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我有无限经验值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39 绿了白头

我有无限经验值 真吃土少年 2102 2020.09.20 14:00

  在天眼之下,一切无所遁形,秦九歌一下子就找到了冯夫人养小鬼的坛子。

  秦九歌走向梳妆台,将梳妆台移开,看到这一幕,冯夫人脸色大变,眼里露出一丝惊慌的神色。

  移开梳妆台,秦九歌对着中间的青砖猛地轰出一拳。

  咔嚓!

  青砖碎裂,露出里面的暗格,暗格中放着一个漆黑的坛子,样式极其古怪,坛盖上面,有一个恶鬼的雕像,青眼獠牙,非常吓人。

  没了梳妆台中胭脂水粉香味的遮盖,坛子里散发出来的恶臭,很快就充满了整个房间。

  当冯员外看到坛子,闻到恶臭后,满脸震惊地看着冯夫人,仿佛不认识冯夫人似的,后退两步,与冯夫人拉开距离。

  秦九歌打开坛子,露出坛子里面的婴儿尸骨。

  “冯夫人,这就是你养小鬼的证据,还需要我多说吗?”

  当坛子暴露的时候,冯夫人就知道自己的事情暴露了,披头散发的瘫软在地上,看向秦九歌的眼神中,充满了怨毒。

  “为什么?”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冯员外怒视着冯夫人,厉喝质问道。

  冯夫人脸上露出一抹凄惨的笑容,嘴里喃喃低语。

  “仁儿的魂魄,是我勾走的。”

  “夫君,是我对不起你,我辜负了你的信任,你杀了我吧!”

  冯夫人没有反抗,似乎在等待着惩罚。

  “你……”

  “你……”

  若是冯夫人歇斯底里的反抗,说不定冯员外真的一狠心,就杀了这毒妇。但冯夫人现在这副认命的模样,反而让冯员外不忍心了。

  毕竟夫妻一场,相亲相爱十几年。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冯员外对冯夫人,下不了手。

  “我想,冯夫人是被人抓住了把柄!”秦九歌开口说道。

  “真的吗?”冯员外眼神突然一亮,似乎给自己找到了饶过冯夫人的理由。

  唯独冯夫人,脸色更加难看,想要阻止秦九歌,眼神近乎哀求。

  “不!”

  “没有人威胁我,是我主动要勾走仁儿的魂魄。”

  “我是个坏女人,我觊觎冯家的家产,仁儿对我虽好,但终究不是亲生的,我想让弘儿继承家产。”

  冯夫人主动认罪的这一幕,让庄墨和苏浅月一脸茫然。

  发生了什么事?

  为什么冯夫人非要承担下这个罪名?

  “闭嘴!”

  冯员外暴喝出来,一巴掌扇在冯夫人身上,眼神恶狠狠的,又悲又痛。

  相亲相爱十几年,哪怕冯夫人养小鬼,勾走了长子的魂魄,但冯员外心中对冯夫人还有三分爱意。他真的希望冯夫人是被迫的,而秦九歌的话,正好说道了他的心坎上。

  如果冯夫人被人拿住了把柄,是被迫勾走仁儿的魂魄,他心里会好受很多。

  秦九歌没有理会冯夫人哀求的眼神,如实地将自己掌握的信息,说了出来。

  “冯夫人确实被人拿住了把柄。”

  “因为,二公子并非冯员外你亲生的。”

  寂静!

  佛堂之中,一片寂静。

  前所未有的死寂,弥漫在空气之中。

  秦九歌的话,就像一颗炸弹,在众人的心湖之中引爆,掀起了惊涛骇浪。

  冯夫人,绝望了!

  双眼紧闭,不再反驳,紧紧地等待着冯员外的惩罚。

  庄墨和苏浅月目露惊愕,他们没有想到,贤惠的冯夫人,居然会做出这等下贱的事情。

  不仅给冯员外戴了一顶绿帽子,还和野男人生了一个野种。

  世界上最喜悦的事情,是白发生黑发,返老还童。

  世界上最悲哀的事情,是白发变绿发,替人养子。

  冯员外捂着胸口,倒退了几步,身上流露出一抹颓废之气,嘴唇不停地颤抖,颤巍巍地问道。

  “你为什么要背叛我?”

  “是谁?”

  “到底是谁的种?”

  冯夫人双眼紧闭,一句不发。

  “老爷,二少爷是我的种!”一直沉默不语的王管家,开口说道,一出口便是石破天惊。

  王管家抬头看向冯员外,眼神之中,再也没有了往日的恭敬。

  “是你?”

  “怎么会是你?”

  冯员外伸出食指,指着王管家的鼻尖,颤颤巍巍的。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背叛自己的,居然是自己最信任的人。

  “王仇,我待你不薄,你为何要背叛我。”冯员外勃然大怒,被最信任的人背叛,让他几乎失去了理智,心中的怒火,如同岩浆一样喷发出来。

  王管家嘴角上挂着一抹讥讽和冷笑:“待我不薄?你待我再好,也弥补不了你害死婉儿的追过!”

  婉儿!

  王仇因为婉儿的死而背叛自己,冯员外瞬间蒙了。

  婉儿,是他的原配妻子,这和王仇有什么关系?他为什么要因为婉儿而背叛自己?

  一时间,困惑填满了冯员外的心头。

  “老爷,你到现在还没有认出我吗?”王管家揭开脸上的人皮面具,露出一阵丑陋而狰狞的脸。

  这种带着人皮面具的脸,左半边伤痕累累,右半边被火焚烧,都能看到裸露的白骨,恐怖渗人,吓得苏浅月后退了几步。

  “你是……你是……”王管家的身影,和冯员外记忆深处的那个人,合在了一起,“你是王和山,婉儿的青梅竹马。”

  冯员外脸色惊恐的几乎扭曲起来。

  “没错!正是我!”

  “我和婉儿青梅竹马,有婚约在身。若非你冯高阳横刀夺爱,我必能和婉儿长相厮守一辈子。”

  “我永远忘不了那一天,你横刀夺爱,明明比婉儿大了十五岁,却老牛吃嫩草,强娶婉儿。”

  “若是婉儿能够幸福一辈子,我也只能默默祝福。”

  “可是你,你是怎么对婉儿的?”王管家的音调,突然提高了八度,变得尖锐起来,“成亲之后,你依旧留恋风花雪月之地,被各种狐狸精迷得神魂颠倒。”

  “最后……最后……婉儿她抑郁而终,这一切都是你害的。”

  “为了给婉儿报仇,我暗杀你,却被你识破,你把我困在家中,一把火烧了我的祖宅。但是苍天有眼啊,我居然在活在中侥幸活了下来。”

  “从那以后,王和山没有了,只有为了复仇而活的王仇。”

  “等了十五年,终于让我找到了机会。”

  王管家脸上露出森冷的寒意。

  为了报仇,潜伏在仇人身边,强颜欢笑十五载,这等决然的意志,让人震动,浓浓的寒意,爬上众人的心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