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我有无限经验值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25 夫君,我们入洞房吧

我有无限经验值 真吃土少年 2065 2020.09.13 12:00

  紫僵,身体呈现出淡紫色。

  红女嫁女穿着嫁衣,浑身上下都被衣物遮盖着,唯独她的一双手,露了出来,暴露了她紫僵的身份。

  九品紫僵,品级和秦九歌之前遇到过的溢鬼相同,不过在认出红衣嫁女的真实身份后,秦九歌反而松了一口气。

  九品紫僵,眼不能视,耳不能闻,虽然力大无穷,刀枪不入,但是行动缓慢,在所有九品的妖魔魔鬼中,算是威胁最小的。

  只要你跑得比紫僵快,紫僵就拿你没有任何办法。

  秦九歌用余光瞟着李元啸,问道:“要动手吗?”

  李元啸看着红衣嫁女,认真地说道:“有些地方流行ming婚,会给死去的儿子寻找配偶,完成婚礼后,将新娘活活xun葬。”

  “这些新娘被关在棺材里活埋,死前极度恐惧,惨绝人寰,死后所化的妖魔古怪,也怨气极重,危害性极大。”

  “ming婚这种手法,太过残忍,朝廷三番五令禁止ming婚,可怜还有人执迷不悟,造成种种悲剧。”

  “眼前的红衣嫁女,死前身穿嫁衣,肯定是因为ming婚而被活埋,怨气极重。这种紫僵,喜欢找健壮的男子当他夫君,然后残忍杀害,危害性极大,我们不能不管。”

  红衣嫁女的指甲中,沾染着红黑色的血渍,显然有不少精壮男子惨遭她的毒手。

  李元啸一番长篇大论的分析,让庄墨忍受不了了,大声催促道。

  “老李,别啰里吧嗦了。赶紧想办法对付她,我可不想当她的夫君。”

  李元啸听到催促,很快就制定了策略:“你们先将她引开,我去布置陷阱,埋伏红衣嫁女。一刻钟后,我们在前面的小巷子汇合。”

  秦九歌和庄墨两人点点头,认可了李元啸的计划。

  计划制定完成,但调走红衣嫁女,需要付出代价。

  秦九歌给庄墨使了一个眼色,庄墨心不甘情不愿地对红衣嫁女说道。

  “娘子,我愿意当你的夫君!”

  此话一出,秦九歌能够清晰感觉到,红衣嫁女的情绪,产生了波动。

  “好啊好啊!”

  “你是我夫君,我会好好疼爱你的。”

  “夫君,我们什么时候入洞房?”

  红衣嫁女的虎狼之言,让庄墨头皮一阵发麻。

  “我……我们现在就去入洞房,娘子你跟我来。”

  庄墨朝着前方走去,红衣嫁女非常顺从地跟随着庄墨,让秦九歌和李元啸两人松了口气。

  最关键的一步完成了。

  秦九歌和庄墨两人,带着红衣嫁女离开。而李元啸则是朝着另一个方向狂奔,开始布置陷阱。

  “夫君,我的嫁衣漂亮吗?”

  “漂亮!”

  “夫君,你喜欢我吗?”

  “喜欢!”

  “夫君……”

  秦九歌听着庄墨和红衣嫁女两人的对话,嘴角微微抽搐,幸好不是自己去勾搭红衣嫁女。

  两男一女,三人行,一路向西。

  虽然红衣嫁女行动迟缓,但秦九歌也没有麻痹大意,而是打起十二分精神,警惕地盯着她的一举一动。

  红衣嫁女身为紫僵,不像常人那般走路,而是一跳一跳的。

  更加让秦九歌诧异的是,红衣嫁女落地的时候,悄无声息,一点声音都没有,难怪之前他们没有听到脚步声。

  在带红衣嫁女兜圈子的时候,秦九歌也测试了她的速度,当自己脚力全开时,速度比红衣嫁女快那么一丝。

  “秦九歌,你说她长得漂亮吗?”庄墨贱兮兮地指了指红衣嫁女的红盖头。

  秦九歌眉头一挑,淡淡地说道:“你真想当她夫君?”

  “我呸!怎么可能!她身段虽然好,但也比不上我的香香、芙蓉、春儿、小巧、天儿。”庄墨连忙反驳道。

  “我只是好奇,**这种事,寻常人家是办不到的,只有达官贵族才有这个条件。达官贵族挑选媳妇,总不能挑太丑的。”

  “你要是真好奇,挑起红盖头看一眼不就知道了。”秦九歌淡淡地说着。

  庄墨蠢蠢欲动,有些压制不住心中的猎奇心态,落后了一步,对着红衣嫁女的红盖头排了一掌,掌风将红盖头吹了起来,露出红女嫁女扭曲而腐败的脸蛋。

  “呕——”

  庄墨胃里一阵翻江倒海,差点将隔夜饭都吐了出来,脸色苍白无比。

  难怪红衣嫁女要盖着红盖头,她要是露出真面目,她的夫君肯定望风而逃。

  庄墨脸色难看地问道:“真tm丑,这些达官贵族,难道不知道找个漂亮媳妇吗?”

  秦九歌白了庄墨一眼:“美女是稀缺资源,怎么可能去**。”

  走了好长一段路后,红衣嫁女突然停下脚步。

  “夫君,这里不是去洞房的路。”

  红衣嫁女此话一出,秦九歌和庄墨两人的身体,顿时僵住了。

  他们暴露了?

  庄墨脸色僵硬着,皮笑肉不笑地说着:“娘子,你弄错了,这里就是去洞房的路。”

  “这里不是!”

  “洞房不在这里!”

  红衣嫁女的语气开始发狂,声音变得尖锐,歇斯底里地大喊出来。

  深入骨髓的寒冷!

  森冷的夜风一吹,秦九歌和庄墨两人的额头上,冷汗珠子随风落下,发出嘀嗒嘀嗒的声音。

  “娘……娘子,夫君不会骗你的,洞房真的在这里。”庄墨使劲地咽了咽口水,估摸着时间,距离和李元啸约好的时间,还有一盏茶的功夫。

  “你们骗人!”

  “夫君你不想和我入洞房!”红衣嫁女发出尖叫声,鬼哭狼嚎一般。

  庄墨心里疯狂的吐槽,就你这模样,我当然不愿意和你入洞房。

  “咳咳……娘子,你冷静点……冷静点,有话好说。”庄墨结结巴巴地说着。

  秦九歌看到红衣嫁女似乎有发狂的即将,浑身的肌肉紧绷,做好了随时出手的准备。

  如果红衣嫁女要捉他入洞房,哪怕拼了性命,也要保住自己的贞洁。

  如果红衣嫁女看上了庄墨,那就死道友不死贫道。

  “夫君,我们去入洞房吧,很快活的!”红衣嫁女森冷的一笑,朝着庄墨扑去。

  庄墨浑身汗毛扎起,嘴里破口大骂着:“我可是正人君子,我不喜欢入洞房的,别来找我。”

  我喜欢的是白嫖,庄墨心中补充了一句,整个人像兔子一般逃窜起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