的周轩。

  在钦天监中,所有修士以衣服的颜色,来分别实力地位的高低。

  黑衣,是钦天监中最底层的修士,庄墨就是黑衣。在黑衣之上是青衣,至少要有八品境界,才能担任钦天监青衣,周轩便是青衣。

  眼前的庄墨,尚未入九品,比周轩弱的不是一点半点。

  “周大人呢?”

  “为什么周大人没有来!”秦九歌质问道。

  庄墨清了清喉咙说道:“周大人去访友,请他的一位朋友来青州城,搜索陈七的下落,因此周大人他今日不在青州城。”

  周轩不在青州城!

  秦九歌心中暗骂一声,水鬼可真会挑日子。

  “那钦天监没有其他人了吗?”

  “青州城最近不太平,钦天监人手紧张,所以只有我来了。”庄墨无奈地说道,嘴里忍不住打了一个哈欠,黑眼圈严重。

  秦天水将水鬼杀人的事情,一板一眼地告诉了庄墨,很快庄墨就知道了前因后果。

  “这么说水鬼真正的目标是秦少爷?”

  “没错!”

  “这样就好办了!”庄墨话音一落,众人顿时打起了精神,竖起耳朵倾听庄墨的对策,“秦少爷你只需要躲进房中,有辟邪符保护,你绝对不会出事的。”

  “那其他人呢?水鬼杀其他人怎么办?”秦九歌眉头紧锁,对庄墨的对策十分不满。

  庄墨耐心地解释道:“水鬼今天刚刚吸过阳气,肚子已经饱了,应该不会继续杀人。”

  应该?

  秦九歌可不想把人命寄托在“应该”这两个字上,他更不会把希望寄托在水鬼的仁慈上面。

  显然庄墨并没有把秦家下人的命,当做一回事。

  “我不会坐视水鬼肆意杀我秦家中人。”

  “那秦少爷你想怎么办?”

  秦九歌说出自己的想法。“在秦府所有的门窗全都贴上辟邪符,这样所有人都安全了。”

  “不行,绝对不行!”庄墨的脑袋摇得和拨浪鼓似的。

  “为什么不行?”

  庄墨有些生气地说着:“钦天监没有这么多辟邪符,秦少爷你以为辟邪符是烂大街的东西吗?”

  “既然这样,那就主动出击,斩杀水鬼。”

  秦九歌眼中闪过一抹狠辣,话语之间,尽是杀机。

  秦九歌的杀机和霸气,有些出乎庄墨的预料,他没想到秦九歌居然有胆量,要主动斩杀水鬼。

  “秦少爷你想要斩杀水鬼,也不是没有办法。水鬼的目标是秦少爷你,那我们便来一出引蛇出洞的戏码。只不过这样一来,需要秦少爷你来当诱饵,这可就有危险了。”庄墨三言两语就提出了方案。

  “我同意!”

  秦九歌想也没想就同意下来。

  “我不同意!”

  “我不同意!”

  秦天水和徐叶妃两人异口同声地说道。

  “九儿,太危险了,娘绝对不会允许你去当诱饵的。”

  “九儿,你是我们秦家唯一的香火,绝不能出事。下人死几个就死几个,算不了大事。”

  秦天水和徐叶妃两人苦口婆心地劝说秦九歌打消引蛇出洞的想法,但秦九歌意志坚决,既然打定主意,那就绝不会半途而起。

  “父亲,母亲,我意已决,你们不要劝说了。”

  “来人,送老爷和夫人回房,所有人全都去老爷的院子里,天亮之前不准出来。”

  秦九歌将父母送回房中,然后又把自己院子里的辟邪符取下来,贴在父母院子中,确保父母的平安。

  “九儿,你一定要小心。”

  “你要是出个三长两短,娘还怎么活啊!”徐叶妃泪眼婆娑,哭哭啼啼的。

  秦九歌安慰着母亲:“娘,孩儿的武艺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绝对不会出事的。过了今晚,一切都会结束的。”

  “少爷,我也来帮忙!”

  朱教头主动说道,虽然短短几日,他这秦府第一高手的名头已经落到了秦九歌身上,但朱教头自认为他还是能够帮到秦九歌的。

  “多谢朱教头。”

  秦九歌、朱教头和庄墨三人回到秦九歌的小院里,盘腿坐下。

  “辟邪符已经取下了,不出意外,水鬼今晚就会动手。”庄墨嘴里喃喃低语,“水鬼不喜白天,越是阴气浓重的时刻,动手的概率越大。”

  “子时,一天之中阴气最为浓郁的时间,也是水鬼最有可能现身的时候。”

  秦九歌看了看时间,现在距离子时,还有两个时辰。

  “庄黑衣,你今晚是从温柔乡里爬出来的吧?”秦九歌问道。

  庄墨眼中闪过一抹狐疑:“秦少爷,你怎么知道的?”

  “你满身的胭脂味,而且还是三种不同的胭脂。”

  “哈哈哈!秦少爷观察的真仔细,很有破案的天赋啊。”庄墨笑着说道,“怡红院的小妞太磨人了,幸好我宝刀未老,连御三女不在话下。”

  秦九歌轻蔑一笑,还宝刀未老,他庄墨现在脚步虚浮,软脚虾一个,恐怕虚的连刀都提不起来了。

  庄墨靠不住,朱教头实力不如我,终究还是我一个人扛下了所有。

  “秦少爷,对于你我是真心佩服的。”庄墨喝了一口茶说着,“如果你不把下人的命放在心上,完全可以躲在房中不出来,借助辟邪符保证安全,等着周大人回来后再斩杀水鬼。”

  “秦少爷你把下人的命放在心上,像你这样的人,我老庄这辈子都从未见过。”庄墨叹了一口气说道。

  庄墨的话,让秦九歌陷入了沉默。

  在其他人看来,下人的命,不是命,他们只是地主老爷的财物,死了就死了,正好可以换几个人伺候。

  但秦九歌受过良好的现代教育,他办不到,不把下人的命当人命看。

  时间一点一滴地流逝。

  戌时!

  水鬼没有现身。

  亥时!

  水鬼没有现身。

  子时,一天之中阴气最浓郁的时候。

  水鬼依旧没有现身。

  丑时……

  寅时……

  东方的天空,泛起了鱼肚白,秦九歌才发觉,不知不觉间,一夜已经过去了。

  引蛇出洞的计划,失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