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我有无限经验值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62 再遇陈七

我有无限经验值 真吃土少年 2009 2020.10.02 12:00

  福来客栈。

  青州城的一座普通的客栈,档次不高,来往之人,都是粗鄙的下流人士。小二如往日一般,在客栈里外忙忙碌碌。

  不过每当他想起天字第一号厢房的客人,就忍不住心头感慨。

  人比人,气死人。

  天字第一号厢房的贵客,出手可真是大气,住最贵的房间,一住就是十天,丝毫没有离开的迹象。

  不过这位贵客,也是一个奇怪的人,寻常的贵客,一般也不会来他们这种没档次的客栈。偏偏是他,说是喜欢体察民情。

  小二对这个贵客十分好奇,曾经主动给贵客送过饭,一开门就被贵客身上的寒气给惊到了,整个房间,如同冰窖似的。

  这个贵客,也是一副生人莫近的模样,他好心去送饭,还被呵斥了一顿,在那之后,他就再也没去送过餐。

  不仅是他,整个客栈的小二,都没再去送过餐,也没见他走出房门吃饭,也不知道平日里吃什么,难道是又冷又硬的窝窝头吗?

  对于天字第一号厢房的贵客,小二心头充满了困惑。

  嘎吱一声!

  小二惊讶的发现,已经关闭了好几天的天字第一号厢房的大门,居然打开了。那个整天呆在房中的古怪贵客,居然也走了出来。

  寒意笼罩心头,小二打了个冷颤,直到贵客离开之后,才回过神来,嘴里啐了一口。

  “怪人!”

  “不就是钱多吗?”

  如果秦九歌在来福客栈,一定会认出,小二口中的怪人,就是陈七。

  陈七穿着黑袍,朝着秦家粮仓走去,耳边传来一个妖娆的女声。

  “主人,根据情报显示,青州城其他家族还在收秋粮,北上运粮的形成还没有开始。秦家这时候邀请你去,肯定有诈!”

  “他们多半是发现主人你在茶叶中动的手脚!”

  听到妖娆女声的提醒,陈七嘴角冷笑一声,满脸的不屑。

  “察觉了又如何?”

  “小小一个秦家又能奈我何?”

  “如此正好,我将整个秦家之人炼制成尸傀,省去了我北上伪装的精力。”

  陈七话语之中,充满了轻蔑。

  秦家这种乡绅豪门,在青州城中有头有脸,手握不少权势。但是在他这种修炼有成的邪修面前,区区家族又算得了什么?

  只要不是钦天监出手,即便是青州城县衙,他也不放在眼中。

  不到一刻钟的时间,陈七就来到了秦家粮仓。

  阴魂对生人的气息非常敏感,刚刚抵达秦家粮仓附近,美女艳鬼就察觉到了不对劲。

  粮仓之中,人少的可怜,只有区区两人。

  两人守卫这么重要的粮仓,这可能吗?

  圈套!

  绝对是圈套!

  这是针对他们的圈套!

  “主人,这座粮仓是个圈套,里面只有区区两人,其中一人是前些日子与你交易茶叶的那个臭老头。”美艳女鬼对着陈七说道。

  陈七颔首点头,不以为意,嘴角上划过一抹冷笑。

  “两人?”

  “还真不把我放在眼里,两人就想对付我?呵呵!”

  陈七心中轻蔑而又嘲讽,嘲笑秦家不自量力。

  居然只留下了两个人来对付我,其中一人还是毫无力量的老管家。

  “紫烟,你带着其他阴魂封锁粮仓,锁住我的气息,避免钦天监察觉到这里的动静。”陈七吩咐着,一声令下,十几只美艳女鬼呼啸而出。

  秦家粮仓本就在偏僻之处,人烟稀少,十几只女鬼呼啸而出,阴气腾腾,屏蔽了粮仓中的气息。

  屏蔽了气机之后,陈七方才推门而入。

  管家见到陈七到来,虽然心中对他恨之入骨,但几十年的风霜,让他老辣成精,脸上完全看不出任何的异样。

  “陈先生,今天找你前来,是为了讨论北上的行程。”

  陈七瞥了管家一眼,嗓子里发出森冷的声音。

  “你发现了茶叶中的问题了!”

  额——

  管家一阵惊愕,他怎么也没想到,陈七居然会主动说出茶叶的事情。

  “你……你……”

  “呵呵!”陈七冷笑声连连,“怎么,感觉到奇怪吗?”

  “愚蠢的凡人,你又如何能明白我的心思。”

  “茶叶的事情,告诉你又何妨?”

  “我现在给你两个选择,服用茶叶,成为我的尸傀,或者——死!”

  陈七的声音,冷的如同万年玄冰,充满了寒意,宛如从九幽中爬出来的恶魔,让管家浑身打着哆嗦。

  “当你的尸傀,不可能!”

  管家一脸正气的呵斥道,让他成为李胜利那样不人不鬼的模样,他宁愿去死。

  “呵呵!”

  “自讨苦吃!”

  “让其他一个人出来,我时间有限,一并把你们解决了!”

  陈七狂妄的话语,气得管家雪白的胡须抖了三抖。

  “你别猖狂!”

  “我家少爷可是天才武者,一刀就能把你劈成两半。”

  武者?

  陈七嘴角轻蔑地笑着,凡人对我的力量,一无所知。

  “带我去见你少爷,我要将你秦家的少爷,当着你的面炼制成尸傀。”

  “啧啧!你这老头绝望的脸色,一定非常的精彩!”

  管家见陈七主动要见秦九歌,想也没想,就带着陈七进入粮仓的大厅。

  “少爷,陈七到了!”

  推开大厅的木门,管家一溜烟地跑到秦九歌的身后,速度之快,仿佛后面有洪荒猛兽在追着。

  “是你!”

  陈七看到秦九歌,神色惊愕,惊呼出来。

  秦九歌这张脸,他怎么会忘记?

  一个多月前那晚的见面,陈七永远忘不了。他永远忘不了,那五个年轻的学子,送给他的礼物,改变了他平庸的一生。

  正是那座九层青铜小塔,让他走上了修炼之路,让他在短短一个多月的时间,掌握了他以前想都不敢想的力量。

  “你居然没死!”陈七诧异地问道。

  秦九歌一个凡人,面对水鬼和溢鬼怎么活下来的?

  难道水鬼和溢鬼失手了?

  “我的运气比其他四个同窗好,侥幸活了下来。”

  “多亏了你的福,我成为武者,还加入钦天监。”秦九歌语气平静地说着,神色冷静的可怕,仿佛在说一件和自己无关的事情。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