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我有无限经验值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07 食气鬼

我有无限经验值 真吃土少年 2089 2020.09.04 12:00

  青州城外。

  沐浴着夜色,秦九歌和朱教头两人前往城外的义庄。

  呼噜噜!

  阴风吹来,吹得秦九歌背后凉飕飕的。野外漆黑一片,寂静无声,如同一只择人而噬的猛兽。零碎的星光点缀着漆黑的夜色,带来微弱的光明。

  走了大半个时辰,秦九歌和朱教头来到了义庄。义庄年久失修,外面的围墙依旧残破不堪,腐朽的木门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

  义庄的院子里,种着一棵苍老的槐树,树梢上停着消瘦的乌鸦,一双绿色的眼睛中,发出渗人的目光。

  在义庄的门口,挂着两排破旧的红灯笼。夜风吹拂,猩红的灯笼左右摇曳,里面的蜡烛发出低沉的滋滋声,烛火忽明忽暗,淡淡的红光从灯笼里透射出来,将义庄的地面染成了红色,给整个义庄平添三分诡异的气息。

  “咕噜!”

  秦九歌咽了咽口水,手心中冒着冷汗。

  自己脑子一热,深更半夜地跟着朱教头来到义庄,但事到临头有些害怕,让他想起高中的时候,和室友半夜十二点去墓地探险的蠢事。

  “朱师傅,义庄中有鬼吗?”秦九歌咽下口水问道。

  “肯定有!绝对不会让少爷你失望的。”朱教头一脸笃定。

  秦九歌:……

  “厉害吗?”

  “不厉害!”

  “只要不是生前含有滔天怨气的,死后变成的阴魂并不厉害。”朱教头向秦九歌解释道,大大咧咧地走进义庄。

  想当初他年轻的时候,行走江湖,夜间没少留宿义庄,义庄并不可怕。

  进入义庄,一排排浮肿的尸体排列整齐,散发出的淡淡的腐臭味,让秦九歌胃里有些翻江倒海。

  放眼望去,义庄中停留着三十多具尸体,有钱的躺在棺材里,没钱的裹在草席里。

  阴风阵阵,森冷刺骨。

  在进入义庄之后,秦九歌隐约之间感觉到,自己似乎被什么东西盯上了。

  “朱教头,你有被偷窥的感觉吗?”秦九歌忍不住问道。

  朱教头摇摇头:“我没有感觉到。不过这是好消息,说明我们被鬼盯上了。”

  被鬼盯上了,这还是好消息?

  秦九歌心里说了某种绿色的植物。

  秦九歌左顾右看,环顾四周,也没有找到那股窥视感的来源。

  “赵洋!”秦九歌嘴里发出一声轻轻的惊讶,在义庄的尸体当中,他看到了一个熟人。

  赵洋,自己的“良师益友”之一。

  正是赵洋提出要去贿赂考官,陈七这条线也是赵洋他发现的。

  几日前大家还一起贿赂考官,一起喝酒,一起逛青楼,今日却阴阳两隔,让秦九歌不由一阵唏嘘。

  “少爷你认识这人?”朱教头看到秦九歌在赵洋的棺材前唏嘘感慨。

  “当然认识,赵洋是我的同窗,他不是青州城人士,等他的尸体送到家乡的时候,腐烂的连他娘都不认识了,真是可怜。”

  呜呼呼——

  一阵阴风,席卷而来,将门窗吹得阵阵颤抖,仿佛要被吹散架了似的。

  阴风还未散去,一个人影突然出现在义庄中,吓得秦九歌后退了一步。定睛一看,看到这具透明的人影,是一个消瘦的年轻人,目光呆滞,双脚离地,朝着秦九歌飘了过来。

  鬼!

  “少爷,这是食气鬼,嗅觉特别灵敏,能够分别天地间各种气味,他应该是闻到我们身上的气味。”朱教头轻声地对秦九歌说道,“这食气鬼眼神呆滞,估计灵智不高,很蠢的。”

  食气鬼,是被秦九歌身上的气味吸引来的。

  秦九歌目不转睛地盯着食气鬼,右手握紧了胯下的佩刀。

  这鬼,看上去不强。

  食气鬼似乎将秦九歌当成了食物,双脚离地飘了过来,秦九歌右手紧握,即将出刀的时候,异变突发。

  刷——

  呼啸一声!

  刀芒闪过,食气鬼直接被朱教头劈成了两半。

  秦九歌恶狠狠地瞪了朱教头一眼,不满地说道:“朱教头,谁让你出手的,我是来积累实战经验的,你这样做我怎么积攒经验?”

  “下次一定!”

  “下次遇到阴魂,少爷你再出手也不迟。”

  朱教头敷衍地说着,他怎么可能让少爷独自面对阴魂?带少爷来义庄,已经够出格了,要是让少爷实战,老爷还不扣光他的月钱?

  被劈成两半的食气鬼,魂体蠕动起来,三个呼吸后,重新粘合了起来,恢复成了少年人的形态。不过受到重创的食气鬼,身影近乎透明,仿佛风一吹就会彻底消散。

  “食气鬼,接我一刀!”

  秦九歌拔出宝刀,朝着食气鬼砍去。

  食气鬼知道眼前这两个人类的厉害,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朝着义庄深处逃跑。

  跑了?

  食气鬼居然跑了?

  秦九歌一时间傻眼了,鬼居然还怕人!

  “休想逃走!”

  见到食气鬼要逃,秦九歌急了,连忙追了上去,这可是他的猎物。

  “少爷,你等等我。”

  秦九歌和朱教头一前一后追了上去,食气鬼见到秦九歌对自己紧追不舍,惊慌失措。

  平日里人见到了自己,不是被吓晕,就是慌乱逃窜,哪像身后两人,这般凶残,非但不怕自己,还要追杀自己。

  当鬼,好难啊!

  食气鬼朝着墙壁飘去,身形晃动之间,直接穿墙而过,消失在秦九歌的眼帘中。秦九歌不会穿墙术,只能饶了一个圈子,找到房门进去。

  正当秦九歌打算推开房门的时候,房间之中,传出一阵惨绝人寰的惨叫声。

  “啊——”

  “啊——”

  半夜义庄中都的惨叫声,格外的渗人。

  嘶——

  秦九歌倒吸一口凉气,浑身的汗毛纷纷倒立。

  他从来没有听过这么渗人的惨叫声,彻骨的寒意,从脚底一路爬上天灵盖。

  “不用怕,今晚我就是来杀鬼的!”

  秦九歌强打精神,推开房门,看到房间中男上加男的一幕。

  食气鬼被摁倒在地上,双腿被强行扒开,四肢被禁锢,奋力地挣扎,却无济于事,另一头男鬼身躯重重地压在食气鬼上,张开大口疯狂地啃食。

  污眼!

  同类相残,不堪入目!

  食气鬼被吞噬,临终前嘴里发出来的惨叫,毛骨悚然。

  鬼吃鬼,如此的残酷!

  吃完了食气鬼,男鬼抬起头,和秦九歌对视了一眼,一人一鬼顿时愣住了。

  赵洋!

  这只男鬼,居然是秦九歌的老熟人赵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