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我有无限经验值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16 破解

我有无限经验值 真吃土少年 2005 2020.09.08 20:00

  “只要有水的地方,水遁就是无敌的,水鬼能够轻松地遁入水中,除非找一个没有水的地方,才能克制水遁。”庄墨看了一眼几丈远处的水塘,满脸的无奈。

  秦府后花园中的水塘,直径数百丈,对于水鬼来说,就是天然的主场,立于不败之地。

  “万恶的土豪,要是没有这水塘,收拾水鬼哪有这么麻烦。”庄墨心中不停地腹诽,但心底却是酸溜溜的,他希望他家的院子里,也有这样的水塘。

  秦九歌陷入了沉默,这片方圆百丈的水塘,对水鬼的加成太大了。

  除非,能够隔绝水鬼和水塘。

  “你们有什么办法将水鬼和水塘隔开吗?”秦九歌问道。

  庄墨想了想,想出了一个馊主意:“其实还有其他办法,直接用土将水塘填埋了,没有了水,水鬼自然死路一条。”

  话音刚落,庄墨的想法就被秦九歌否决了。

  “不行!”

  “这处水塘下面连接着暗河,这样才能保证有源源不断的活水进入水塘。”

  庄墨脸色僵硬住了,心里充满了羡慕嫉妒恨。

  他什么时候能拥有这样的水塘,连通着活水,太奢侈了。

  想了片刻,秦九歌终于到了对付水遁的办法,嘴角划过一抹淡淡的弧度。

  “朱教头,你去找一口大锅来,超级大的那种,里面盛满菜油。”

  朱教头听到秦九歌古怪的要求,一脸茫然。

  “少爷,你要大锅干什么?”

  “呵呵!肚子饿了,还没吃早饭,今天我想吃油炸水鬼,听说油炸水鬼味道不错。”

  虽然秦九歌的要求很无厘头,但朱教头还是照办了,心里一个劲地腹诽,有钱人的乐趣,他果然想不到。

  很快,朱教头就扛着一口大锅过来了,大锅里面盛满了菜油,老老实实地给秦九歌生火。

  没多久,大锅里面的菜油就开始沸腾了。

  菜油沸腾了,水鬼呢?

  没有水鬼,怎么吃油炸水鬼?

  朱教头和庄墨两人都盯着秦九歌,但秦九歌却像是个没事人,直接坐了下来,闭上眼睛,闻着油香味,似乎只要坐着,水鬼就会自投罗网,自己往锅里跳。

  空气中的氛围,十分沉闷,朱教头和庄墨两人,大眼瞪小眼地看着秦九歌,完全不明白秦九歌在打什么主意。

  过了一盏茶的功夫,水塘中的水鬼观察了秦九歌许久,终于是忍不住了,猛地冲了出来,直奔秦九歌的背心而去。

  在水鬼看来,有池塘在,她已经立于不败之地了,大不了失手重新回到水塘中。

  在水鬼动手的一瞬间,秦九歌猛然睁开眼睛,立刻吩咐朱教头。

  “将菜油倒进池塘里!”

  朱教头虽然不知道秦九歌想要做什么,但还是非常听话地照办了,右脚猛地踹在大锅上,将大锅踢到了水塘中,菜油洒满了水塘,漂浮在水面上,油亮亮的一片。

  面对水鬼的攻势,秦九歌没有反击,而是不停地闪躲,任凭阴风呼啸,一时间险象环生。

  十个呼吸之后,菜油飘满了整个水面。

  “希望,我的想法是对的!”秦九歌心中暗暗祈祷,开始反击,宝刀劈出,离火覆盖在刀锋上面,充满了炙热的爆炸力。

  斩!

  劈天一斩!

  面对秦九歌霸道的攻势,水鬼再一次感受到了被碾压的恐惧,想也没想再次施展水遁,逃之夭夭。

  噗地一声!

  水鬼的水遁被打断了,并没有进入水塘之中,而是停留在了水面之上。

  额——

  水鬼愣住了。

  水遁失败?!她的水遁以前从未失败过。

  不仅是水鬼,就连庄墨和朱教头两人,也全都震惊得目瞪口呆。

  怎么办到的?

  为什么水鬼会水遁失败?

  愣住了三个呼吸,庄墨才突然想明白,被秦九歌的妙计惊艳得直拍大腿,连声叫好。

  “油不是水!”

  “这真是天才般的想法!”

  菜油,不是水,又浮在水上面,隔绝了水鬼与水塘中的水,使得水遁失败。

  听了庄墨的解释,朱教头才反应过来,原来是这么回事。

  “少爷的脑袋怎么长的?”

  “或许妖孽的脑子,就是和普通人不同。”

  水鬼水遁被破解,秦九歌心中松了一口气。

  用菜油破解水遁,其实秦九歌心中也没有十足的把握,只是尝试看看。

  秦九歌对五行理论一知半解,在他看来油不属于水,非要定性的话,他认为油属木,毕竟是从植物中榨取出来的。

  “受死!”

  秦九歌提刀怒砍,无法水遁的水鬼,就是离开了水的鱼儿,任凭他宰割。

  刀芒未落,可怕的热浪席卷而来,如同绳索一般,将水鬼困在其中。秦九歌声势凶猛,从天而降,以雷霆万钧之势一刀斩下。

  刷!

  刀光闪过,水鬼直接被劈成两半,赤红色的离火附着在水鬼的伤口上,不停地燃烧。

  “啊——”

  “啊——”

  “啊——”

  水鬼嘴里发出一声声惨叫,满地打滚,想要扑灭离火。但离火却像附骨之疽,扎根在水鬼身上,斩不断扑不灭,至死方休。

  三息之后,水鬼化作一阵青烟消散在虚空之中。

  白光涌入秦九歌体内,耳边传来冰冷的声音。

  经验点+2000!

  一个水鬼,等于两个赵洋。

  “大功告成!”

  秦九歌长吐一口气,心头的阴云,彻底散去,紧绷着的心弦终于放松了下来。

  “秦公子,恭喜恭喜啊!”

  庄墨拱了拱手,有些恭维地说着。

  “我……”

  秦九歌嘴里刚刚吐出一个字,突然喉咙似乎被卡住一般,脸上遍布着渗人的惊恐。

  不知什么时候,一个水草捆住了秦九歌的喉咙,将秦九歌整个人提到半空中。不仅是秦九歌,庄墨和朱教头两人,也是如此,在半空中拼命挣扎。

  水鬼已经被我斩杀,为什么……为什么……

  秦九歌脑海中一片混乱。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秦九歌一时间蒙了,他已经得到看水鬼的经验点,可见连系统都判定水鬼已经死了,为什么还会出现这诡异的水草?

  为什么?

  为什么?

  极致深寒的恐惧,涌上心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